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太阳从废墟上升起


□ 向思宇

  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震惊世界,给地震灾区人民的生命财产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面对如此惨烈的地震、如此惨痛的损失,灾区人民能否从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巨大悲痛中挣脱出来?农委主任为何自杀?移民办主任为何过劳死?重建的板房为何闲置?他们如何重建生活的家园和精神的家园?让我们跟随报告文学作家向思宇的足迹走进灾区,看看灾后那里发生的一切,感受那里的点点滴滴……
  
  2008年夏秋,四川地震灾区的伤痛还没有抚平,先是唐家山堰塞湖,后是“7•20”和“9•24”洪灾,汶川灾区多灾多难。这个时候,我怀着急切的心情到灾区走访和实地体验,那蕴藏在琐碎和平淡后面的人和事令我感动,永生难忘。
  
  第一章北川努力恢复常态
  
  1.被毁的北川究竟何处重建
  “5•12”汶川大地震后半年,北川县城仍然封城。像所有来北川的吊唁者一样,我站在城外“三道拐”上朝下俯瞰:山脚下,曾经秀美的老城区,约三分之一已变成灰绿色的泥石堆。泥石掩埋之下是武装部、医院、法院、民政局、幼儿园、邮政局、文教局、图书馆……众多机构、单位和部门构建了北川县城的繁华,每天踩着钟点去单位的上班族,与那些为着生计忙忙碌碌的县城百姓共同写就了县城的繁忙。
  被称为“曲山”的县城所在地夹在东西两侧的大山之间,是进出北川的门户。山内各乡镇称为关内,山外则称为关外。一条湔江河将县城一分为二:新、老城区。老城区临沈家包、王家岩;新城区临景家山。
  靠近老县城的曲曲弯弯的山路边上筑起了铁丝网,据说是为了保护那些想要回县城去看看家园的人的生命安全。我发现在铁丝网的一处,有一明显被撕裂的窟窿。陪同的小赵说,那是一些偷着回家的人进城去“翻找”埋在废墟中的自家的衣物。当然,也有一些顺手牵羊的事。
  我在安昌镇呆了五天,目标之一就是采访县长经大忠,听他谈谈北川的灾后重建,家园的重建,精神的重建。经大忠先谈了羌族文化、禹文化。“5•12”大地震对羌族文化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
  地震前的北川很美,山清水秀,四季如春。夏天经常只有20℃,平均气温在20℃左右的天数在200天以上;夏季的负氧离子含量每立方厘米高达11万至23万,比周边城市高出几倍,甚至几十倍,进入北川就如同进入一个天然“氧吧”。好多外地人都喜欢到北川来避暑。北川还有一个美称,叫东方达沃斯,一点都不比瑞士的达沃斯差。北川有着1000多年历史,是中国唯一的羌族自治县。羌字被古文字学家解释为“羊”字与“人”字的组合,羌人被称为“西戎的牧羊人”。在典籍的记述中,可以找到羌与大禹以及发明了农具的神农氏的血缘关系。羌族是游牧民族,有着3000年以上历史,被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称为“一个向外输血的民族”。除去少数羌民住在贵州高原的铜仁地区外,羌族的主要聚居地为阿坝藏族自治州汶川、茂县、理县和绵阳的北川。在这次“5•12”大地震中,居住在这些地方的所有羌民几乎都成了灾民。据不完全统计,遇难的羌民达3万人,占了整个羌民族总数的十分之一。羌寨的碉楼、吊脚楼垮塌损毁严重,羌族民居受到大面积破坏,北川小寨子沟等风格独特的羌寨遭受了毁灭性的破坏,永平堡石砌古城墙多处垮塌,城门开裂、变形。大禹故里———北川的禹里乡禹穴沟有众多的大禹出生地遗迹,在地震中有不同程度的损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