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科学立法科学性之解读


□ 关保英

  摘 要:科学立法是一国法律体系是否完善的价值判断标准之一,那么,如何科学解读科学立法的内涵及相关问题就是理论界和法治实践不能回避的。正是基于此种现实需要,我们对科学立法科学性的构成要件、科学立法科学性的阻滞因素、科学立法科学性的实现路径等作了较为系统的探讨。认为科学立法科学性的主体要件是立法权的专属性、主观要件是立法过程的有准备性、客体要件是立法事态的法调整性、客观要件是立法行为的程序性;要实现科学立法,法律形式的相对吸纳化、立法逻辑的自下而上化、立法视野的全球化、立法案形成的专业化、立法效果的社会反馈化就是不可缺少的。
  关键词:科学立法;科学性;构成要件;实现路径
  中图分类号:D922.17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0257-5833(2007)03-0075-17
  作者简介:关保英,上海政法学院教授 (上海 201701)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纲要》规定:“贯彻依法治国基本方略,推进科学立法、民主立法,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①这一规定非常明确地将科学立法作为完善我国法律体系的一个价值判断标准。那么,究竟应当如何解读科学立法就成为法治实践和理论界不能回避的问题。本文将从理论和实践诸方面对科学立法之科学性作初步解读,以求教于同仁,并希望这一问题的探索引起理论界的关注。
  
  一、科学立法科学性的界定
  
  科学立法的科学性可以有三个分析进路,第一个分析进路是从最广泛的意义上揭示科学性的内涵,这个意义上的科学性包括立法过程中所有相对合理的要素,如柏拉图指出:“我认为,我们应该讲出真情实况。我们不应该说,立法者制定法规时仅仅着眼于部分美德,这偏偏又是最微不足道的部分。我们应该说,他的目的是注重美德的整体,而且他要制定他那个时代的法律的各分类标题,这跟现代法律起草人所采用的标题是极不相同的。每个现代法律起草人创造了他认为他所需要的范畴,并把这些范畴加到他的法典里。举例说,一个起草人提出了‘继承(权)和女继承人’,另一个提出了‘殴打’,其他的人提出了其他无穷无尽的范畴。”②即立法中对德性的全面尊重都可以被归入科学性之中。总之,最广义的科学性是能够促使立法合理性的所有事实和要素;第二个分析进路是在次广泛的意义上揭示科学性的内涵,这个意义上的科学性包括立法必须依客观规律而进行的所有相关内在和外在条件,但所考虑的是立法中法属性的部分,而不考虑立法中有关德性的部分。显然,柏拉图关于立法中必须遵循所有善德的理念不能被归入科学性之中,因为,善德是与法律并列的东西,甚至不能成为法律中的一个外在要素;第三个分析进路是在狭隘的意义上揭示科学性的内涵,所谓狭隘的意义是指将立法作为一个事物来看给它确定相关的特性,如果科学性是一个特性的话,那么,与科学性并列的其他特性则应当被排除在科学性之外。现代法理学一致认为,立法应当具有民主性、程序性、合宪性和科学性四个基本属性,《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在总则部分实际上肯定了我国立法中上列四个方面的属性。四个特性中其他三个特性,即民主性、程序性、合宪性我们在此将不予以解读,因为这不是本文研究的重点。我们说狭隘意义上的科学性则是指与上列三个属性并行的科学性,这个科学性是在适当比较的基础上形成的,即是说狭义的科学性是不包括民主性、程序性和合宪性的科学性。上列三个关于科学性的分析进路都是有道理的,但在笔者看来第一个分析进路过于宽泛,使立法中的科学性过于泛化,而第三个分析进路则使科学性的内涵难以把握,乃至于有俗化科学性之嫌疑。基于此,笔者本文选择了从次广泛的意义上解读科学立法的科学性,并在这个前提下给科学立法之科学性下这样一个定义:所谓科学立法的科学性是指立法过程中必须以符合法律所调整事态的客观规律作为价值判断,并使法律规范严格地与其规制的事项保持最大限度地和谐,法律的制定过程尽可能满足法律赖以存在的内外在条件。此定义表明科学立法要符合它的内在条件,即与其规制的事项保持契合,立法要与外在条件保持一致,是各种内在与外在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对科学立法科学性涵义的进一步细化可以采取肯定法和否定法两种不同的方法,由于肯定法在目前情况下还难以合理全面地概括其科学性之涵义,因此,笔者将采用否定的方法确定科学立法科学性之内涵,具体包括下列内容。
  第一,科学立法的科学性是对经验立法的否定。“使一个国家的体制真正得以巩固而持久的,就在于人们能够这样来因事制宜,以至于自然关系与法律在每一点上总是协调一致,并且可以这样说,法律只不过是在保障着、伴随着和矫正着自然关系而已。”①法律与自然的和谐是立法必须予以注意的,而能够使立法与自然和谐的便是立法中的科学性。法律既是一种人文现象,又是一种自然现象,立法在非科学运行的情况下所倡导的是法律与人文现象的契合,而不倡导或者没有意识到法律与自然的和谐关系。一个立法行为如果仅仅考虑了立法过程涉及的人文因素,那么,我们便有理由认为这样的立法属于经验立法。反之,当一种立法过程在考虑人文因素的同时给了自然因素以充分的注意,我们便将这样的立法叫做科学立法,至少其是科学立法的形态之一。我们说,科学立法是对经验立法的否定,就是说,立法如果依科学性而为之就应立足于法律制定中的自然意义,而非单单关注立法的人为环境和其他以人的因素为核心的非理性的东西。经验立法除了过分关注了立法中的人文因素外,还在于其以人们对法律涉及事物的先前认识为唯一的、绝对的依据,考虑的是人们在调适某一事态中的历史进路,而不是这一事态本身所具有的由自然因素决定的情势。经验立法不单单在立法的选项上从经验出发,更重要的是其在设计具体的调适规则时也以经验为基点。经验立法之不可成立和弊害在许多经典作家的著作中就已经提到,如卢梭指出过去的法律是不能约束现在的②。科学立法否定经验立法使立法能够与其规制的自然因素和谐,使立法能够在发展理念的支配下进行选项和设计规则。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