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带着儿子救“和珅”


□ 韦凤新

  和义勋的老父虽只是个做小本生意的,却对儿子要求很严,觉得祖祖辈辈全是在地里刨食的,心里挺不服气。眼见自己生意能维持全家生活,就希望到儿子这一代,能混出个人样来,因此和义勋从小就被逼着读书
  还好,和义勋也算聪明,终于考上了大学,分配后在行政部门上班,由于办事干练,几年后就被提拔,十年后,就当上了局长。这可是和家数代来第一个当官的人啊,和父自然高兴,终于能光耀门楣了。和义勋任职几年后,又到另一个部门,虽然仍是局长,但却是人们眼中的肥缺,手中的权力也更大了。
  眼见快过年,和义勋带着妻儿回到老家过年,和父高兴得合不拢嘴,抱着孙子不想放手。亲朋好友也都来庆贺,这一晚,大家都喝了个大醉而归。
  这早和义勋刚睁开眼,天已经大亮了,他只觉得头还有些昏昏沉沉的,就想再睡一会儿,这时房门响了几声,接着听到老父在喊:“勋儿,快出来,爹有事找你。”
  和义勋一惊,老父的声音好像挺急的,也不知出了什么事。他急忙穿衣出了房,见到老父,急忙问:“出了什么事?”
  和父将他拉到一旁,这才悄悄地说:“昨晚,我做了一个梦!”
  一听这话,和义勋不由气恼,这不是没事找事嘛,谁晚上都会做梦,哪值得大惊小怪的。不过,他从小被老父管得挺严,所以在父亲面前,也不敢表现出不快来,就说:“人家都说,晚上做了恶梦,白天就有好事呢,没什么可怕的。”
  和父摇摇头说:“我倒不是做恶梦,但这梦实在来得太奇怪了,这可关系到我们和家啊,所以找你来偷偷商量。”
  “到底是什么事?”
  和父神秘地说:“昨晚,我梦到了和王申。”
  和义勋不禁哑然失笑,和王申他自然知道,是清朝的一位大臣,电视上还经常看到呢,估计老人是连续剧看多了,竟然梦里都看到。和义勋虽然姓和,但却与和王申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去的,实在想不通老父为何会梦到这么一个人。他问:“你又没见过人家,怎么会梦到呢?”
  和父看了看四周,没人注意到他们,这才说出经过来。昨晚他做了一个梦,看到一只猪被人追,那只猪跑到了他的面前,突然开口说了人话,求和父救它一命。和父大惊,急忙问它是谁,那只猪说,它的前身是和王申,被杀后成孤魂野鬼,一直飘荡了几百年,好不容易才得投生,没想到却是一只猪。现在养猪的人打算将它卖给屠户,它就逃了出来,现在主人追过来了,所以恳求和父看在同姓的分上,救它一命。
  和父说:“我还没有答应,捉它的人就到了,将它捆走。它临走时,还对着我喊:‘明早河里将有一只小船过来,里面装着几只猪,是送来给镇里屠户的,抬下船的第一只就是我。求求救我一命!’它刚说完,我就醒了。”
  听老父说得神秘,和义勋却有点不以为然,笑道:“你是电视看多了吧,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梦。就算真的梦到和王申,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别这么迷信,会让人家笑话的。”
  和父狠狠地瞪了一眼,说:“从小到大,你见我是一个迷信的人吗?实在是这梦来得太奇怪了,所以还是想和你去看一看,假如是真的,还是留它一条命吧。和王申虽然是个坏官,但他已经死了。虽然与我们家没有沾亲带故,毕竟都姓和啊。何况让你陪我去看一只猪,也不会损你这个大局长的面子吧!”
  看到老父不高兴了,和义勋哪还敢再说,只得陪着他一起去看看。两人来到镇外的河边等了许久,才看到一只小船驶过来,上面捆着几只猪。和父一打听,果然这些猪是拉到屠户家的。
  这时人们已经将猪抬上岸来,他们将第一只放在岸上后,又去抬第二只。和父来到那只猪面前,猪本来在不断动弹的,一看到和父,就静了下来。和父轻轻地问:“你就是和王申吗?”那只猪立即“唔唔”地叫了两声。
  和义勋脸色一变,他本来只是想陪父亲走一走,顺便教育一下,不要太过迷信。却没想到,这只猪竟然有如此的反应,看来这一切竟然是真的。这时和父已经上船,对猪的主人说:“我挺喜欢这只猪的,能不能卖给我?”
  那人说:“不行啊,我已经跟张屠户说好了,这几只一起给他的,现在突然反悔,恐怕不好吧。如果你真的想买它,还是跟张屠户说吧。”
  这时猪已经全抬上岸,张屠户也带着人来了。
  和父立即上去和张屠户商量,说看中了这只猪,想要买走。大家都是镇里的人,张屠户也认识他们一家,就说:“我们这里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局长,是大家的荣耀啊。我们送您一头猪也是应该的啊,既然老人家你看中了,我就叫他们抬到家里就行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