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被塑造的“他者”


□ 贺昌盛 黄云霞

  摘要:近代中国对于“美国”形象的想象性塑造,历经一系列微妙的变化。从“恭顺”的“夷族”。到“花旗大国”;从人们对于“华盛顿”的无限景仰,到美国式政治“乌托邦”蓝本的构建;从林译《黑奴吁天录》透露出的种族摩擦,到旅美华工的惨痛遭遇所激发的对于美国的愤怒与厌弃,中国人眼中的“美国”一直未能获得清晰而明确的定位。也正由于此,才构成了中美文化交流过程中的诸多错位与误读。
  关键词:近代中国;美国形象;“他者”
  
  自有中美交往以来,中国人所理解的美国和美国人其实一直处于某种比较暧昧和模糊的状态。在大半个世纪的时间里,中国人似乎始终没有真正把美国看成是与英、法、德、日等国一样绝对的敌对力量,当然,美国人也从来没有被中国人当作是真正的朋友。美国形象的这种含混和矛盾应当追溯到近代中国人对美国的想象性塑造,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人眼中的“美国”其实只是一个被中国人自发地不断塑造和修改着的“他者”,而非真正的美国本身。也正是这一点才构成了中美文化交流过程中的种种错位与误读。
  
  一、从“恭顺”的“夷族”到“花旗大国”
  
  中国人对于“美国”的想象始于晚清时代。从美国独立战争爆发(1775年),到英国正式承认美国独立(1783年),再到美国以其独立的宪法确立起自身的政治体制(1787年),处于闭关时期的大清帝国还并不知道美国的存在。1784年,当几乎刚刚独立的美国派出商人乘“中国皇后”号来到中国之时,中国人也没有意识到他们与英、法等国的人们会有什么区别。1817年,两广总督蒋攸钴在给嘉庆皇帝的奏折中就曾这样描述“美国”:“惟米利坚货船较多,亦最为恭顺。该夷并无国主,止有头人,系部落中公举。数人拈阉,轮充四年一换。”满清贵族所理解的美国差不多只相当于一个小小的“蛮夷”部落,又因为美国人出于贸易的需要所表现出来的礼让与容忍,最初的美国形象就被定格在“恭顺”的“夷族”的层次上了。另一份中国人有关早期美国见闻的文字记录,始见于谢清高口述、杨炳南笔录的《海录》一书,该书记录了谢清高于1782至1796年间搭乘外船游历海外的回忆,书中称美国为花旗国。谢清高虽对当时美国的自然物产、社会风俗与科技水平等做了具体的介绍,但他本身并没有在美国进行全面的游历,《海录》所载内容,多数只是他对美国沿海近港的一般观察,所以仍旧把美国看作是与英吉利没有什么区别的一个独立岛国。对于第一次鸦片战争前后的中国人而言,人们还不可能将美国从“夷族”的想象中抽离出来,也因为这样,美国尚不足以与英、法等欧洲列强相比肩。
  到鸦片战争前夕,美国虽然在大清王朝眼中仍旧处于“蛮夷”的地位,但一个海外大国的形象已经具备了最初的轮廓。当时的《东西洋考每月统记传》杂志就曾载文介绍美国说:“民所立之政,与他国之掌治不同,……故不立王以为国主,而遴选统领、副统领等大职,连四年承大统,必干民之誉。了然知宰世驭物,发政施仁也。”这里对美国民治政体的理解无疑已暗示出了人们对美国印象的潜在变化。由于缺乏直接的接触,早期中国人对美国的印象主要依赖于各种口传与有限的文字资料。早期来到中国的美国人主要有三类:以获取利润为目的的商人、履行国家事务的外交使节和以上帝的名义希望拯救中国人脱离苦难的传教士。也正是借助于早期来华且数量有限的美国人尤其是传教士的介绍,中国人才从单纯的“夷族”想象中摆脱出来,逐步把支离破碎的印象拼凑成了一个相对比较完整的美国形象。
  裨治文和雅裨理是最早(1830年)来华的美国传教士。裨治文来华不久就出版了旨在向中国人全面介绍美国的史地、人文及社会境况等内容的书籍《美理哥合省国志略》(1838年)。虽然书中所述仍只是美国之“大略”,但它却在打破中国人的“世界中心”观念方面起了不可估量的扭转作用。鸦片战争以后,出于强国图存的民族需要,中国人开始把“美国”从笼统的“西方世界”观念中分离出来。在中国知识分子逐步摆脱了传统夷夏等级观念并开始“开眼看世界”的思想趋势影响下,“美国”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基本影像也被重新勾勒了出来。然而,此时的“美国”影像多数是借助于传教士们的介绍而被构建起来的,由于缺乏对这个新兴国家的直接观察,魏源、徐继畲等人所理解的美国就是在传教士们的指引下想象出来的“美国”。
  19世纪中后期,裨治文的《美理哥合省国志略》在早期中国初具开放意识的知识分子群体中产生过深刻的影响。当人们只能依据有限的资料去想象那个遥远国度的盛世景观时,裨治文的书就无疑成为了最具权威性的可靠参照。无论是林则徐主持翻译的《四洲志》,或是由官方组织编译、专供官员参考的《洋事杂录》,还是魏源编写的《海国图志》及梁廷桁编著的《海国四说》,其中有关美国的内容几乎可以看到裨治文著作的影子,很多地方的文字甚至直接挪用了裨著的原文。徐继畲的《瀛寰志略》一书也是在雅裨理的直接参与下集撰而成的。他于1844年7月即完成了初稿《瀛寰考略》,后屡易其稿,于1848年将其更名为《瀛寰志略》重新出版。值得特别注意的是,《瀛寰考略》中描述美国时使用的均是“夷”字,美国的开国总统也被音译为带有明显“夷族”色彩的“兀兴腾”,但到《瀛寰志略》出版时,原书中的“夷”字却一概被删除了,“兀兴腾”也统一改译为“华盛顿”,美国则正式被称为“北亚墨利加米利坚合众国”。这一微妙的变化恰恰意味着,中国人已经开始把“美国”放在一个与自己对等的地位上加以看待了,“中央之国”的观念在此开始出现了根本性的动摇。而对于“华盛顿”的充分肯定则从另一个角度开启了中国人重新观照美式政治体制的契机。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