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亚河上游


□ 风 马

秋季的一个晌午,在亚河上游,我感到森林的风与河谷的风扑面而来。扑面而来的还有九月的阳光。那是从晨雾中挣扎出来的湿漉漉的阳光。是这样的阳光照亮了一条街上唯一的餐馆和车马客栈,它们同属一个老板,都叫“仙客来”。
我迎着阳光走进了餐馆。
老板娘是个既要穿高贵裘皮又要穿通俗健美裤的时髦妇人。当我走进去,当她的目光同我的目光相遇,跟着进来的阳光就在她脸上绽放出美妙的笑容。
我对女人的笑容一往情深。
自从我被那座讨厌的灰色城市驱逐出来,自从踏上漫无目的的孤独之旅,好像连狗都没给过我好脸色。我在荒芜了的牧场游荡。我昼伏夜出。在翻越阿尼玛钦雪山朝亚河上游踉跄而行时,我衣衫褴褛食不果腹活像丧家之犬。
可是这一刻阳光真好。
阳光使微笑的女人唇红齿白软语绵绵满面春风。
她的迷人的胸脯曾在某个夜晚进入过我的梦境。那是荒野为我设置的诱惑。是由饥渴引发的臆想。是流浪者拒绝流浪的一个借口。总之,一切都似曾相识。女人的胸脯,女人的脸,女人的狐皮大氅和黑色紧身裤,以及女人的绵绵软语……面对半月来遇到的唯一女人,我感到咔嚓作响的阳光正层层剥去她的衣裳,使暗藏的秘密裸露,使羞怯的肉体曲线一览无余。
吃饱喝足之后我被带进了一个房间,里面有三张床,一个石头砌的炉子和一截松木树桩,那是板凳。微笑的女人告诉我,既然是包房,那么三张床都归你使用了。于是我就选择了墙角的床,那里阴暗潮湿,与我的心态相仿佛。
我的行囊非常简单,除了一本弗洛伊德的书,除了钱,除了酒和猎刀,可以说我一无所有。在整理行囊的时候,女人看到了我的钱,笑容愈发灿烂了,她在另一张床上坐下,敞开胸怀,说:“你要吗?”她说其实她也是个苦命人,第一个男人死了,是上吊死的,第二个男人也死了,是喝酒喝死的,现在她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耍耍朋友的事也是经常发生的……“你要吗?”她又说。
“要什么呀?”我问。
女人说:“来来来,来闻闻我怀里的香草。”
我就坐进了她的大氅中。果然芳香袭人,果然是上等的唐古特香草。我痴迷起来。痴迷的我在那一刻把目光投向了屋顶,投向屋顶而不是女人的为我开放的乳房。
在突如其来的野战开始之前,我静静地吸了一支香烟。
我在自己吐出的烟雾中追怀了一段往事。我想把我的往事讲给女人听,我想说,我已经老了,已经面目全非不伦不类了,而往事则是一部妙不可言的书,它出自魔鬼之手,却传达了天使的思想,可是此刻,我又不得不告诉她,我嗅到了来自她的子宫内部的腐败气息,但这算不了什么……我说我不想做什么,事实上也做不了什么,我太熟悉自己了,我不过是个影子,是幽灵,是个不知今夕何年的白日梦患者,我在往事里游逛,在磷火点点的墓园里游逛,如今又游逛到了这个远离现代文明的亚河上游,在这里,我遇到一个身穿裘皮怀揣香草的女人,这女人无名无姓,却乐意向一个同样无名无姓的流浪汉施舍她的微笑和乳房,那么,她是谁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