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黟县床檐木雕花板农耕纺织图


□ 唐绪祥


黟县床檐木雕花板农耕纺织图图片1
内容摘要:本文分析了黟县床檐木雕花板的一个典型装饰题材—农耕纺织图,从整体构图、细部刻画、装饰手法、形象特征等方面进行评述,并阐明了这个装饰题材之所以出现的时代因素和审美动机。
关键词:木雕花板农耕纺织图

这套床檐木雕花板共五块,三块《农耕图》、一块《纺织图》、一块《全家福》。由于《全家福》趋于概念化,缺少生活情趣,所以在本文中不作讨论。雕花板为白果木,质地细腻,色泽白皙,为木雕上乘之材。该木雕花板长36.2厘米、宽15厘米,四边嵌入床架0.5厘米。雕花部分长28厘米,宽10.5厘米,起四角勾云。立边宽0.5厘米,高0.5厘米。木雕花板厚2厘米。纹饰做高浮雕处理,底子留有约0.4厘米厚的板层作镂空梅花窗格装饰,透着光影、透着气息、也透着灵性。木雕板整体髹红漆,人物、山石、树木、屋宇均在红漆上再鎏金粉,显得喜庆、富贵且世俗化。
《农耕图》分为三块,只取秋收场景,一为收割,二为打场,三为进仓。《收割图》描写的是农民经过一年的深耕细作,收获沉甸甸的金色稻谷的景象。人物神态充满丰收的喜悦,画面中有五个农民,都是男性,均衣着对襟、侧开契、矮领服装、短上衣、长裤,挽腿赤脚。前两人手拿镰刀,戴斗笠,弯着身子作割稻谷状,稻谷用斜纹表现,既简洁又形象。后面有二人也头戴斗笠,将割下的稻谷捆扎起来,堆放在稻田里。这两人一面劳作,一面交谈,喜气洋洋。前面割稻谷的人也向后观望,顾盼有情,十分生动。在田垄上有一男子,肩挑稻谷,不戴斗笠,并挽发髻于头顶,此发式为明朝男子发式。这套雕花板的题材表现的是现实生活,从劳动的不同场景来看应属于客观写实的艺术形式。那么,画面中男子的发式也应是客观的表现,其时代当属明代。另外,进入清政府统治时期,发式成为归顺或反抗的象征,清政府要求汉人均髡发,违者严惩,在艺术形式里也不得有违,这也从另一角度证明该木雕花板应是清代以前的旧物。
黟县床檐木雕花板农耕纺织图图片2
雕花木板的作者对生活的观察是十分细致的,仅仅是稻谷的形态就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如稻田中还没割下的稻谷向前倾斜,把稻秆都压弯了。而在捆扎稻谷的两个农民手中的稻谷也由于向下坠成弧形而显得沉甸甸的。特别是稻田中已被捆扎的稻穗向两边垂成圆弧形,表现出稻谷饱满的重量感。而田垄上农民肩挑的两捆稻谷向下垂,形成一个倒置的扇形。这些微妙的形态变化既客观地表现了生活内容,又将生活提升为丰富多彩的艺术语言。
画中的屋宇庭院虽是程式化造型,但在主次、疏密、转折、重叠、穿插的形式表现中,获得了很强的节奏韵律,再加上线条刻画的瓦背的纹理、窗格的纹饰,构成一种线条与块面的对比关系。更为精彩的是屋宇庭院的窗格和门洞的斜镂处理法,十分神妙地取得了一个超现实的主观的艺术化空间。再用山石、树木及云彩将这种空间连接起来,灵透而又整体。既有精微的细部处理,又有简洁的整体气势。
黟县床檐木雕花板农耕纺织图图片3
《打场图》画面也是五人,均为妇女。左边三人,右边两人,疏密有致。左前方一人作休息状,并回首东望,与右边两人相呼应。最左侧一人弯腰取工具作打场准备。左侧靠后为一老年妇女,头饰有所区别,面部形象开脸也较宽,更具老人特征。她手拿木叉,正在将稻谷穗子翻起来,好让右边两个妇人拍打。右侧的两个妇人都作拍打状,前者将拍板打了下去,后者正将拍板举起来,一上一下充分表现出劳动的节奏,有意识地将平常的生活场景组织整理成艺术形式,既表达了特定环境的人文风俗,又满足了通过艺术形式来关注人自身生活方式的需求,从而获得一种思考或娱乐。
画面妇女服饰均为直领右衽大襟长衫,左右开契,下裳为长裤,脚裹三寸金莲。年轻妇女的头饰十分独特,头顶饰物为一元宝形,前后两头向上翘起,中间收腰并与头发扎紧。与男子戴的斗笠相比较,妇女头上的这种妆扮,其功能只是审美意义上的装饰了。
雕花木板上表现的屋宇庭院有三层意义:一是作为构图背景,将人物衬托出来,具有规整画面、收边贯气的作用;二是作为场景道具,将人物、事态界定在一种特殊的环境中,起到规定时间、空间的作用;三是作为客观与主观连接的桥梁,通过主观归纳的程序,将客观屋宇庭院整理为艺术形式,沟通自然人文与自我心态,提升人的主观世界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5年第07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