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善本《辛亥庚戌剧目》考论


□ 谷曙光

  国家图书馆善本阅览室藏有一册装裱完好的《辛亥庚戌剧目》,这是清末民初最著名的皮黄艺人、号称“伶界大王”的谭鑫培在宣统年间演出戏单的汇集。戏单本为一纸活页,颇不易保存,当日的收藏者是有心人,不但加以辑集装裱,更遍请顾曲名家题诗撰跋,显得尤为珍贵。此书原属国家图书馆的普通古籍,后被有识者慧眼发现,升格为“新善本”。据笔者所知,至今在各种戏曲文献、书目中从无提及此书者。鉴于它的文献史料价值,特撰文表而出之,希望它在今后的学术研究中发挥作用而不致湮没无闻。
  《辛亥庚戌剧目》收集了三十二张谭鑫培在清末演出的戏单,精心装裱在一册大开本的册页上。这些戏单的尺寸一般约是22.5cm×19cm,暗红色石印,有少数几张可能为木刻。戏单实即今日之演出节目单,往往记载演出的时间、戏园子、地点、戏班、剧目、演员、价目等信息。晚清的戏园子一般只几百个座位,而戏单印制的数量更少。不夸张地说,每一张戏单都是绝版,因为不可能完全重复。戏单价极廉,而买戏单者往往在浏览后随手丢弃,既不会保留,更谈不上系统收藏。尤其像谭鑫培这样的名伶,他们的演出在当日就已经非常名贵,其戏单能够保存至今,真可谓稀如星凤。关于戏单的学术价值,《辛亥庚戌剧目》里齐如山的跋文表述得最为精辟:“二十余年以来,余所收藏之戏单约三千余件,见者多非笑之,以其无非玩物而已。其实欲考当时戏剧流行之变迁、戏单印刷之改进、戏班脚色之情形、戏院营业之状况种种迹象者,舍此莫由,是岂可徒以玩物视之耶?此册尽系鑫培同庆班之戏目,尤可宝贵,真所谓吉光片羽,足当七尺珊瑚矣。”看来戏单确乎不可小觑,它是研究演出史、剧场史、艺人和梨园文化的重要资料。这册《辛亥庚戌剧目》真称得上是宝贵文献。
  下面,首先逵录这批戏单的演出时间、地点和谭鑫培本人的戏码。限于篇幅,戏单上的其他剧目、艺人暂付阙如。有些戏名如《竹廉寨》是旧时戏班通俗写法,与今之写法有异,照录不改。
  宣统二年七月二十三日庆升茶园(新丰市场新街口南)庆寿和班(有“每日准演,说白清唱字样”)
  谭鑫培、陈德霖、谢宝云《珠砂痣·代(带)卖子》
  宣统二年七月二十六日庆升茶园
  谭鑫培、刘春喜、麻木子《失街亭》
  宣统二年七月二十七日庆升茶园
  谭鑫培、麻木子、罗寿山、韩乐卿《奇冤报·代(带)堆鬼》
  宣统二年十月四日庆升茶园
  谭鑫培、金秀山、汪金林《捉放》
  宣统二年十月五日庆升茶园
  谭鑫培、陈德霖《武家坡》
  宣统二年十月六日庆升茶园
  谭鑫培、金秀山、汪金林《托兆碰碑》
  宣统二年十月七日庆升茶园
  谭鑫培、金秀山、陈得林、韩乐卿、冯惠林、刘静轩《战太平》
  宣统二年十月十七日广德楼(前门外大栅栏西头路北)“义务戏各班”
  谭鑫培、汪金林、麻穆子、谢宝云《法场换子》
  宣统二年十月十九日广德楼
  谭鑫培、陈德霖、谢宝云、沈三元、谭小培、程卿芬、高小宝《四郎探母·代(带)回令》
  庚戌冬月廿七日庆升茶园
  谭鑫培、沈全奎、谢宝云、金秀山、麻穆子《洪洋洞》
  庚戌冬月廿八日庆升茶园
  谭鑫培、金秀山《骂曹》
  (无日期)庆升茶园“同庆班”
  谭鑫培、金秀山《战长沙》
  宣统二年腊月初七广德楼“义务戏各班”
  谭鑫培、慈瑞泉、韩乐卿、萧长华《打棍出箱》
  宣统二年腊月初九广德楼
  谭鑫培、陈德霖《桑园寄子》
  宣统二年腊月初十广德楼
  谭鑫培、刘寿举《托兆碰碑》
  庚戌年十二月十七日庆升茶园
  谭鑫培、刘春喜、麻穆子《定军山·代(带)斩渊》
  庚戌年十二月十八日庆升茶园
  谭鑫培、杨小楼、黄润甫、董凤岩、钱金福、李顺亭《阳平关·代(带)五截山》
  庚戌年十二月十九日庆升茶园
  谭鑫培、杨小楼、董凤岩、钱金福、张淇林、李顺亭、谢宝云《八大锤(断背)》
  庚戌年十二月廿日庆升茶园
  谭鑫培、杨小楼、黄润甫、许德义、汪金林、黄小山、全武行《火烧连营》
  宣统三年正月十二日福寿堂
  谭鑫培、冯惠林、罗福山、萧长华《状元谱》
  宣统三年正月十五日福寿堂
  谭鑫培、萧长华、慈瑞全《打棍出箱》
  宣统三年正月二十四日庆升茶园“吉祥新戏,每日准演”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