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顾况的仙道诗论析


□ 严 铭

  摘 要:本文主要通过分析顾况仙道诗的内容及表现手法来了解他精神的迁移和生命观念的改变,探讨诗人入道向仙的个体、社会和家庭等方面的根源,说明了诗人心境的复杂性和独特性。
  关键词:顾况 仙道诗 原因 独特性
  
  中唐社会政治和经济的遽变,给文人的心理带来巨大的威压,他们中的一些人没有了盛唐诗人的豪迈和自信,隐逸上林和谋求宗教情趣来超尘脱俗,成为他们芸芸厌世者化解悲愤的法宝,仙道的精神境界也构成了他们心境营造的乌托邦。这其中,顾况是最忠实的实践者。
  顾况的精神世界和人生之路的改变开始于他官场境遇的变迁。顾况曾一度官至校书郎、著作郎等职。据《旧唐书·顾况传》记载,顾况为人傲岸,“虽王公之贵,与之交者,必戏侮之”,又作诗讥讽权贵,因此,在官场上屡遭排挤。贞元五年(789年),他遭弹劾被贬为饶州司户参军,四年后去职,游于江浙皖一带,孤独感和对世道的绝望促使诗人决心遁世,最后全家归隐于茅山。韦夏卿的《送顾况归茅山》一诗作了明证。“圣代为迁客,虚皇作近臣。法尊称大洞,学浅忝初真。鸾凤文章丽,烟霞翰墨新。羡君寻句曲,白鹄是三神。”这首诗从顾况贞元五年自著作佐郎贬饶州司户讲起,称赞他到上清虚皇道君(元始天尊)那里做近臣,皈依大道,学问深厚,而自己则初入道门,相距甚远。接着一转赞扬他入道后与道家精神融合后作文面目一新,最后羡慕他到句容茅山后可以上接三茅君真神,与之遨游。顾况则以《奉酬韦夏卿送归茅山兼綦毋正字》答之:“玉帝居金阙,灵山几处朝。简书犹有畏,神理讵能超。鹤庙新家近,龙门旧国遥。离怀晚不断,玉洞一吹箫。”诗人首赞道教尊神玉帝,次言自己心仪向往。过去由于尘缘未断,畏公家简书而未能神理超越,现在已斩断俗缘情丝,感到与茅山道观新家近而与唐代京城旧国遥远了。不过对朋友的离愁别绪尚未能遽然断绝,只好凭箫声来沟通了。此外,其《游仙记》、《莽虚赋》也是他厌恶当时社会现实,隐遁出世思想的产物。
  诗人归隐入道后,其诗作由前期对现实的热情关注而偏移于道的咏歌,偏爱于神仙世界的诸般美好以及那些令人向往的超然形象与境界,那种“每与仙人会”“逍遥白云外”(孟浩然《越中逢天台太乙子》)的美妙在顾况的笔下清晰可见。归纳起来有两类,一类是赞美入道后的山居生活。顾况入道后,身心有种尽去尘俗的庆幸和觉解。如《山居即事》:“下泊降茅仙,萧闲隐洞天。杨君闲上法,司命驻流年。崦合桃花水,窗分柳谷烟。抱孙看种树,倚杖问耘田。世事休相扰,浮名任一边。由来谢安石,不解饮灵泉。”诗的前半部分写诗人已“下泊降茅仙”、“杨君闲上法”,与道教的神仙相接,受道箓,习道法。“崦合桃花水”四句,体现了“天人合一”的道气;后半部分则表达出有类于陶渊明的《归园田居》的心情,一种脱离世网,返归自然的觉醒。诗人归山后对大道的倾心,还可见于《夜中望仙观》:“日暮衔花飞鸟还,月明溪上见青山。遥知玉女窗前树,不是仙人不得攀。”既写月下仙观环境之清幽脱俗,又写自己急于追求成仙的境界。他在《寄上兵部韩侍郎奉呈李户部卢刑部杜三侍郎》一诗中也流露出当时的心迹:“得罪为何名,无阶问皇天。出门多歧路,命驾无由缘。伏承诸侍郎,顾念犹迍邅。圣代逢三宥,营魂空九迁。”又如《山中》:“野人爱向山中宿,况在葛洪丹井西。庭前有个长松树,夜半子规来上啼。”表达了人在山中,心向葛洪的愿望。在《谢王郎中见赠琴鹤》中,诗人在清琴鹤姿的感召下,产生一种飘然欲仙的感觉:“因想羡门辈,渺然四体轻。子乔翔邓林。王母游层城。忽如启灵署,鸾凤相和鸣。何由玉女床,去食琅玕英”。
  抛弃“尘俗”“世事”“浮名”,在自然天地中抱素守贞,以白云为期,遂性逍遥,成为诗人此时的人生追求。
  浮生果何慕,老去羡介推。陶令何足录,彭泽归已迟。空负漉酒中,乞食形诸诗。吾惟抱贞素,悠悠白云期。(《拟古三首》其三)
  我心寄青霞,世事惭苍鹿。遂令巢许辈,于焉谢尘俗。想是悠悠云,可契去留躅。(《华山西冈游赠隐玄叟》)
  另一类是赞颂道教和仙界、仙人的美好。李白笔下的仙境愈幻愈真,幻境与实境的冥然合一,最终达到对现实的鄙弃或否定(《梦游天姥吟留别》、《古风》等),有着盛唐气象,是一个站在现实社会之上的诗人及其思想鲜亮的展示。而此时的顾况投身道界,尘世的喧嚣在他的笔下已无印痕,虚静的心擎起了他另一片天地。如《步虚词·太清宫作》:“迥步游三洞,清心礼七真。飞符超羽翼,焚火醮星辰。残药沾鸡犬,灵香出凤麟。壶中无窄处,愿得一容身。”由游茅山二十六洞中著名的三洞(蓬壶、玉柱、华阳)说起,进而虔诚地顶礼膜拜茅山得道的仙人:茅盈、茅固、茅衷、许迈、许谧、杨羲(即:《山居即事》中的杨君)、郭崇兵等,接着上醮星君,下画灵符,在修成仙药后如淮南王刘安那样“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又如壶公之得仙术可隐壶中。还有他的《崦里桃花》诗:“崦里桃花逢女冠,林间杏叶落仙坛。老人方授上清箓,夜听步虚山月寒。”诗中以崦里的仙风清景作铺垫,引出老人授上清箓这种最高级的道箓(《隋分经籍志四》:“受道之法,初受《五千文箓》,次受《三洞箓》,次受《洞玄箓》,次受《上清箓》”),最后点出在步虚词声中与自然和谐圆融。这样的境界犹如李白登坛受箓后的飘飘欲仙:“朝弄紫泥海,夕披丹霞裳,挥手折若木,拂此西日光(《古风》四十一)”。再看《寻桃花岭潘三姑台》“桃花岭上觉天低,人上青山隔马溪。行到三姑学仙处,还如刘阮二郎迷。”得道的潘三姑的事迹,使顾况目眩神迷,有如刘晨阮肇之入天台,甚至会想三姑“含笑引素手”(李白《游泰山》六首)“举手来相招”(李白《焦山杳望松蓼山》),使自己早入仙境。最有代表性是他的《朝上清歌》: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