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际和谐”与“中国生活方式”


□ 李丛芹

【编者按】吕品田博士,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美术观察》主编,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委员。著有《中国民间美术观念》、《中国民间美术全集·社火卷·玩具卷》、《中国传统工艺》、《漫游的存在》等。

李丛芹:吕老师,您在南昌举办的全国工科院校设计论坛上所作的题为《“人际和谐”与“中国生活方式”——发展中国现代设计的两个切入点》的发言,以练达的表述,切中了设计的关键问题,引起与会者的普遍关注。您能详细谈谈您对国内设计状况的看法吗?
吕品田:我认为,可以“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地来检视中国设计的基本问题。“自下而上”地看,中国的设计需要“补课”。设计是现代工业生产方式的一种特定的实践形态,据此而言,中国设计的发展是“跨越式”的,其速度非同寻常。在中国,“设计”这个东西几乎是在不与社会化大生产接触的情形下,一下子就从发达国家的高端降临到我们的生活中来,以至于我们目前的设计处于“高端”,可谓是“超越性设计”。但实际上,我们的设计履历中少了一大段艰苦的“学习”经历,我们没有受过“启蒙教育”,在“基础训练”和“生产实践”方面也旷了课。因此对“设计”这个东西,我们一方面很熟悉——对搞艺术的人来说尤其如此,似乎只要会画画就可以上手;一方面又很生疏,生疏得大众和厂商至今仍不很清楚设计为何物,就连许多设计师自己也不明白设计的目的何在,究竟要解决什么问题,又用什么方式来解决问题。所以,要发展中国设计,要使中国设计健康地发展,就必须“补课”,从最基础的“认字”开始,要认“设计”这两个字,要明白其“字义”,掌握其“字形”和“写法”,然后还要懂得它在社会化大生产语境中的“语用学”意义,仅从“艺术”角度是无法深入“设计”的。尽管当代中国的设计已高端到有很多的“主义”或“风格”,但带着“错别字”的“高端设计”总让人生疑。

李丛芹:的确如此。设计与纯艺术既独立又有联系。艺术潮流和风格或许可以影响设计形态的呈现,但不是设计的核心要素。如果不能深入理解现代设计的本质,就会不断出现不该出现的幼稚问题。而目前,这些问题却大量存在于设计和生产的各个环节,使设计形态暴露出许多瑕疵,如产品的形式与功能脱节、资源浪费等。
吕品田:问题表现得非常多。我们应该掀开表皮,刨根问底,寻求解决的良方。从民国算起,现代设计在中国才不过百年的历史。改革开放后,加快的工业化进程对发展设计提出了迫切的要求,由此,我们的现代设计才算真正起步。而西方从19世纪就开始思考如何解决大工业生产的产品形态设计问题,包豪斯在其中起到了决定性的推进作用。事实上,包豪斯所解决的不是风格样式问题,而是洞悉了机器的逻辑和规律,开始用机器的话语方式进行表现性探索,找到了适合机器特性的工业化产品生产的基本造型语汇和语法规则,他们的贡献是决定性的。后来,从现代主义到后现代主义的各种西方设计流派,尽管有不同的风格演绎,但本质上都没有背离那些体现着机器逻辑和规律的基本造型语汇和语法规则。凭借这种重要的基础意义,包豪斯是不会过时的,只要工业生产方式不过时。在我们刚接触西方现代设计时,人家早已拉开“后现代”帷幕,设计形态和风格已经很丰富了,用白居易的诗来形容,就叫“乱花渐欲迷人眼”。我们只顾匆促和兴奋地“拿来”,却没有意识到这时所接触的西方设计已处于其历史积累的“高端”层面。显然,我们“缺课”了,缺了大量的基础积累和基础训练,这个问题很普遍。《美术观察》2004年的装帧设计实验就遇到了这个问题。设计者倾重装帧形式的概念性和颖异性,却在一些关键性的基础环节上犯了严重的错误。我们现在的设计教学很强调“概念设计”,对于启发思维是有价值的,但真正的概念设计还是设计,绝不是耽于浪漫想象的自由艺术,更不是子虚乌有或完全纸上谈兵的东西。真正的概念设计最终都是可付诸批量生产的,只是因为暂时的高技术、高成本要求或商业的策略考虑,不能立即批量投放到大众市场上去。我们的设计要走向可持续发展,首先就要对“设计”的性质、规律和目的有最基本的认识,必须扎扎实实地做好基础修补工作,包括基础教学训练、设计意识培养和设计理论建设,而不能只做花哨的“表面文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