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饕餮盛宴与茶泡饭的滋味


□ 张承宇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以来我们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电影视觉的“饕餮盛宴”,从引进大片开始,到《英雄》、而后的《十面埋伏》、不久前的《无极》,好莱坞当年与电视抗衡的大片主义演变至今天,人类对技术的无限信任和贪婪的“饕餮”心态,终于使“盛宴”味同嚼蜡,正如王世襄老先生作为资深的“吃主儿”,对今天的吃却以“绝望”形容之。巧的是日本电影大师小津安二郎也曾以吃喻自己的电影——“我这豆腐匠只能做炸豆腐和油方,炸猪排之类的恕不能为。”他所厌的尚是寻常油腻,还不是远离本真的人造食物。他也曾以《茶泡饭的滋味》描摹夫妇的恩爱境界,所谓“人间有味是清欢”,此类风味于今风头正劲的电影中久不见矣。
  海德格尔称近代社会将是一个“技术时代”、“世界图像的时代”,循此,依从物质、技术至上时代的电影“现代化”已然登场。就电影言,它更容易体现技术的两面性。其与生俱来的商业性和技术性同时也是伤害艺术的因子。商业性使电影常常成为颇让人沮丧的一种艺术样式——它高昂的成本经常拒绝优秀的创造者,著名者如格里菲斯、奥逊·威尔斯。技术则一方面是催生电影诞生的母体,却也是电影取得商业成功的一种手段。的确,人类的好奇心和想象力使技术不断完善着电影的魔力,在电影的童年时期,梅里爱就证实了这一点。不过,影史也证明了技术进步带来的不全是佳音,甚至有声片替代无声片、彩色片替代黑白片这些看来纯属历史必然的改变也使电影在表演、色彩方面反而失去了某些丰厚的表现力和较为纯粹的艺术性。
  其实,一向在电影技术方面处于领先地位,最擅烹制此等饕餮盛宴的美国电影人对一味偏重技术的无益早就认识得非常清楚:“新式摄影和特殊效果一直在鞭打着观众的眼睛,但是,它们的出现往往需要整体上巨大的能量去平衡……往往缺乏艺术所需的统一和深度。”“令人吃惊的技术足以刺激观众和评论家的眼睛……用新技术在电影领域寻找道路并不是那么富有成效。虽然新技术对摄影技术的发展也许有帮助,但是对引起深刻共鸣的电影艺术却没有什么益处。”([美]埃里克·舍曼:《导演电影》,7页)这些一九七六年的忠告,并没有阻止三十年后有些电影会选择除了视觉只有视觉的极端道路。但是,在文化反思中登场的“第五代”却纷纷改弦更张以技术为尚,恐怕不仅仅是取悦观众或谋求票房之罪。对中国来说,百多年来,以西方为蓝本的“现代化”曾长久以来使我们慑服,其技术神力尤在“科学”的旗号下令人心驰神往。甚至“现代化”早年以烟囱吐出滚滚黑烟的形式进入国人视野时,也成了郭沫若新诗里讴歌的工业文明的“黑牡丹”。尽管现代化对人类的恩威并施已被认识,但在一波一波图强和求富的愿望下,它仍诱惑着许多中国人,并畸变成一种忽略自身传统的特殊模式。对本土文化及艺术这一层面的影响,只需看大拆大建后千篇一律高楼林立的城市新貌便可知一二。
  好莱坞倾覆许多国家和地区的本土电影市场,多被归功于《侏罗纪公园》一片,表面看来是影片的技术强势,背后则是蔓延向全球的美式文化。电影的“现代化”在全球化以前尚不明显,不嗜牛排黄油的还可以端起自己的茶泡饭,除了爱其简单,更重要的是有亲切的本色。但在今天,本土风味的电影日见凋零,尤其东方电影,不仅中国电影如是,日本作为东方世界中电影最发达的国度,现在似乎也失掉了自信力。后发达国家不仅为发达国家提供经济原料,也同样奉上自己的文化原料,期待西方世界的首肯,而被首肯的东方电影大多符合西方预设——通常带着某种陌生神秘的文化特质,如果期待落空,就会出现法国新浪潮的领军人物特吕弗称再也不要看见印度电影大师雷伊的“印度农民电影”的恶评。为了呈现这种趣味,东方电影不约而同地走上极致与边缘化的道路,这种一致又使西方眼光不停地喜新厌旧,以东亚电影为例,在西方电影节上就呈现出明显的风水轮流转现象。首先进入西方视野的是日本电影,上世纪曾深得戛纳、威尼斯、柏林等电影节的芳心,经过五十年代的黑泽明和沟口健二、六十年代的新浪潮、七十年代的道德批判导演,日本开始被西方疏远,硕果仅存的也许只有宫崎骏。下一个新面孔是中国电影,从八十年代末期开始,大陆、台湾莫不如是,连一向听命于商业的香港电影也有个王家卫。越南、韩国电影则是最迟的新贵。上述曾被不屑的“农民电影”也盼来出头之日,近年被西方电影人力赞的阿巴斯何尝没有一点农民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