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材料.观念.艺术语言


□ 陈 璐

材料.观念.艺术语言图片1
内容摘要:艺术语言的演变和发展,与材料及其观念的变革是分不开的。本文从观念变革下艺术语言对材料从外部向内部的延伸,艺术语言在材料中由代语向自语的转变,以及艺术语言体系的解构在材料上的呈现三个方面,分析了材料及其观念的演变与艺术语言演变的关系。
关键词:材料观念艺术语言

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人们常以不同材料为各个时期命名,如石器时代、青铜时代、铁器时代,以及现当代文明的高分子时代和超导时代等。这标志着人们对材料变革在人类文明进程中的重要作用有深刻的认知。在人类艺术史上,尽管没有人以材料为艺术的各个发展阶段命名,但当我们在今天的艺术之林里徜徉,回想人类整个艺术发展的历程,我们会发现,人类艺术从观念到形式的演进,同样无一不与艺术材料的变革紧密相连。美术中的绘画从岩画到纸上铅笔、钢笔、粉笔画,从墙上到画布上的蛋彩画、蜡画、油画,再到20世纪初新兴的丙烯画;从单纯运用绘画材料的架上绘画到使用各种生活和工业材料甚至人的身体创作出的装置艺术、大地艺术和行为艺术……它们不仅证明着艺术材料的变革对艺术的发展变革具有重要意义,还证明着在材料的变革中呈现出的观念变革对艺术发展具有的重要意义。英国艺术批评家赫伯特·里德在他的《现代艺术史》里,曾把整个人类绘画的历史,看成是一部视觉形象演变的历史,这是赫伯特·里德所开掘的从艺术形式分析艺术史的新角度,给人们指引了一条直观人类艺术思维变化轨迹的道路。然而,艺术视觉形象的演变,恰是在观念的变革下,艺术材料变革所带来的艺术语言从形到质的演变结果。笔者认为,尽管艺术材料的演变不是、也不可能是艺术风格发生变化的惟一原因,但在某种意义上,整个人类艺术发展的历史,也是一部关于材料——艺术的材料——变革和发展的历史,一部人类关于材料的观念演变和发展的历史,一部艺术的语言方式演变的历史。
本文试从以下三个方面,对材料及其观念的演变与艺术语言演变的关系进行阐述。

一、观念变革下材料对艺术语言的开掘从外部向内部的延伸

在艺术研究中,很少有人从艺术材料的角度去探究艺术演变的原因。人们习惯于通过对艺术语言的分析来阐释艺术的演进。然而,在艺术语言的演变和发展上,艺术材料及其观念的变革却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不仅是因为材料使艺术得以存在和彰显,还因为材料使艺术语言得以物质呈现。纵观人类利用材料来创造艺术的历史,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每一种新的艺术材料被发现、发明和应用,都意味着一种新的艺术语言的被创造和应用,意味着人类艺术创造力的提高。西方蛋彩画、油画的相继发明和埃菲尔铁塔的竖立,中国帛画、漆画和水墨画的相继出现都是明证。而人们对艺术材料认识的每一次深化,都意味着人们关于艺术材料原有观念的改变。人们在新的材料观念的主宰下,用新的或旧的材料创造出不同以往的新艺术语言,引起艺术视觉形象的一系列变革,使新的艺术风格和流派得以诞生。印象主义对色彩的本质认识和运用,达达艺术和波普艺术对现成的、废弃的工业和生活材料的新诠释即是证明。显然,对材料的观念性认识,是艺术语言乃至艺术视觉形象演变的重要原因之一。
从宏观上看,艺术史上人们对材料的认识经历了一个从外部形态到内部蕴含的逐步发现、逐步延伸的过程。当人们对外界的认识还只能服从于生命的生存本能,当人类生产力技术水平还十分低下,对材料的开发和利用还处于一种自然状态时,人们对材料的观念性认识是“自然的”——即被局限在材料的外部形态上,即对材料的形状、颜色、硬度、质地等感性和直觉上的认识。对材料认识的自然化和外在化,无形中使材料在艺术里具有了一种单纯的规定性,即那个时候的材料仅作为“艺术”的语言—— 一种交流符号的物质载体,一种艺术的媒介形态而存在。材料的“自然观”不仅使材料被“规定”在了艺术的媒介和载体形式中,还使材料的这种“规定性”潜移默化地形成了一种传统,在艺术史中被“继承”了很长一段时间,有的甚至被“继承”到今天。
随着人类文明进程的发展,尤其随着工业文明的兴起和发展,科技的进步不仅拓宽了人类在经济生活中对材料认识的领域,也深化了人类在艺术领域中对材料的认识。人们发现,在形状、颜色、硬度、质地等因素的包裹下,材料还有着十分丰富的文化性。如发现或发明材料的时间、地域,材料所构成的技术和它的形式感,材料所运用的艺术领域及方式,材料的政治性、经济性、民族性、宗教性以及材料本身的结构所具有的能引起人们印象、经验、思维和情感的内在力等。
在印象派的绘画中,人们发现了色彩本身的魅力;在亨利·摩尔的抽象雕塑上,人们在石头上看到了“人与自然同构”;而毕加索、杜桑、劳申伯格等现代艺术家运用现成品进行的创作,让人们感到了人与现实的艺术交流的具体化。艺术家们对材料观念性的认识从材料外部形态向材料内部蕴含转化,使材料本身的言说力被发现、挖掘、张扬和意志化。于是,材料只是作为艺术语言的物质载体,而存在的概念随即被消解。这种消解不仅使材料从外在特性到内在质地的自然力得到充分的释放和表现,其在艺术组构上的创造力也得到了极大释放和表现。而艺术语言,就在材料自身的自然力和创造力的释放和表现中得到新生。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5年第0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