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位烈士母亲和战友的回忆


□ 曾琦琦

  编者:陈刚是一位在东北黑龙江农场支边的杭州青年。1969年,他为抢救国家财产壮烈牺牲。28年过去了,今天,让我们回顾发生在“动乱”,年代的那件非常感人但又让人十分痛心的往事……
  《杭州日报》记者莫小米:“生命是大自然赋予的,生命不属于任何口号、理念和团体,生命更不属于任何权力。无论多么堂皇的口号、多么炫目的旌旗,只要它漠视生命的斫丧,它就是在与大众为敌。”
  我在网络上看到这句话,原封不动抄录在这里。我想假如时光倒退40年,说这话的人就可能被打成反革命。
  那个逝去的年代,也就是金训华为抢救公社的几根电线杆,刘文学为保护生产队的几筐辣椒的年代。我曾看过一本北大荒知青影集,我看到许多牺牲在那片黑土地上的年轻人的相片,那些面孔闪着纯真的光辉,传递给后人的信息是:他们坚信自己所做的一切,包括奉献生命在内,都不容置疑。今天再来反思,抽象出来的英雄情结难以掩饰青春生命的意义和家人永久的伤痛。
  前些年,当北京、上海、南京等大中城市的一些学校为了加强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避免误导学生在遇到危险时做出无谓牺牲,把赖宁的画像从校园墙上摘下来时,争议当然有,但我们知道,社会懂得了人的生命价值比物质更为重要。
  在历经了诸多坎坷与曲折后,党中央根据新世纪新形势新任务的要求,提出了“以人为本”的重要执政理念,于是有了生活品质、幸福指数这样的人民生活标尺。人啊人,数十年变迁,恍若隔世。
  
  烈士母亲陈洪的回忆
  
  1969年12月25日,我在帘帆布厂被监督劳动。这一天我轮到中班,上午在家。机关造反派突然派人来我家,通知我马上去机关。
  到了机关,两个造反派头头在办公室等我。我一进门,他们就问,你的儿子是不是叫陈钢?在黑龙江农场?
  我说是的。
  他们说,你儿子死掉了,救火被烧死了。鹤立河农场通知杭州知青办,知青办通知我们,要你马上去处理后事。
  我反应不过来,前几天我还收到孩子的信,从信上看,他思想进步,劳动积极。他青春年少风华正茂,怎么会突然死了呢?
  陈钢这孩子原名叫彭胜利。陈钢是他爸爸老彭被错划成右派后改的。
  我和老彭都很早参加革命,大儿子是解放那年出生的,所以叫胜利。后来出生的两个女儿分别叫建设和计划。
  得知噩耗,我不知道我的两条腿是怎么拖着走的。恍恍惚惚走到家,老彭恰好也回来了。看到老彭,我的身体一软,号啕大哭起来。
  老彭也哭了。他是枪林弹雨中闯过的硬汉,打成右派都不哭,此时此刻却泣不成声。
  哭了好一会儿,老彭擦了眼泪,安慰我道,救火牺牲是光荣的。
  我俩强打精神,一起去杭州市知青办。
  老彭提了个要求,他要求和我一起去黑龙江看儿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足迹》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足迹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