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整以及没法儿整


□ 沙与沫

整以及没法儿整
沙与沫

沙与沫本名杨春风,一九七○年生于黑龙江省乌裕尔河流域,一九九一年迁至辽宁,在《盘锦日报》当过记者,在红海滩风景区任过执行经理,出版游记《红海滩》,在《辽宁日报》开有专栏,现为自由撰稿人。

在汉字堆儿里,整,或许可算得上一个最为多义的字,以一己之身担起了诸多动词之责,其中最不让我们陌生的,可能要数“整人”。一九七四年,身陷囹圄的文化名人夏衍,曾仿照清末民谣《剃头歌》写了一首《整人歌》:
闻道人须整,而今尽整人。
有人皆可整,不整不成人
整自由他整,人还是我人。
试看整人者,人亦整其人。
字字蕴怒,句句不平,似乎还悄悄含了点“互整”的兴灾乐祸,从中颇能揣摩出彼时的大气候已经把老人家给整成了什么样。这里的“整”,看起来就是“修理”或者“收拾”的意思。不过这也并非夏衍先生的发明,早在一九六三年中国农村开展“四清运动”之时,毛泽东和刘少奇两位主席,就已经针对运动重点到底是“整当权派”还是“整地富反坏右”而进行过深入的探讨,致使接下来的一系列类似的整人言行——譬如:小样儿,看我整不整残你!或者:欠整啊你?——都不过是上行下效或者承继传统而已,早就错失了创意与新意。
只是这点遗憾并不曾挡住“整”向我们的日趋靠近以及越来越近。时下,除“整人”之外,我们的两只耳朵还能经常领受到这样的话语,句句都有“整”,却也各个不同义:

哥们儿,整两口!——“喝”之义。
不成,你得整两句儿!——“讲”之义。
你咋把他整来了?——“带”或“领”之义。
媳妇儿,整两菜去?——“拌”或“炒”之义。
整那么利索干啥去啊?——“打扮”或“拾掇”之义。
把他整出去!——“赶”或“轰”之义。
稿子整完没呢?——“写”或“修改”之义。
瞅你整这出儿,给谁看啊?——“摆”或“亮相”之义?
如今不是整不整,而是怎么整的问题。——“办”或“做”之义?
别整虚的,来点真格的。——“玩”或“耍”之义?
这书不错哎,给我整一套。——“买”或“淘弄”之义?
那门市啊?早整出去了。——“卖”或“出兑”之义?
真整不明白你!——“了解”或“理解”之义?
你得整容了,都这模样了。——“整理”或“整顿”之义?
……
如此,若说“整”是个万能动词,应该也算不得夸张,因为它居然能堂而皇之地替代如此众多动词,而又不失生情并茂之率真气势,且前提是并非我们的汉字太少而不够用。据说——但是颇可靠——许慎的《说文解字》有九千三百五十三个字,司马光的《类编》有三万一千三百一十九个字,清代的《康熙字典》有四万七千多字,一九一五年的《中华大字典》有四万八千多字,一九九〇年的《汉语大字典》有五万四千六百七十八个字,一九九四年的《中华字海》已高达八万五千个字。甚至还有十一分认真之人统计过《易经》、《尚书》、《左传》、《公羊传》、《论语》、《孟子》等十三部典籍,用加法计算出其字数总和为五十八万九千二百八十三个,除去重复字以及而今已弃置不用的“死字”,还剩下六千五百四十四个字。也就是说,汉字数量不仅相当的浩瀚,即使是常用字也有足足六七千个之多,实在并非一举一动都得劳烦“整”字不可。
只是人们还是凡事必得动用“整”字,似乎它有着别者不具的魅力。事实上凡是动用了“整”字的地方,似乎还真就不好轻易换用别的字儿。早在《西厢记》里,王实甫就说过这样一句话:白日凄凉枉耽病,今夜把相思再整。试看这个“整”字,换啥才好?想了又想,好像啥也没有此字最能让张生满意。
筛选了一番,觉得在这数千个汉字里,堪堪能与“整”字并论的,可能要数“搞”字和“弄”字,虽然后两者远不及前者更为多情广意,但在个别场合却也还能凑合着互相取代而不分彼此。诸如:
咋整的啊,搞了这半天还没弄开哪?
整的很热闹,真搞不懂他是咋弄的。
纯粹是乱整,弄这么个人来搞管理。
……
除了含义的多寡之分,三者在地域分布上也还存有一定区别。相对而言,“整”字覆盖面无疑更广,尤其在东北地区运用得更为稠密,而南方人则比较偏爱“搞”与“弄”,比如南方人常说:搞两小菜吃吃?弄点小酒喝喝?远没有“整”字大气与粗犷。说到底,仍然不是“整”字的对手。
后来我还发现,“整”字的如此多义,实在有一个线性的渐进过程,并非事先就谋划好了的跳跃性突进,起码字典们并没有参与其中,更谈不上积极鼓动。仔细翻查了手头的《辞海》——一九八九年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其中“整”字仅四个意思,一是整齐、严整,二是整顿、整理,三是完整、齐全,四是整数无零,如壹佰元整。一九八九年比一九六三年明显多出二十六年,却还相当矜持地没有出现其他字眼儿,拿不准编撰者出于哪一种心理而使然。然后颇为屈尊地随手翻了翻小学生用的《新华字典》——一九九八年修订本——却意外发现了新东西,其中“整”字也是四个意思,却把前几个给整合了,而将第四条赏给了“使吃苦头”,例句也还特别的客气,曰“不要随便整人”。仅此一条,远没有涵盖“整”字在现实生活中的实际应用。如此看来,字典们似乎并不支持“整”字铺天盖地式的无度泛滥,也并没有进行过此类的暗示或者怂恿或者引导,尽管这足以让人缩减对《辞海》的信赖,以及不能不怀疑字典们是否已经失职。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7年第07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