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五月夜晚的女人


□ 白 丁



走出莲花厅,随手把门带上,他觉得浑身上下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走在长廊里,迎面过来的是端着盘子的服务员,男男女女,他们的服装相同,在灯光的照射下,他们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显得疲倦而麻木,这一切使他们像机器人。在他的印象里,所有像样的饭店都有这样的机器人。不过,在他去过的小饭馆里,有一些不着工作装的女孩子,她们年轻,妖艳,身上的衣服通常穿得很少,许多地方裸露着。她们举止轻佻,是可以往你大腿上坐、由你在身上乱摸、酒量比你还大的那种女孩。这些事情常听人说,在一些人的嘴里,以一种玩笑的方式轻描淡写地说出来,有的事情在他看来已经很严重了,比如那些停在饭店门前的豪华小车,他们的主人或是商人或是官员,他们一群人来吃饭,走的时候,会把一个或者两个小姐带走,第二天早晨送回饭店。他想,那一夜,那女孩是如何度过的?这样的事难道没有人来管一管吗?那些人岂不成了凶恶的低级动物?那还叫人吗?他曾和一位外地的朋友去过一家饭店,那位朋友询问服务员的工资时,那女孩说着说着就哭了。她说她不想干了,可是,却走不掉,因为有协议。可是有的人却像炫耀似的说那些黑暗的传闻,他们说得轻松愉快。似乎他们每个人都是玩家,都是高手。他也搞不清,到底有多少人有过这样的性体验,动物似的。但是他没有过,从来没有。
走出大厅的门,夜色已经降临。× ×饭店几个大字发出幽幽的光芒,叫人想到“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一类的词。外面有一片草坪,星罗棋布的小灯像女人眨着的媚眼。一座假山煞有介事地站着,水哗哗地响,那是人工瀑布发出的装腔作势的喊叫。一块很大的广告牌立在那里,给人一种压迫感。五月的夜空,没有月亮,需用力搜寻才能看见一两颗星星。
头晕,喝得有点儿猛,在许多场合,他都摆脱不掉没完没了的纠缠,不能饮酒的他,每次都会喝出晕乎乎的感觉。能喝酒的人真是太多了,都骂酒不是好东西,可是,都离不开酒。刚才在上厕所的时候,他看到了几位喝得满脸通红的熟人。他故意装着看不见,没有打招呼。还有几个人,面孔是半生不熟的,这样的人你也许天天见,但一辈子你都不会与他们发生联系。今天的酒是一位朋友喊他来的,在座的好几位都不熟,有的见过,但没有交往,叫不出姓什名谁。喝酒不需要理由,想什么时候喝就什么时候喝,在这个小县城里有着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喝酒已经成为男人为人处世的最佳方式了。他不会喝酒,喝到现在对他来说是恰到好处,可是,饭局远远没有结束。至于什么时候散场,那得做东的人说了算。他不发话,你只好陪着。你没有自由。当然,如果你在外面时间久了,也会遭到大伙的批评。他之所以出来,是因为其他屋里的某位要人来串场了,那人一进屋,大伙都惊呼起来了,可见他是一位要人。他名正言顺地给那人让了座,趁机溜出来,呼吸一下室外五月的晚上还算清新的空气。
掏出手机,他开始按上面的键,他要发短信息给她。一到喝得头晕眼花的时候,他就会莫名地伤感,就有一些话想对这个女人说。他用手指按出一行文字,把心里的话“说”给她听。他完全可以用嘴对她说话的,还可以听到她的声音,但是单位里每月只报五十元的话费,不够用,他只好节省一点。就在他一笔一划地按键时,有人出来打电话了,是个年轻女人。她一定是在和她的情人诉说着什么,她的声音真动听,那声音在五月夜晚的微风中飘荡着,只有坠入情网的人才会发出这种情意绵绵的声音。看来她不用为话费担心,她对着手机说笑了很久,终于满意地离开了,此时,他的一行字终于按完了。他没有发送,而是又重读了一遍,他爱这样,像报纸的校对一样,对文字很负责,生怕出错。“你在哪里?我在× ×饭店喝酒,想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