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腾出心来造“心房”——《昨天-今天-明天》等


□ 阿D等


腾出心来造“心房”——《昨天-今天-明天》

索非亚·罗兰是中国观众熟悉的演员。还在上大学的时候,我就看过由她出演的著名的《卡桑德拉大桥》。那是一部描写“群像”的电影,罗兰在其中的戏份不算很多。即使如此,罗兰也还是以不再年轻的银幕形象征服了一大批观众,包括像我这样年届弱冠的学生。
青年时代的偶像往往会在心中形成一种情结,这种情结不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消亡,也不会跟着年岁的增长而壮大,它会静静地潜伏在你的心中,直到有朝一日你又一次看到那个让你产生情结的对象,你才会惊奇地发现,原来你用情结建造了一所“心房”,那个青春偶像就住在这所房子里,除非你的心已死,否则偶像便不会擅自离开。
顾名思义,影片是由三个部分组成,这三个部分互不相关,但都整体地反映了意大利的社会生活。
《昨天》讲述的是“那不勒斯的安德琳娜”。安德琳娜是一个烟贩,她由于出售假烟,要被罚款。警察登门罚钱,她的丈夫卡麦不但不交钱,还把家具等值钱的东西都藏了起来。这样一来,等待安德琳娜的便只有去坐牢了。
根据意大利法律,妇女怀孕和产后六个月不能关押。安德琳娜隆起的大肚子使警察对她无可奈何。为了不进监狱,安德琳娜掐算着时间接茬怀孕——前一个孩子刚过哺乳期,她又开始怀下一个孩子。如此循环往复,她竟生下了七个孩子。到了该生第八个孩子的时候,丈夫卡麦终因体力不支,无法再让妻子怀孕了。
安德琳娜只得抱着最小的孩子入狱。这期间有一个法律顾问要给安德琳娜打官司,而卡麦也经过休息恢复了体力,他去探狱时欣喜地告诉妻子,自己那方面已没有问题。但安德琳娜哪里还有机会怀孕?
法律顾问终于给安德琳娜打赢了官司。安德琳娜又恢复了自由,回到了家里。七个孩子一蜂窝地扑到妈妈的身上,那情形实在无法用语言形容……
在这个段落里,我最喜欢看罗兰挺着大肚子豪迈地行走在那不勒斯的大街小巷。此时的罗兰已经不是那个为了躲避入狱而故意怀孕的安德琳娜,她已经是天底下所有女性的象征。
一个极具女性、母性特征并成其为象征的女人,是不是可以称之为女神呢?女神不是偶像才怪呢。
《今天》讲的是“米兰的安娜”。罗兰在这里扮演大款夫人安娜,开着劳斯莱斯,去与作家约会。
安娜一路开着车,向作家讲述自己是多么不在乎钱,多么向往精神的自由。作家似乎不相信她说的那一套,但她还是一再表白,她最看不起那些“穷”得只剩下钱的人。
他们谈感情、谈生活,谈得真的很投机。安娜让作家来驾驶,她依偎着作家,整个身心都陶醉了。作家此时也陶醉了,他甚至陶醉得闭上了眼睛。就在这个时候,出事了,车子撞到了路障上。
安娜看到车子撞坏了,情绪马上就变了。她大呼小叫、指手画脚地指挥作家干这干那。作家干不好,她还大声斥责他。幸好此时有一辆法拉利车开过,车主停车相助。安娜的车还是没能修好。安娜抛卞作家,嘱咐他留下看车,自己坐着法拉利走了。
这个故事当然是讽刺。当金钱已经消蚀到人的灵魂时,你还能相信她口口声声说出的对金钱的蔑视吗?
《明天》“罗马的玛拉”故事最具反讽意义,看后不禁使人哑然失笑。
玛拉是一个高级妓女,她的隔壁住着一个神学院的学生。没想到学生爱上了她,一天到晚丢了魂一样地跟着她不算,连神学院他都不想去上了。这可把学生的奶奶急坏了。她来找玛拉,希望玛拉能够拯救她的孩子。
这是多么荒唐和可笑的事!按照常理,未来的牧师应该去拯救妓女,没想到这关系恰恰颠倒了。敬仰上帝的人偏偏要堕落,堕落的人却被请去充当上帝的角色。
罗兰演像动物一般生孩子的妈妈,演大款,演妓女,无一不演得丰姿绰约、光彩照人,她真是造物主送给普天下观众的卜个尤物。对于这样的尤物,哪个男人不愿意腾出心来为她造一座“心房”呢?

话剧电影”——《蝴蝶姑娘》

这部电影有点像《八美千娇》。不是情节和人物像,而是场景和剧作结构相似。在《八美千娇》中,八个女人基本上都在一个屋子里活动,那间大House的客厅便是八个女人尽情表演的舞台。《蝴蝶姑娘))的基本场景也一直在唐尼的公寓,只不过没有八个女人那么热闹,公寓里只有一对青年男女,后来又来了一个老女人——唐尼的妈妈,至于那个把吉尔唐纳勾引走的中年导演雷夫,他在公寓里没待多一会儿就走了。
我把这类电影叫做“话剧电影”,即用话剧的方式拍电影,或用电影的手法拍话剧。缺点当然是显而易见的。话剧的空间在舞台,舞台有多大,话剧的空间就有多大。电影有空间吗?看上去只有一块银幕,但它的空间是无限的,拿无限的空间去换有限的舞台,这不是扬短避长吗?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