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良知


□ 蓝 蓝

  碎的、小的、慢的……
  
  ……碎的、小的、慢的,有什么比你们更多?
  一颗在爱情中碎了又碎的心,有什么比你更完整?
  我看到婴儿无辜的泪水停留在她的小脸蛋儿上——而世界也是从这一片粉嫩的皮肤上诞生。我听到妇人压抑的悲声,引来了月光更多的倾注。
  我听见风声——被单在晾衣绳上的摆动,树叶的细细尖叫黑了下去。蜜蜂带着睡意投身于甜蜜的花丛,还有蝴蝶双翅间的闪电……一滴水,几朵雪片,慢腾腾老牛四蹄间的时光,在我心中,还有什么比你们更令我感到我的呼吸、观看、四肢和活着的生命
  
  冬天的来临
  
  连续下了几场雨,从早到晚雨水滴答个不停。街上的行人匆匆跳过水洼,踩着泥泞和落叶,一路抱怨着愈来愈冷的天气。
  列车温暖的窗口渐渐驶离月台后,从车站里走出一个女人,惨白的路灯映出她消瘦的双肩和湿漉漉的头发。她紧闭双唇,茫然地向前方迈动双腿。
  一辆拐弯的汽车,灯光掠过她的脸,又轰鸣着开走了。就在灯光一闪的瞬间,她那失去血色的嘴唇和一双枯涩空洞的眼睛像浮雕般凸现在密集的雨幕中。
  ……她默默走着,幽魂一样穿行在黑暗里。与她擦肩而过的行人感到一股袭人的寒气迎面扑来,不禁打开了冷颤。
  雨越下越大。……冬天来了。
  
  玉 米
  
  我曾穿梭于玉米地去折那有着甜汁的茎秆,去揪下紫红的缨子,并在篝火堆旁大嚼这甘美的果实。
  我见过农民如何在玉米地里劳作——锄草、间苗、浇水、打顶,直至收获。我在月光下享受过玉米秸堆上童年的芬芳。
  对于这黄灿灿的玉米,我从未知道得更多。直到有一天,一个人谈论到上帝时说:“谁能使玉米生着排列如此整齐有序、晶莹闪光的籽粒呢?”
  
  为一帧孕妇的照片而作
  
  我希望齐腰深的麦穗轻轻抚摸着隆起的肚腹,像向同类亲切致意(这些正在孕穗的小麦);或者,让果树的枝头低垂,碰着我丰满的胸乳;或者,是高大的绿杨树站在我身后,骄傲、向上,是一个女人和它们所共有
  唉,我从楼下的阴影里走出,躲开大街上危险的车流,在商店和公寓间找到一小块可以照见阳光的过道儿。是的,即使这样,我的孩子,即使你在我的身体里,我们血脉相连,我在空荡荡的镜头中,仍然感到了深深的、人类的孤独……
  
  燕麦草
  
  今天风很大。麦子熟透了。
  一大早带上镰刀,骑车到陈寨帮房东家收麦子。路过一条河时,看到两岸茂密的芦苇,又绿又深,里面藏着鸟。风一吹,刷刷地响。
  河水很缓,沉沉流着。
  天已经大亮了,阳光灿烂地照在田野上。
  赶到田间,一辆装满新麦的牛车摇摇晃晃走过来,赶车人对我大声吆喝:“——割完了!”
  我不知所措地站在垄旁,不好意思地红了脸,为没有赶上收割而沮丧。
  一些细藤的牵牛花还缠绕在麦茬上,抖动着嫩叶。
  我看到水渠旁长满了燕麦草,它的果荚有长长尖尖的须,像燕尾一样。老枯的燕麦草变得金黄,在晨风中招摇。
  我采了一大把,捧在怀中。
  就这样,我和燕麦草一起回家,在五月的阳光下。
  
  天文学
  
  猎户座大星云。我固然知道你巨大的气体中大概有多少颗像太阳一样的恒星,我更希望在你这有着“星星的故乡”美称的光芒里,遇见如我一样向你凝视的可爱的眼睛。
  我知道蟹状星云,宇宙中恒星的残骸,茫茫太空中的墓园;我知道每日照耀我们脸庞的太阳正在爆炸,走向急剧的冷却和崩塌;还有无数向宇宙敞开的可怕的黑洞——我们渺小的、朝生暮死的生命!
  我知道宇宙大爆炸后一切都飞速地四散而去,或许比每秒一千二百公里的速度还快——像金牛座的星云——向外扩散,我为什么还不扔下这支笔,紧紧抓住你的手,怕你离去,怕你飞走……
  
  怀 疑
  
  现在,我靠在办公桌旁,电话机就在面前。
  我的身份暧昧,但此刻我是上班的职员。
  刚领完工资——恰好够糊口,我不敢有别的奢求。
  整个上午,窗外的阳光很好。窗下是纬三路,一个街道市场,卖鱼,卖花木,也卖伪造的旧古董。
  喧闹声显示着时代经济的繁荣。
  突然,我瞥见一角亲爱的天空。“天空”这个词从办公室出发,在返回的途中经过了一段变形的路程。“天空”,我的双手像接触到一块坚硬冰冷的石头。
  我一下子想起不久前刚写完的一首诗,诗里的美丽田园、耕夫和草儿葱绿的土垄,顿时令人生疑,变得来历不明。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