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央歌儿

文弱娇小的小叶当了八年会计,竟被撸掉了。之后,她陷入了李秦两派的斗争中:她声称掌握了公司一把手李德炎贪污贿赂的罪证。于是,一家人的生活受到了监视,连她和丈夫做爱都心惶惶的。小叶该怎样摆脱这个困境?

小叶脑海里的念头单一而固执,跟随手中的拖布在机械、均匀地走,往左,你往我身上扣屎盆子,往右,我就往你身上扔屎橛子!你往我身上扣屎盆子,我就往你身上扔屎橛子!左、右!左、右!
她真的冲进了厕所。由于是大清早,厕所虽不算干净,但遗憾的是没有人类的固体排泄物,她甚至试过亲自炮制,两腿蹲麻了都没产生新陈代谢的意愿。小叶像只中毒的苍蝇原地嗡嗡打转,她第一次为厕所打扫得过于彻底而愤怒。
李德炎在看报纸,小叶拎桶水进来时,他没有显得太吃惊,总经理办公室的卫生总是有人抢着打扫,他只是将身体换了一个倾斜的方向。小叶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李德炎考虑是否有必要换个位置坐到沙发上,他转身瞟一眼走近的小叶,几乎与此同时,他的余光触到了水桶里一样极富女性气息的东西,大脑的第一个反应是句广告用语:白里透红,与众不同。还没等他的第二个反应发生,一桶水结实地泼上来。
小叶恶狠狠地说,你往我身上扣屎盆子,我就往你身上扔屎橛子!
现在扔在李德炎身上的不是屎橛子,是一条“爱依”牌棉质32cm夜用卫生巾,被水浸泡后,它上面的紫红色蠢蠢欲动。干爽网面卫生巾就得不到这种血气方刚的效果。小叶差点想笑,她觉得这东西比屎橛子好,让李德炎看起来像被强奸了一样。如果是陈姐用过的最好,她有严重的妇科病。
李德炎一万个没想到敢如此污辱一把手的人竟是文弱娇小的小叶。出于气愤或一个下意识的反应,曾做过武警的退伍军人李德炎对着小叶当胸一拳,小叶也是出手不凡,在即将跌倒之际,还用指甲剜去了他手腕上的一块皮。总经理办公室的门是大敞四开的,显然小叶在进来时已做好了被救援的准备。第一个冲进来的是办公室主任林忠,第二个是兴昌公司副总经理秦大庆,紧接着还有第三个和第四个……他们把嚎得直翻白眼的小叶抬到了沙发上。秦大庆当着李德炎的面就往上属集团总公司公安处打了个电话。
兴昌公司的倒李运动从秦大庆进入公司那一天就开始了,李、秦两人都有后台,结果两年过去,谁也没撼动谁。自从小叶的会计职务被撸掉以后,她成了秦派的中坚人物,秦大庆对她寄予厚望。由兴昌公司日薄西山的状况来推算,李德炎在财务上有问题是确定无疑的。他坐上总经理位置没几天就离婚了,据他自己讲,走出家门的时候,他只带了两本书和300块钱。他现在的老婆是集团财务处处长,两人结婚时买了一套200多平米的复式房。据秦大庆的调查,李德炎弟弟开的公司,实际所有人是李德炎。可光怀疑没有用,得有证据。秦大庆认定,能扳倒李德炎者非小叶莫属。
小叶是个柔和得连蟑螂都踩不死的人,向来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当初她应该属于李派,曾被李德炎提升为财会科长,但不到一年又给撤了,她甚至对失去官职有些沾沾自喜,从此再不用为平那些烂账操心了。两个月前,单位调来一个新会计,接替了小叶的工作,从此当了13年会计的小叶坐上了冷板凳,虽然工资一分不少拿,但毕竟没有具体职务,身份好像很暧昧。柔和的小叶也放出狠话,哼,我真想把他那点破事捅到纪委去。小叶只是说“想”,但却没做,为此秦大庆找她谈过,说如果小叶能提供证据,他就出头找集团领导或检察院。小叶叹口气说,算了吧,那要连累多少人啊!有些老领导都已经到安度晚年的时候了,真要是查出问题来,余生就得在监狱里过了,我良心上过不去。
小叶虽没有揭竿而起,但旗帜鲜明地站到了秦派一边,这使在野势力极大增强,似乎只要一发力便可在顷刻间搞倒李德炎。李德炎的策略比以前怀柔了一些,气焰有所收敛,毕竟投鼠忌器。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兴昌公司的人恐怕永远也想不到小叶这样的女人会撒泼,她披头散发,把五官端正的脸嚎得歪瓜裂枣,还咬自己的手腕子要自杀。李德炎从头到脚仍在滴水,不知是冷还是紧张,他身体微微打战,大概是为了保存现场,他没换衣服,也没敢走,一会儿公安处的人来取证,他若不在场,证词肯定会一面倒。临乱不惊的只有秦大庆,他指挥若定,调度有方,还趁乱将那条参与肇事的“爱依”踢出了门外。
事情不闹大是不行了。小叶的伤不算轻,诊断为:尾骨骨裂,右乳房软组织损伤,有较大面积淤青,右下颔至右肩弥漫性疼痛。在兴昌公司,小叶的人缘不错,人长得又娇小玲珑,特适合被怜香惜玉,打谁也不能像打她那样激起民愤。当天下午,小叶在丈夫赵声东的搀扶下前往集团总公司,接待他们的是集团组织部副书记,副书记打起了官腔,说要等公安处把信息反馈上来再说,如果情况属实,我们对李德炎的问题也决不迁就,小叶你先在家好好养病。
小叶神态虚弱但字正腔圆,不撤李德炎的职我死不瞑目,我就是要看看公理正义到底有没有?李德炎已经对我构成伤害罪了,他把我打成这样,大家有目共睹。小叶把诊断书拍到桌上。他还犯了诽谤罪,他凭什么说我和林忠有不正当关系啊?他说陈丽蓉被调出财务科是我向领导强烈要求的,我什么时候说过啊?最严重的是,他犯了贪污贿赂罪,我在兴昌当了八年会计,什么内幕不知道?每笔账我心中都有数,随便拿出任何一笔都可以让他李德炎下辈子在监狱里过!如果你们不撤李德炎的职,我就一级一级往上告,直到最高人民检察院……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