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那遥远的南方


□ 张学东
在那遥远的南方
张学东


  一
  
  这一年哥哥正好19岁,用他们的话说虚岁都20的人了。
  老爸忽略了这个事实,因为这一年老爸的运气好转,心情自然也不错。老爸的脸不再像前些年刀背一样黑青黑青的,气色也很好,眼神中的忧郁逐渐隐退。
  老爸早先是一个文艺兵,吹拉弹唱样样能来两下,可他就是爱喝酒,酒喝多了就爱吹胡子瞪眼睛(他们这些搞音乐的都有点不太正常)。还有,他这个人还很自负,永远都认为自己是对的,不论做什么事情,他从来不认真地检讨自己,所以,别人都说他是榆木疙瘩顽固僵化。父母离婚之前,老妈总是在不停地唠叨着,我这辈子算是倒了血霉,摊上你这样没本事的男人!老爸根本不理也不睬,继续吹号喝酒骂孩子,我们家最终就变成一辆被他亲手折腾散架的老爷车。
  新上来的厂长是个颇爱文艺的家伙,也是从部队上下来的,听说还会拉一手二胡,他一来厂里就带来了新气象,他说这么大一个厂子没有文化生活怎么能行。于是,就让工会张罗着组建一支自己的乐队。满厂子选了四、五个有特长的人,不知是哪一个多嘴,他们把老爸找去了。老爸不但进了乐队,厂长又当着工会主席的面撂下一句话,简直胡闹,把个人才不当人!于是,老爸又被破格调回了工会。他再也不用去扫马路了,白天他穿着体面的工作制服去工会打杂,晚上提着他的小号到礼堂去呜呜哇哇排练曲子。
  老爸的问题解决没几天,一直待业在家的哥哥工作也有了着落。他被安排到销售科暂时打杂,他的任务是把成捆成箱的食品或饮料一件件搬上汽车,然后眼看着冒着青烟的汽车将那些东西拉到商店或别的什么地方。我有几次看见哥哥吭哧吭哧地在搬运那些装满箱子的诱人食品,什么点心、水果糖、啤酒,还有袋装的白砂糖或红砂糖,当然也有大罐大罐的酱油醋。哥哥干得不知疲倦,嘴里虽然吭哧着,脸上却很自豪的样子,给人感觉他好像从来没有干过活似的。
  哥哥不知道其实还有更美妙的事情正在前面等着他。这时,一个暗恋他的女孩出现在哥哥的生活中。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提提另一个家伙,我的伙伴四孬。我们俩在厂子里从小一起耍大的,但我不太喜欢他,因为他总是说下流话,而且爱对女生动手动脚。这个曾经疯狂喜欢着四孬的包子店的南方女孩林秀秀,好像就被四孬玩弄过(我不知道这样说是否准确),她在经过长时间的痛定思痛与自我调整后,毅然决定放弃过去的愚蠢,所以,在这个春天尚未完全到来的时刻,她把南方女孩特有的温柔目光投向了哥哥身上。
  那时,林秀秀家的包子店的经营格局已经发生了某些变化,人们看到年迈的爷爷和奶奶渐渐退出了门面上的事情,而由老人的孙女林秀秀来招徕掌管。我偶尔去那里买一两只包子带到学校吃,每次我看到她总会莫名地想起四孬,我就很奇怪地多看她两眼,像是故意揭开她过去的伤疤那样,可她好像早都把过去的事情忘光了,或者那些事情根本就不曾发生过。我一直觉得,这是一个大脑过于简单的女孩,但待人很真诚,她的脸上依旧清秀如昨,使人不得不佩服人家南方女孩的皮肤就是比本地人要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