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门前一树马缨花(散文)


□ 杨牧之

杨牧之

  一

  我在中学读书时就记住了季羡林先生的名字。那时,我偶然读到一篇散文,题目叫《马缨花》,作者就是季羡林。说他有一个时期孤零零一个人住在一个很深的大院子里,傍晚从外面走进去,越走越静,自己的脚步声越听越清楚,仿佛从闹市走向深山。还说往往在半夜里,突然听到推门的声音,声音很大,很强烈,不得不起来看一看。我就觉得有股《聊斋》里那些空旷老宅鬼狐之气。再往后读,季先生写道:“有一天,在傍晚的时候,我从外面一走进那个院子,蓦地闻到一股似浓似淡的香气。我抬头一看,原来是遮满院子的马缨花开了。远处望去,就像是绿云层上浮上一团团的红雾。”我眼前一亮,仿佛也看到了细碎叶子上红雾似的花。可能是我先就有“聊斋”之想,见到季先生说院子里的马缨花,我就想到《聊斋》三汇本中有一篇注释里引了两句诗,诗说:泥土作墙茅作屋,门前一树马缨花。我觉得实在太美了,便移情于此。我那时是个中学生,井底之蛙,根本不知道季羡林是谁,只是因为文章写得像《聊斋》,给我很深的印象,我记住了他的名字。

  后来,我有幸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先知道写过《穿着细事且莫等闲看》.翻译过《第四十-》的曹靖华,是北大俄语系教授。不久,又知道了写《马缨花》的季羡林是北大东语系教授。后来,又知道北大知名教授之多数不胜数,我好激动啊,一下子感到自己做一个北大学生真是太幸运了,不自觉地就有了一种自豪感,但那时我从来没想过当面去向他们请教,认为距离太大,没有资格。

  二

   今天,季先生去世一周年了。我内心里升腾起对季先生的无限感念。在我从北大毕业参加工作后,我所做的两件大事都有季先生的支撑。

  第一件事情是我在中华书局办《文史知识)。我们从1981年起办起了《文史知识》。因为办刊逢时,又得到师友支持,再加上我们办刊的几个人卖力,真办得如火如荼。

  1986年,我们看到杭州灵隐寺烧香求佛的人十分多,不但有老者,还有青年学生,甚至国家干部;看到普陀寺道场整日香烟缭绕;看到大学里选修宗教课的人越来越多,便决心编一期。佛教与中国文化”专号。为此,我们请季先生写一篇他研究佛教的心得。他慨然应允。不久就送来了《我和佛教研究》的专文。这篇文章真让我震惊,季先生写道:

  我们过去对佛教在中国所产生的影响的评价多少有点简单化、片面化的倾向。个别著名的史学家几乎是用谩骂的口吻来谈论佛教。这不是一个好的学风。平心而论,佛教既然是一个宗教,宗教的消极方面必然会有。这一点是不能否认的。

  但是佛教在中国产生的仅仅是消极的影响吗?这就需要我们平心静气仔细分析……佛教作为一个外来的宗教,传入中国以后,抛开消极的方面不讲,积极的方面是无论如何也否定不了的。它几乎影响了中华文化的各个方面,给它增添了新的活力,促其发展,助其成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