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主体间意识在文本中的对话


□ 鲁京明 冯寿农

  摘要:让-皮埃尔·里夏尔是法国当代一位充满活力的文学批评家,其批评的理论基础是胡塞尔的现象学哲学,强调对文本的“直观”和“体验”,着重探讨个别现象,而不是普遍的范畴。他还继承了加斯东·巴什拉的主题批评,从文本的表层“现象”(主题)分析人手,努力寻找文本深层的主题网络。读者(批评家)在文本这个客体中与作者相遇,在感觉和意识世界中进行两个主体间的互动和交流,由此把握作者的意识或想象世界的结构。
  关键词:让-皮埃尔·里夏尔;主题批评;主体间意识
  
  让-皮埃尔·里夏尔(J-P Iuchard,1922一)是法国当代颇有影响力的文学批评家。20世纪七八十年代结构主义批评在西方日落西山,但里夏尔的主题批评仍然焕发出了生机勃勃的活力。50年代,他独特的批评视角和方法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曾一度被称作“新批评”。显然,这种说法过于笼统,法国批评家达尼埃尔·贝尔热认为这种提法混淆了流派的差别,导致了错误的联姻,因为“新批评”通常指形式主义、结构主义、精神分析批评,而里夏尔的批评却始终保持与上述三种流派的相对独立性。
  对让-皮埃尔·里夏尔的文学批评的命名在国内外研究界有好几种:
  1、由于他的批评理论基础是建立在胡塞尔的现象学哲学上,故此,有人称是“现象学批评”。
  2、1954年,里夏尔在《文学与感觉》出版时邀请了“日内瓦学派”的领袖人物乔治。布莱写序。是友情将几个批评家联结在一起,他们互相写序,志同道合,寻找新的批评途径,形成了独特的批评学派。这些批评家虽然风格不同,但是他们都对文学中的感觉、经验、意识现象给予了关注。由于这些批评家中有许多是瑞士人,或曾在日内瓦大学执教。因此,有人把他们称作“日内瓦学派”,称他们的批评为“意识批评”,虽然里夏尔住在巴黎,但也被列为该学派的重要批评家之一。
  3、加斯东,巴什拉是法国主题批评的开拓者,让一皮埃尔·里夏尔作为巴什拉的学生深受其老师的影响,并对巴什拉的理论和方法加以继承、发展和创新。里夏尔在批评方法上通常从文本表层的“题材”、“意象”、“主题”等人手,所以,在法国,人们还是习惯称他的批评为“主题批评”。此外,由于他对感觉和想象世界特有的敏感和独特的探索,他又被称作是一位“感觉批评”家。
  不过,在本文中,我们还是尊重法国批评界的习惯称呼,称他的文学批评为“主题批评”。
  
  一、理论背景
  
  20世纪欧洲现象学哲学在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领域产生了广泛而又深刻的影响,现象学理论与具体学科研究实践结合产生了现象学美学、现象学批评等。现象学的基本方法是源于胡塞尔的“现象学还原”方法,也就是将一切事物的存在悬置起来,放人“括号”,其目的是为了尽可能如实地描述事物的本来面目。“作为哲学方法的现象学并非一般意义上的认识,而是一种‘精神展示’。一种直观。这种直观,同一般的经验方法和理性方法不同,是要在人的精神活动中,在主观的意识活动中,直接地把握或‘显示’对象的本质。”20世纪初,在西方人文社会科学里兴起一股反理性的思潮,“意识流”文学、超现实主义运动和克罗齐的“直观”美学都是这个思潮的产物,同样,哲学上的“现象学”同这个反理性思潮是合拍的,它主张直观认识,反对理性的推理。
  让一皮埃尔·里夏尔深受现象学的影响,他早期的著作对批评的定义是属于哲学范畴的,他认为文学批评所关注的是由主体和客体的关系以及主体与另一个主体的关系确定的主体间性。这种批评就是一个主体(批评家)经由客体(作品)达到另一个主体(作家)的过程。批评家在此不是居高临下地将文学作品作为一个客体对它进行审视,而是把它看成一个有思想、有形象的存在,看成是精神产品。当文学作品被阅读时,它已不再作为物质实体对读者产生作用,而是还原为思想和形象。读者进入文本,便可体验和理解作家的“我思”,进而达到主体间的对话。作品的这种特征消除了人与作品之间的对立和隔阂,使得批评家主体和作者主体之间能够对话,因此,这种批评观是建立在主体间性基础上的。文学的主体间性强调文学是精神现象,属于人文科学研究的对象,文学是通过对人的理解来达到对生存意义的领悟。正如杨春时指出的,文学批评这个“文学活动是自我主体与文学形象间的对话、交流。此时,自我转化为审美个性,而不再是冷漠的现实主体,它以最大的诚挚和最深切的同情对待文学形象,倾听文学形象的述说;同时自我也向文学形象敞开了心扉,倾诉自己的最隐秘的渴望。两个主体都把对方当作知己,充分地理解了对方,也就是充分地理解了人。”
  里夏尔正是把批评看作是在批评家和进行创作的作家两个不同主体间的互动,它不是从纯粹的观念或纯粹的物质出发,而是从文学意象入手去再现作家的意识,并对作家的经验和观念再经验和再思考,因为文本表层的“现象”留下作者创作的意识,只有从这些“现象”人手,才能了解作者最初创作时的感觉和意识。这些“现象”是什么?首先是文本中的“想象物”。“想象物”不是中性的,它们已经过作者的“内化”和“外化”,染上了作者的意识的色彩。里夏尔在《诗与深度》中指出:“任何意识都是对某物的意识,人不再是自然、岛屿、监狱、本质。我们知道他是通过各种接触,通过把握世界和通过在人与世界的关系中把握自我的方式,通过人与物、与他人、与自身结合的关系特征来确定自己的。”里夏尔认为,通过意象可以认识作家的意识世界,或想象世界。这个意识世界,或想象世界既存在于文本内部,也存在于作者身上。在唯心主义哲学那里感觉的主体和被感觉的客体是彼此对立的,而现象学哲学和美学旨在打破主客观对立,强调交流和融合。胡塞尔以及后来的法国哲学家萨特和梅洛庞蒂,不再把主体看作是感觉客体的对立物,而是把主体看作是与客体和世界相联系的,认为“现象”这一出现在意识中的对象既属于客体,又属于感觉的主体,因此,为了感觉,主体必须转向外部,他必须会并且能感觉,他必须根据普遍的概念来给感觉归类。因此,感觉不是一种状态,主体不是被动地在那里记录下外部物质产生的印象,而是为了看见而看,为了听见而听,感觉是主体的行为。此外,在获得外在性和与其他主体的关系中。“我”构建了对他来说是一致的、可理解的、可描述的事物的再现。因此,作为受规律支配的已知或可知的“世界”是主观对经验加工的成果。这种受现象学影响的文学观是对作品与生活,创作与现实之间关系的一种新的认识,它不再把个体的想象和客观世界对立起来,而是探索和研究作家与他感知和建构的世界之间的一致。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