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世纪中国文学:一个新开端的价值


和争议与讨论所关注的“好得很”还是“糟得很”不同,我们还得心平气和地回到重新认知的问题之中。这种认知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在共时性上,“中国文学”在全球华语文学和世界文学中的位置究竟如何?二是在历时性上,中国文学在内部经历了何种变化,中国文学内部新的结构究竟如何?
  
  一
  
  讨论新世纪以来的中国文学是否具有重要的价值,其实已经持续了许多年,从当年有关“垃圾”的说法开始,关于近年来中国文学的价值问题,就存在着尖锐的分歧,而且两种意见对于当下文学的评价截然相反。现在我们所纠结的是“好得很”还是“糟得很”,是前所未有的高峰还是前所未有的低谷。价值判断的一清二白和非此即彼让局内人往往莫衷一是,局外人往往雾里看花。但无论评价的高低,其实在这里难以找到讨论问题所具有的基本的前提,因此,不同的意见其实没有多少对话的基础,大家讨论得异常激烈,但其所涉及的理论的前提尚存在问题。
  众所周知,随着“批评理论”的发展,其实文学的价值和评价问题从理论的角度就是一个极为复杂,涉及的背景极广,争议极多的问题。关于“经典”“大师”这些涉及价值判断的概念本身的理论性的思考,使得概念本身并不是不证自明的,而是在理论的背景下变得异常复杂和不确定的概念。尤其困难的是,这里所遇到的问题是具有高度“当下性”的,是我们所面对的当下文学状态的价值判断。实际上,除了文学价值的评判标准在理论方面尚是一个不断激起困惑和争议的问题,这里涉及的理论方面的复杂问题是难以简单地一言以蔽之的。我们对于当下中国文学的认知尚存有多方面的困难,对于文学现状的描述和文本的解读尚不可能是充分的,在这样的条件下所提出的判断很难具有文学史方面的意义。现在我们对于当下文学的知识方面的分析还相当简单,进行一种明确而清晰的价值判断当然仅仅是主观性的。同时,不同的论者在分析和判断一个时代的文学时所援引的知识和价值标准在今天其实有极大的差异性。很难确定一个具有高度共识的标准和尺度,批评者或学者的知识背景和训练以及他们的思想立场和意识形态,都决定了他们的思考具有完全不同的方向,所得出的结论其实没有一种共同的话语方面的对话的可能性。
  因此,现在所进行的有关文学价值论的讨论,其实凸显了我们在对于新世纪以来的中国或全球华文文学的认知角度方面的巨大差异和我们在知识方面的巨大差异。这里所看到的并不是一个清晰的文学图景,而是在当下文学所呈现的复杂形态中进行把握的强烈欲望和阐释的焦虑。今天的文学现象和众多的文本正在逃逸出我们的阐释和分析,它们所呈现的形态也让我们越来越难以明确其“位置”。我们对于当下文学的“阐释焦虑”似乎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强烈,同时也没有像今天这样引发了情绪激动和言辞激烈的争端。一方面是世界文学和中国文学的关系现在有了新的状况,中国文学在当下世界的位置暧昧难明。过去的一些判断和分析已经显然被突破了。另一方面我们旧有的“新文学”的机制在当下遇到了更加复杂的状况和格局而难以延续,过去惯用的文学的分析和阐释模式已经不再适用。因此,价值判断的讨论的困难在于,我们对于新世纪以来中国文学新的形态的认知尚存在不少困惑和问题。我们会发现价值的讨论,正是应该以认知为基础才可能得以展开。这里的问题还是需要回到知识,回到对于“新世纪文学”的重新认知之中。这就是我们难以回避的宿命。和争议与讨论所关注的“好得很”还是“糟得很”不同,我们还得心平气和地回到重新认知的问题之中。这种认知包括两个方面,而这两个方面也是争议的焦点所在,一是在共时性上,“中国文学”在全球华语文学和世界文学中的位置究竟如何?二是在历时性上,中国文学在内部经历了何种变化,中国文学内部新的结构究竟如何?
  这些问题在对于我们的认知有用的同时,也会对于我们的文学价值的判断有所帮助。
  
  二
  
  应该看到,中国“新世纪文学”已经成为世界文学出版活动的一个有机的部分,也已经成为全球华语文学写作和出版的中心。这是一个重大发展,是对于全球文学格局的重要改变,也是全球华语文学格局的重要改变。三十年来,我们的文学所走过的道路其实是有重大扩展和开拓的。对于中国文学而言,一个新的世界性的文学平台已经形成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新世纪中国文学:一个新开端的价值”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