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荣归记忆之乡


□ 马丽华

  一
  
  随着20世纪的到来,敦煌千佛洞的藏经石室洞开,尘封千载之久的“敦煌遗书”重见天日并远走他乡——相当一批文献文物被掠往英、法,或辗转流向俄、日。这一事件本属国耻,正如陈寅恪先生所言“敦煌者,吾国学术之伤心史也”,然而始料未及的是,作为重大考古“发现”,不期然催生出一门国际性的热门学科——敦煌研究,敦煌学。在吸了西方百年问好几代学人的同时,中国学者也走出伤痛,加入到这一研究行列。起初是远赴海外查找资料、带回胶卷,随着这批文献在国内整理出版,敦煌研究的主力军回归故乡本土。
  敦煌遗书中约有七千件吐蕃时期的藏文古卷,从文献经籍到告牒契约,大多流散国外。经过藏学家多年努力,重要的文档已经王尧先生等译成汉文,有《敦煌吐蕃历史文书》出版。其中的“大事纪年”起讫于公元650~763年,虽不足以反映吐蕃时期全貌,却为史家重整吐蕃史提供了难得的可信依据;正因其要言不烦,也为后来的作家预留出想象的空间。
  在我最近的写作中,举凡神话一传说一英雄时代的描述,从这批古籍汉译中借取甚多。其中藏地上古神话里的天地之战、铜铁之战、松石之战,以及家马的起源、亡者之乡及祭司超荐种种,那些传播过不知几千年,现今在故事屎产地也被遗忘了的精神生活,居然来自老旧宗教的仪轨书。作为民间社会的重要职业,苯教师负责沟通天地人神,致力于终极关、怀,他们的仪轨书不仅仅是其职业活动的广告说明,透过内中案例所涉及的,是早已失传的高原社会场景,虽然很有限,却属绝无仅有。这些故事被辑录在《东北藏古代民间文学》中。
  由于藏文的创制与佛教的传入同期到达,这类口口相传的仪轨故事形成书面文字的时候,西藏高原一统的战争正在进行,原有的秩序受到扰动,死后的世界开始改观,所以故事中不时可见对于“美好的黄金时代已逝,灾难的捐税时代开始”的慨叹,不时可见对于“这一切均不属于新教,而是属于从前的古老习俗”的强调,不时可见的还有“坚忍属于神和铁,人的思想没有一刻是坚定的”之类格言。不变的是改变,而改变中亦有不变:“从前行善的人现在还在行善,过去有用的东西现在仍然有用。”伴着这样的一唱三叹,仿佛有苍凉凄美的古风来袭。它就像一面镜子,映照出人类各族群大致相似的童年。
  通过《敦煌吐蕃历史文书》传递的信息,可见从吐蕃开启到鼎盛时期的血性生猛,活力激荡。唐蕃并立两百余载,共同了兴衰,战争固然是主题之一,但高原和内地之间、汉藏及多民族之间的文化交流叠合却是空前的繁密。藏文古卷中既有《尚书》《战国策》等名典的藏译本,也有《孔子项橐相问书》的直译和改编之作,其中最富有想象力的版本,是这位儒家圣人最终成为苯教的“百变之王”。另有《史记》中“毛遂自荐”“脱颖而出”的典故,也被照搬在松赞干布平息属部叛乱的征战过程中,自荐者名叫米钦……凡此种种,并未纳入这部文史故事中,那是需要计划单列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