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微观权力的视觉模型:《看上去很美》


□ 宋光瑛

《看上去很美》很容易被误会是一部儿童片,而“儿童片”这一概念的关键不在于它讲的是不是小孩子的故事,也不在于它的观众或读者的年龄——“儿童片” 最重要的是要有儿童的视角和心态,拍给世界上所有尚有童心的人看,正如安徒生童话的老少咸宜。《看上去很美》却是一部拍给成年人的影片,烦恼是成人的烦恼,困惑是成人的困惑,连方枪枪的笑都是阴谋成功后带着三分心机六分后怕九分无奈的笑。如此另类的童年,看上去非但不美,还相当阴险,类似于奥威尔的《动物庄园》,是一个假装天真烂漫却故意戳穿真相的社会寓言。

规训与惩罚

影片在一个半封闭的环境中完成叙事,那是一个毛泽东时代军区大院的幼儿园。一开始,那个有着旧式滑梯和旋转木马的地方让我们既熟悉又惊奇,甚至在心里泛起暖暖回忆。然而不久我们就跟方枪枪一样失望了,在这里所有的孩子都像被圈养的动物一样备受压抑,他们每天排着整整齐齐的队伍,在规定时间吃饭、大小便、做游戏、睡觉;他们身上穿着一模一样的棕色小制服,好像监狱里的犯人一样接受改造。在这个黑色的童话里,我们和方枪枪一样对“集体”产生了恐惧。
影片中出现的另外两个集体,一是军队、一是医院。能够有机会到外面透口气的方枪枪和南燕们看到的是跟他们一样不自由的大人——排着整齐队伍的士兵和在护士搀扶下散步的病人,他们都跟方枪枪们一样穿着自己那个集体的制服。军队、医院、监狱等机构与学校、幼儿园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把个体视为客体和训练的对象,破坏主体的完整性,同时对欲望、肉体和灵魂进行“格式化”。
其实,《看上去很美》就如同是福柯的《规训与惩罚》一书的初级影像版。方枪枪的故事就是一个自由个体如何陷落在权力机制之中并接受改造的过程。从来到幼儿园的那一天起,每一件事都令他的自我不断受挫。方枪枪遭遇的第一次围攻是被老师和小朋友们一起强按着剪掉了脑后那条个性化的小辫子。他无奈地发现这不过是个开始,从早到晚方枪枪都不断被告知“不许这个,不许那个”。
福柯指出,所谓规训是同时通过惩罚和满足两个机制发生作用的。违背纪律会受到各种惩罚,而遵循它则可能得到回报。幼儿园的老师们深谙此道,因此影片里便有一个重要道具——“小红花”。作为影片的英文片名,“小红花”的意义不容忽略,作者始终没有放弃对它的心理反应和阐释渴望,于是影片便同时具有了“符号迷恋”的故事表征。起初,我们看到小红花的确拥有神奇的力量。第二天方枪枪就开始为了得到小红花而努力,他自觉地站进队伍里,乖乖地跟小朋友们一起吃饭、睡觉、上课。为了得到一朵小红花,怎么努力也拉不出屎来的方枪枪甚至坚持到最后也不肯站起来。这个时候的方枪枪已经换上了跟大家一样的棕色制服,仿佛已经脱胎换骨。他望着小黑板幸福地幻想着,好像看到自己的名字后面一下子贴满了小红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