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后海不是海


□ 段 威


北京原本不缺水,七百年前还是元朝的时候,北京内城就有一片辽阔的天然水面,它居然是南北大运河的终点,人们叫它——海。这个海与大海无关,它是蒙古语,水泡子的意思。元世祖忽必烈除了气吞山河地征战南北,还派都水监郭守敬气吞山河地把大运河通到了北京城。大运河是用来漕运的,运的东西主要是元大都赖以生存的粮食。当时元太祖刚刚把都城建在北京,这条运河就成了新都城的生命线,那个叫做海的地方就是生命线的终点站,当时极其繁盛兴隆。到了清代,河道堵了,漕运终点站改到通州了,大片水域闲置了。那时候的海还叫海,就是加了个“后”字,淤泥堵得都可以大片大片地种荷花了。作为经济中心的后海没落了,可清朝的京城最不缺的就是有钱的闲人,他们怎么也舍不得让柳绿荷香,碧波荡漾的后海废在那儿,于是就开始兴建官邸园林宅第寺庙,单是恭王府就建了十多家。好在后海区域广大,穷人也能在这儿找到乐子,每年盛夏的荷花市场就是全北京人的节日。在浓密的柳荫旁,在绿油油的荷塘边上,人们搭起几里长的凉棚,喝茶观荷花看杂耍听蛐蛐叫。到了冬天,王公子弟戏法玩得更豪迈也更有诗意。当湖面冻成了溜冰场,就有好事者把十余只冰床连接成一体,由三两人牵引在冰上狂奔。公子们则围坐在皮褥子上,中间搁好小炕桌,支起火锅倒满烈酒,饮风喝雪把酒当歌彻夜狂欢,这个玩法叫“冰床围酌”,场面极其宏大。那时候皇帝每年都要举办八旗滑冰队的会操表演,一千六百人的阵势真是让冰雪中的后海尽显风光。再后来,大家都玩不起来了,后海就真的开始衰落了。
等到我们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没了忽必烈也没了都水监,更没有公子哥们,只有一些居住在老城区的普通人。之所以把他们牵扯到这个故事里来,是因为他们每个人跟后海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有的从小就一块儿长大,有的压根儿就不认识,有的已经从一家人变成陌路人,有的要不是为着同一件事干脆一辈子也遇不上。但是就在二零零二年七月的一个炎热的下午,故事里的人不约而同地来到了后海,他们的命运从此就交织在一起,每个人和每个人都有了逃不脱的干系。
那天在石墨的记忆里是支离破碎的,他的心在一瞬间被撕成了好几瓣。本来那个下午石墨的心情还是挺轻松的。旷日持久的剧本研讨会终于开完了,他开着他的切诺基逃离了地处昌平山区的度假村,不想再停留一分钟,他觉得一个星期的剧本研讨会就像是经历了鱼鹰捕鱼的全过程。鱼鹰们被渔夫一次一次地赶到大海去生吞活鱼,然后再奴性十足地飞回船舱,等着当腹一击把鱼吐到甲板上,吞吞吐吐,周而复始。石墨觉得自己就像那些辛劳捕食的鱼鹰,唯一不同的是站在甲板上的渔夫很多,飞来飞去的鱼鹰只有他一只。所以他要逃,迅速逃离纠缠着他的人情和利益编织起的网。他累了,石墨还要留些力气回家,他不知道家里等着他的是什么样的情形。石墨不愿想,此刻他只有一个念头,马上回家。可是车刚开到昌平和市区的交界处就再也开不起来了,长长的车流只能缓慢地蠕动,半年多来这条路一直拆拆补补,敞开的伤口喷着灰的血,永远没有愈合的希望。石墨不耐烦了,把车径直开上了便道,跟行人、自行车、农用三轮车、奔驰和宝马争抢每一寸空间,他必须这么做,必须分秒必争。尽管每天都能接到女儿樱子从家里打来的电话,可他还是不塌实,他怕她会在深夜里偷偷跑出去干一些他不敢想的事。樱子已经十八岁了,但这半年多他还是把她当成幼儿园的孩子那样严加看管寸步不离。脱管七天,我的天!石墨必须赶回家,给女儿来个措手不及,这样才能看到真实状态的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Tags:北京后海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