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地的语言(外一篇)


  向迅(土家族)

  作者简介:向迅,土家族,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出生于鄂西边镇。作品散见于《民族文学》、《诗刊》、《文艺报》、《青年文学》、《北京文学》、《散文世界》等。作品入选《中国诗歌年选》。获中国作家协会、中国散文学会等主办的全国性奖项八十余次。湖南省作协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我相信世上万物都是有语言的。

  人类自不必说。会呜叫、歌唱的飞禽走兽也不必说。就连那些蜜蜂、蝴蝶以及蚂蚁等昆虫,也有自己的语言,它们有自己的言说方式,只是需要解谜一般地翻译过来。或因它们的声音太微弱了,即使是它们在愤怒地呐喊,站在一处高地忘乎所以地唱情歌,或聚在一起大肆欢呼庆贺,我们也不会听到。它们的语言是陌生的,离我们有—万年那么远。

  而这些,都是大地的语言。我们的语言都是大地的一部分。我们的语言在大地上生长,葳蕤,繁衍,延续……个体的语言,除了通过口口相传和记录于案外,最终都会回到大地的腹地。不会消失,而是再次变回大地的一部分。准备再次发芽、生长,等春风吹绿。

  人生有轮回,语言也有。

  大地的语言无处不在,我们和动植物都是它的嘴巴。

  大地记得每一个人的名字。在村庄里,它忽然想起某一个人了´想亲切地叫叫他,就把这种愿望告诉一只小鸟。某天清晨,当你推开院门,或者正躬身于田亩劳作,突然听见有一个声音在云雾里在树林中在你的头顶清脆而悠扬地唤你的名字,请你不要惊讶:那是大地在叫你。或许是你太善良了,太仁慈了,积累了德行,大地有意要通过这种方式点点你的名,让村子里的人和有灵性的虫鱼鸟兽都记住你。 每年春天,大地都要让布谷鸟善意地提醒村庄里的每一个人。布谷声声,春光撩人。在春光里播种的人,神采奕奕。而在夏天,大地又唤来无数的知了,在翡翠一般的玉米林里,日复一日地呼喊:胡子胡子挂起!这声音仿佛是两军交战时擂响的鼓声。玉米林有了磅礴的气势,有如大军压境,势不可挡。日渐丰满的玉米,向村庄步步紧逼,村庄在鼓声中变矮。知了催促玉米成熟,直到秋天玉米归仓。 在村庄生活久了´都知道看云识天气。云雾的变幻,只是大地对着天空打了几个手势。要下雨了,大地会变成一片苍黄,天地间骤然有了色彩,像一幅油画。天黄晴地黄雨,大地一点也不说谎。它还会通知池塘中的一种叫“水呱呱”的浮游虫类,不停地在水面翻动;还会通知蚂蚁,让它们赶快搬家;还会通知蛇,让它们爬往高地;还会通知蜻蜒,聚在一起狂欢乱舞;还会通知觅食的母鸡,早早归了窝……

  它还会将下连阴雨的消息,告诉给那些长年劳作的庄稼人。要下连阴雨了,他们过度劳累的身体就会在前一两天发痨,腰和小腿阵阵酸疼。那是无声的语言,从地面蔓延到身体里。它还要将消息写在石墙上,像有人将石头里的水挤了出来。那是发潮的湿湿的语言,屋子里有一股霉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