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人的精神地理


□ 王开岭

  王开岭 一九六九年生,祖籍山东滕州。著有《激动的舌头》《黑暗中的锐角》《跟随勇敢的心》《有毒的情人》《精神自治》等散文和思想随笔集。作品入选数百种国内外选集和大中学语文读本,连续登录多届中国散文排行榜。现居北京,任央视新闻频道《社会记录》《新闻会客厅》等栏目指导。
  
  这是个“旅游”高涨的时代,也是个“行走”退化和废弃的时代。游客多了,行者少了,攒下的是里程和航空积分,冷落的是脚力和带泥的足迹。同时,地理性的书刊和电视节目如雨后春笋,但以知识科普和风情揽胜居多,我不否认“扫盲”的意义,却有个小小遗憾:除了自然地理和文化地理,何以没有“精神地理”?除了公共化的“物质风光”,何以不见旅人眼里的“精神风光”?除了物象奇观和知识说明,作者私性的审美发现、精神感受和灵魂喜悦又在哪儿?只有客体表达,没有主体表达;只有物理信息,没有精神信息;风景成了一个“物”,一个地质性存在,一个科学的事实。这样的媒介,调动的是视觉,满足的是求知,而心灵几乎被闲置,很少受到真诚的邀请。
  就个人的行走体验,我觉得把地理仅视为“客观”,未免太泥实、也太浪费了。一个地方的风物,既属天设地造,又靠乡民的世代生息和炊烟喂养,当地人的性情和精神始终参与故乡的发育……所谓一方水土一方人,其实也可反着说:一方人生一方土。还有个更重要的问题:人何以要远行?为了求知和探索奥秘吗?樊笼里的现代人,为何不顾一切、如赴伊人之约似的急急赶往“另一地方”?说到底,因为精神上需要位移,灵魂需要不断被新的生命景象所刷新和激栗,心灵视野需要一个与之对称的美学空间来呼应和安置……法国诗人阿兰说:“对消沉焦虑的人,我只有一个建议,往远处看!只有眼睛自由了,精神才是自由的。”我想,行走的最大意义也就在这:地理之于心灵的唤醒,之于精神的启蒙,之于人生诗意的萌生和心智大悦。
  那么,为何不提供一种新文本,表达一种有精神维度的地理感言呢?说“新”,其实古已有之,在苏轼、白居易、张岱等前辈人的芒杖下,地理从来都是“精神地理”。
  聊了以上这么多,一则源于我对当下地理写作的期待,二则源于我手中的一册书:《中国国家地理》主编单之蔷先生的《中国景色》。通阅这本书,我读得很慢,近乎蠕动,因为这部由卷首语缔结的书,几乎篇篇称得上我鼓吹的“精神地理”,且非那种共识性的文化结论,它纯粹是一个人的精神风光,属于“私货”。
  我曾去单先生的杂志讲过课,谈及对当下地理书刊的部分失望(即本文开头所言)。我想,若提前读到此书,或对单先生的杂志有更细致的追踪,我恐怕会有所改口,至少不会用横扫式的“失望”误伤佳木。
  本以为单先生是一个“科学至上”的人,以为他会要推荐一堆枯燥的理性和数据。没想到,他的笔下竟流淌出如此多的“非理性”:“科学是一种事实崇拜......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