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给王朔的信


  王朔:好!

  ……

  你说耶稣有点吹牛逼,可我倒是觉着佛的话才真是大。是佛把人的愿望归总成无苦而极乐,然后说:“行嘞,听我的,这事儿我就给你们办了!”而耶稣说的是:“想一点麻烦都没有吗?这事儿我办不了(办得了他也不至于上十字架了),我只能给你们指条道儿。”——这样的话当然佛经和圣经里都没有,但从佛祖得其不坏之金身和耶稣唯落得一个横死看,这话也就隐含着都说了。

  有个真实故事:某东人笑某西人:“你们那神就差着份呢,连自己儿子的事都管不了!”

  刘小枫有篇文章,或可消除人们对耶稣及上帝的错解。奥斯维辛之后,人们发现很多死囚写下的祈求,比如:“主啊,我不要求你别的,只求你让我死在外面的阳光下吧!”可就连这样的祈求主也未予应答。那么上帝,你到底算什么东西?文章说:事实是,基督的神不同于原始诸神,说白了,他不是那种万能的、有求必应的神。相反,基督的神是苦弱的神,除了派他的儿子与这苦难之世同在从而倡导一个爱字之外,他也没别的辙。

  可佛的话我老是听着玄(悬)。他说你跟着我走我就带你去极乐去圆满,可极乐啥样他不说,为啥能那样他也不说。可能是人不该问。问题是,他要只是说“听我的不得了,老这么问东问西的咱这事儿可就瞎了”——老实说,这语式让我想起共产主义。当然佛肯定全是好意,那我也嘀咕:这法子不会被贼人利用吗?

  你说“中国民间的迷信把佛糟蹋得不成样子”,是否跟这法子给他们留了空有关?若信“人和神有永恒的距离”,愚昧崇拜就会少得多。人不崇拜人,问题就不大。人崇拜自然,崇拜最初的那个“有生于无”和“三生万物”有什么不好?

  耶稣和摩西都不是神,顶多算个领头的。基督的神从无人格,完全可以把他理解成创造之始,存在之初(如宇宙大爆炸)。而在这不由分说的创造中,隐含着无穷的可能,无穷的处境与道路,并不对人类有特殊的优惠(比如无苦而极乐)。但是,如果你能从这无穷的可能中听见某种可能,认出某条道路,你就能在这不由分说的处境中不再惊慌,不再抱怨,享受爱意(中国人老说爱是奉献,其实爱才是享受)。所以耶稣和摩西等人的跪拜,在我看,一是对这不由分说的处境心存敬畏,一是为那爱意之福的可能心存感激,一是对寻找那条道路抱着虔诚与思虑。

  你说佛也是指了一条路,这我当然赞成。不过,我赞成不是说我认为佛(或佛徒们)底根儿就这意思,而是说我赞成这样去理解(前信我说过,但愿“成佛”二字是进行态而非完成时)。有一条路是为了取,有一条路是为了行。显然,有头的路是指向取,没头的路你只好去行。以行为取,随时随地,一路贯穿。到终点去取的,半道上勾心斗角就属正常。路一有头,心就都放在头上了。再说了,有头的路还算是路吗?到了头怎办?所以我看佛还不是指的路,还是指的果。当然佛也是多次强调行的,那么,这个果的引诱也许是更高一招的考验?

  还有,路上的享受——爱意之福唯靠人行——都是明说的,而终点的福气一向还是个谜,得到头儿再看。有件事我常不解:科学干出了那么多神奇的事可人们不说它神奇,气功之类稍显手段人们就要崇拜,到底比事儿呢还是比招儿?是比招儿,弄不明白的事儿最抓人。尤其这弄不明白的事要是有个人连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就办到了(比如猛不丁就蹿到另一维去了),他说什么大伙就容易信什么了。中国人尤重眼见为实。其实呢,他能办到的也不过九牛一毛,剩下的毛他也找不着,这人们就不计较。但凡全能和宣称全能的,我都听着邪乎。

  什么是神?把守着、甚至是炫耀着神秘之门的是一种,这一种不大可能不要人去信仰,去崇拜——各类坛主,各类造人为神的事,多属此种。明说了,光得好儿的地方这儿没有,这儿只有走不完的路,走不完的路上能不能有享不完的福,那得瞧你自个儿的——这样冷冰冰不近人情的神,我看倒像没别的企图。

  神,没有统一的定义,所以“有神论”和“无神论”都得看他到底怎么回事。

  我可能又有点离谱了。咱还是说对死后的猜测吧。

  其实人活着活着忽然见着死了,都会有个猜想。很多人不过是怕,一天天地拖着不想。一想,就得用理智了,要么用感情(比如一厢情愿)。我曾经就是一厢情愿,这儿那儿全身像是没好地方了,我想不如死吧,死了就什么痛苦都没了(想死的人恐怕都这么想)。然后因为点别的事耽搁了,一下没死成,有工夫就又想:什么痛苦都没了是什么样呢?真是笨,想了好些年,有天终于眼前头蹦出句话:什么痛苦都没了,除非是什么都没了呗。是呀,要使痛苦无从产生,最可信可靠的办法就是什么都别让它有!我先是窃喜,紧跟着沮丧:咳,想了半天不就是小时候大人告诉我的那句话吗?——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可什么都没有了,既让人不痛快,又让人想不通。就像你说的:“目前的迹象很乐观,我们死后还会以另一种方式存在。”对呀,还会存在,所以乐观。要是什么都没有了呢?当然也就什么都甭说了。所以我想,必须得把未来猜在有上!什么都可以没有,“有”却不能没有!先得让它有,一切事才好说,一切美好之物才能成立——老子真是说对了!可是这么一来,就不大好想象光有快乐没有痛苦是怎么个状态了,就算那不是人,是神,也还是说服不了‘谁。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给王朔的信”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