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找寻艺术设计创造力的跳动点


□ 桂宇晖



创造活力的缺乏却是从科学到艺术各行业所面临的焦点问题。尽管中国的艺术家、学者一直对艺术设计创造的本质和培养创造力的教育问题孜孜以求,虽然起步并不晚,但在各方面的研究却进展缓慢。早在动荡不安的20世纪初,陈之佛先生就提出了“实业救国”,而从织造工艺转向了图案(工艺美术),并创建了“尚美图案馆”,标志着现代工业生产中设计与制造的分工 ;建国后,在20世纪80年以前,缺乏竞争的环境使落后的工业还没有感觉到对“设计”与“设计创造力”的渴求 ;“可一但有所觉醒,又产生急躁病”,今天全国已建立的550多个设计院系,就是一例。可是经过近十多年的探索与磨砺,对于现代设计创造力的培养与释放,我们却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在进入WTO以来,面对强劲的海外竞争对手,我国设计的创造力尤其显得活力不足。今天,艺术设计作为人类创造性活动的重要体现,而不是科学、文化或艺术的简单再现,所面对的是当今世界文化的尖锐冲撞、新科技的日新月异、现代商业的瞬息万变、信息由静态向动态多媒体的传播延伸、设计语言从传统的二维向多维空间的扩展。盲目的实践与不分对象的借鉴,已经不能为艺术设计的创造力提供足够的动力,必须回溯到创造力的源头进行理性的分析。

一、 艺术设计创造的理性理解

理性的优越性并不在于一个大而空洞的名词,而在于它的广泛应用。设计本身的极度膨胀和设计师对自身创造力的过分自信往往使其丧失了理性的判断力,“志大才疏”难免会丧失理性的灵魂,由此使人想起了歌德笔下的浮士德,在郭沫若译的《浮士德》中,开篇独白的几句是这种状态最鲜活的写照:
“哲理呀,法律,医典,甚至于神学的简编,我都已努力钻研遍 ;毕竟是措大依然,毫不见聪明半点。”
这是浮士德的苦恼所在,也是设计者的苦恼所在。因为,创造力首先与智慧或所谓“灵气”相联系,却并不总与知识的广博直接相关。中文的“创”字最早见于《周礼·考工记·总目》:“知者创物,巧者述之”,而“创”的本意为始造或首创。英文的相应词为“original”,即原创。
原创是判断创造与非创造的分界线。由此可见,创意并不体现在其实施的技术难度上,而是它所表现的思想观念。“不然,在玻璃瓶里制作航船模型的人就要跻身于最伟大的艺术家之列了”,这一点在电脑普及的今日,是设计师体会至深的。在软件的功能强大到超出了想象,计算机的运算速度快过了灵光闪现之后,头脑中的创意与实践中的创造行为就成为判断设计价值的最重要的因素了。
百余年来,中国一直在文化的各个层面,即器物层、制度层、观念层、价值层上受世界上占主导地位的西方文化体系的影响。中国的现代设计事实上是开窗敞门向西方学习的进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