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失魅时代的超越之维


□ 杨煦生

  在当代中国语境中,宗教问题是重大且意义独特的文化主题和社会主题。其中包含的若干根本性问题、难题,及其身陷于中却又常常被熟视无睹的种种悖论式困境,若能得到某些标示,或许可以重启思想的视界。
  难题Ⅰ: 宗教概念在中国的特殊语境:名与实
  在中国,宗教的难题,从学理的角度,首先表现为宗教的名与实之间的一定程度的悖谬。
  我们知道,宗教作为人类精神生活的一种重要形式或者一个重要层面,几乎与人类历史同步。宗教作为人这种有限存在者对超越者的倾听和回应的特定方式,作为一种以超越世界为精神背景和范导原则的为生活世界立义(Sinngebung)的性灵活动和社会行为,几乎从来未曾止息。然而,在现代人文科学的学术版图上,宗教学作为世俗学术的门类之一,则是一个刚刚拥有一个半世纪历史的年轻学科,在十九世纪五十年代假德裔英国人文学者马克斯·缪勒(Max Müller)等一代学人之手才跻身于学术世界。其时,由英国来华新教传教士理雅各(James Legge)所译的一系列中国经典及其他《东方圣典》在欧洲的陆续问世,则是这场盛事的一个重要有机部分。我们无法回避这么一个简单的事实,当年轻的宗教学以其学术的批判方式面对几乎与人类文明同步的宗教现象的世界时,这个学科始终是捉襟见肘的一个行当。这种状况,同样发生于中国语境之中,当我们以发源于闪米特文化圈的、俱属于亚伯拉罕世系的三大启示宗教(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为基本范本透视自身和其他文化圈的其他宗教传统的时候,这种捉襟见肘的窘境,往往更其严重。
  在此,汉语范围内的词源学无法为此解除燃眉之急。在古代汉籍文献中,作为复合词的“宗教”一词,曾经主要出现于笔记类和语录类的典籍之中。大部分笔记类典籍中所言之“宗教”,基本上都是在传统儒家教化的意义上使用,其大意往往是“设宗师以为教”,即通过特定的宗师制度,助一国一方之教化。这其中,据笔者所见,宋代潘自牧所辑录的《记纂渊海》卷二十八中的“宗教”条目可谓最为简明和典型:
  宗教史汉元始五年,于郡国置宗师,以纠皇室亲族世氏,致教训焉。选有德义者为之。有冤失职者,宗师得因邮亭上书。晋咸宁三年,置宗师,使皇室戚属,奉率德义,有所施行,必合咨之。唐武德三年,诏天下,每州置宗师一人,以相统摄。本朝崇宁初,蔡京请置敦宗院,又云令置学,立师为量试之法……
  这里,追溯了汉、晋、唐、宋四朝的宗师制度。一切都颇为显豁,毫无神秘的指向和隐晦的玄旨,无非关乎教化而已。
  在佛教典籍中,如《弘明集》、《宋高僧传》、《五灯会元》、《禅林僧宝》、《林间录》、《佛祖历代通载》等文本中,“宗教”一词虽然以不同的频率出现,但其基本意义都大致是“宗于某教”——即认肯、皈依某种思想流向,或直截了当地意味着“宗门之教”,即某一宗派的独特教法或某一思想流派的特有心法,这里往往指禅宗——这已经充分中国化并且还继续中国化着的独特佛教精神流派。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