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保罗与维拉(短篇小说)


□ 孙且

孙且

  保罗走了,留下了他的维拉。

  维拉是一条长耳朵的花斑大狼狗。

  日头爬上二狗家的黑烟囱,保罗撅身子骑着翘翘把的自行车出了院儿。保罗去上班,维拉小跑着跟出来,一直送保罗到了街口儿。偏脸子的狗都用绳子拴着脖子,只有维拉是自由的。

  保罗吹着口哨下了坡儿,维拉站在石头道牙子上,仰仰着脑袋,瞅着保罗的背影。保罗转过弯上了大通路,维拉迈着碎步回来,趴在保罗家偏厦子的木头楼梯上。维拉看着保罗家。

  日头转到十字街水楼子顶上,趴着好好的维拉像受到了惊吓,忽地起身跑到街口儿,这时,保罗骑着他那芹菜绿色儿的车子拐过街头儿。维拉尥着两个前爪子,奔保罗蹿去。维拉不停地摇着大尾巴,紧跟在保罗的屁股后面进了家门。

  维拉是保罗的家人,住在屋子里,在走廊尽头儿的叫鳖大哈的壁炉下面铺着块毛毯,这是维拉晚上睡觉的地方。

  别人的狗都关在狗圈里。

  保罗是二毛子。保罗的爹是咱们人,开火车的司机老杨,保罗的妈是老毛子人,眼珠儿瓦蓝的玛达木儿娜嘉。保罗是小名,他的大名叫杨菊成。

  保罗的维拉是纯种儿的老毛子人打猎的围狗,牛奶白的身子,梅花斑点,长耳朵耷拉到嘴边儿,在偏脸子找不出第二份儿来。

  保罗家的墙上挂着一张大大的相片,年轻那咱的保罗跟周恩来总理肩膀挨着肩膀、手拉着手。保罗为咱们国家获得了滑冰世界冠军,回到北京,周总理接见了保罗。保罗说,周总理招待他吃饭,走到他跟前儿,举着葡萄酒跟他碰杯,夸他为祖国赢得了荣誉。保罗的眼眶子里,泪珠在打转转。保罗现在是省运动队的滑冰教练。

  保罗经常出国,他趁好多稀罕人的东西。

  那咱,哈尔滨时兴自行车的车把朝外,只有保罗的自行车是真正的“勾赛”。车子前面的小铁牌牌上是一只飞翔的燕子。

  保罗的皮夹克是土耳其的,保罗的皮靴子是捷克斯洛伐克的,保罗的手表是苏联飞行员戴的。

  保罗手表的表盘上还镶着更小的表,我们叫满天星。

  我常去保罗家找维拉。保罗家住在我家斜对面的铁路官房。 “维拉——”

  维拉颠颠地向我跑来。

  维拉跑到我跟前儿,用嘴巴蹭我的腿,伸出长长的舌头,热乎乎地舔我的手。我伸手摸着它的脑袋顶儿。

  “奔儿娄,奔儿娄维拉。”

  维拉伸出右前爪跟我握手。

  维拉像是我的一个小耍伴。

  咱们国家跟苏修在珍宝岛打仗了。

  委主任李大脚手上捏着红语录的小本本进了院儿,给我们开大会,上面来了通知,不许咱们人再跟老毛子来往,包括二毛子,要不就算跟苏修暗藏的特务里通外国、出卖国家秘密,来论罪过。

  我们和老毛子邻居开始互相躲得远远的,大街上碰个照面,扭过脸去不说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