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保罗与维拉(短篇小说)


□ 孙且

孙且

  保罗走了,留下了他的维拉。

  维拉是一条长耳朵的花斑大狼狗。

  日头爬上二狗家的黑烟囱,保罗撅身子骑着翘翘把的自行车出了院儿。保罗去上班,维拉小跑着跟出来,一直送保罗到了街口儿。偏脸子的狗都用绳子拴着脖子,只有维拉是自由的。

  保罗吹着口哨下了坡儿,维拉站在石头道牙子上,仰仰着脑袋,瞅着保罗的背影。保罗转过弯上了大通路,维拉迈着碎步回来,趴在保罗家偏厦子的木头楼梯上。维拉看着保罗家。

  日头转到十字街水楼子顶上,趴着好好的维拉像受到了惊吓,忽地起身跑到街口儿,这时,保罗骑着他那芹菜绿色儿的车子拐过街头儿。维拉尥着两个前爪子,奔保罗蹿去。维拉不停地摇着大尾巴,紧跟在保罗的屁股后面进了家门。

  维拉是保罗的家人,住在屋子里,在走廊尽头儿的叫鳖大哈的壁炉下面铺着块毛毯,这是维拉晚上睡觉的地方。

  别人的狗都关在狗圈里。

  保罗是二毛子。保罗的爹是咱们人,开火车的司机老杨,保罗的妈是老毛子人,眼珠儿瓦蓝的玛达木儿娜嘉。保罗是小名,他的大名叫杨菊成。

  保罗的维拉是纯种儿的老毛子人打猎的围狗,牛奶白的身子,梅花斑点,长耳朵耷拉到嘴边儿,在偏脸子找不出第二份儿来。

  保罗家的墙上挂着一张大大的相片,年轻那咱的保罗跟周恩来总理肩膀挨着肩膀、手拉着手。保罗为咱们国家获得了滑冰世界冠军,回到北京,周总理接见了保罗。保罗说,周总理招待他吃饭,走到他跟前儿,举着葡萄酒跟他碰杯,夸他为祖国赢得了荣誉。保罗的眼眶子里,泪珠在打转转。保罗现在是省运动队的滑冰教练。

  保罗经常出国,他趁好多稀罕人的东西。

  那咱,哈尔滨时兴自行车的车把朝外,只有保罗的自行车是真正的“勾赛”。车子前面的小铁牌牌上是一只飞翔的燕子。

  保罗的皮夹克是土耳其的,保罗的皮靴子是捷克斯洛伐克的,保罗的手表是苏联飞行员戴的。

  保罗手表的表盘上还镶着更小的表,我们叫满天星。

  我常去保罗家找维拉。保罗家住在我家斜对面的铁路官房。 “维拉——”

  维拉颠颠地向我跑来。

  维拉跑到我跟前儿,用嘴巴蹭我的腿,伸出长长的舌头,热乎乎地舔我的手。我伸手摸着它的脑袋顶儿。

  “奔儿娄,奔儿娄维拉。”

  维拉伸出右前爪跟我握手。

  维拉像是我的一个小耍伴。

  咱们国家跟苏修在珍宝岛打仗了。

  委主任李大脚手上捏着红语录的小本本进了院儿,给我们开大会,上面来了通知,不许咱们人再跟老毛子来往,包括二毛子,要不就算跟苏修暗藏的特务里通外国、出卖国家秘密,来论罪过。

  我们和老毛子邻居开始互相躲得远远的,大街上碰个照面,扭过脸去不说话。

  大流氓大烟鬼不听邪,照旧去保罗家串门子。大烟鬼从来跟公家拧着劲儿做事儿。

  随着文化大革命的深入,省体育运动队被造反派砸烂了,保罗到工厂当了工人。

  造反派马二转有鼻子有眼睛地说:“国家从上到下,要改造像保罗的这些人,下放到工厂、农村劳动锻炼,去掉他思想上和身子上资产阶级的意识和做派。”

  我家对面屋的老井婆子叹着气,“保罗从天上掉到了地上。”

  保罗干活儿的铁工厂在香坊区的城高子,离偏脸子老远老远了。保罗不骑自行车了,天天一大早赶着钟点儿坐小票的火车去上班。去郊区的火车,我们叫小票车。

  保罗天天踩着落到铁道南荒草甸子后面的日头回到偏脸子。

  保罗进家门的第一件营生儿,拿着麻楞的搓脚石蹭手。保罗已经在单位用火碱水洗过手了,可皮肤褶儿里还留着黑糊糊的油泥。

  保罗的自行车蒙上了厚厚的灰,像蔫巴了的菜叶,没了精神头儿。

  大烟鬼说保罗心烦,他去跟保罗说说话。

  那天晚上,大烟鬼刚出保罗家,大门垛子后面就蹿出个黑影,别住大烟鬼的胳膊肘子。

  大烟鬼被派出所的小警察八爪鱼拽进了派出所。

  八爪鱼手插在裤兜儿里问大烟鬼,“你跟保罗聊啥了,要如实向政府交代。”

  大烟鬼坐在板凳上说:“我抽棵烟可以吧。”

  “抽吧。”

  大烟鬼用左手托着右胳膊抽着烟,“啥也没说。”

  “你到这里还不老实。”

   “你不相信俺,俺也没有办法,你自个儿去问保罗好了。”

  派出所的警察没有人敢去盘问保罗。保罗的名声在外,保罗为咱们国家的体育在世界上升起了第一面五星红旗。

  “你和保罗投奔瓦西里耶夫娜在波兰的亲戚,等形势好转了,你们再回来。”老杨跟娜嘉说。

分享:
 
更多关于“保罗与维拉(短篇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