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设计“为人民服务”


□ 杭 间

  “设计”,在经济全球化到来的今天,似乎越来越显得重要了。随着中国产业要改变中国制造的雄心日益彰显,也由于各级地方政府文化创意产业园的遍地开花式的发展,又有设计教育规模的放卫星速度的增长,出版业的“设计图书”热的推波助澜,“中国设计”呼之欲出。但中国设计业界心里清楚,中国的设计依然是落后的,而与以往的历史阶段不同的是,作为全球化中最具活力的设计,却不因你属于发展中国家而宽容,并耐心等待给你机会。
  最近几年中国设计曾经有几次难得的机遇,例如举办奥运会,世界各国都有借此推动本国设计发展的成功例子,比如同属东亚的日本、韩国。但是中国的设计界没有抓住机会,为何如此说?因为,对于奥运会这个巨大的设计机会,中国设计师最基本的期待是,我们可以通过奥运会大量的委托设计,建立起中国的设计体制,这个体制就是以市场机制为原则的建立在公平竞争基础上设计遴选和生产流通体制,使得政府官员不再以布置政治任务的方式与设计师打交道,并了解和尊重做好一个设计的最基本的程序。但是,很可惜这样的机制没有建立起来。在上海举办世博会又是一次向全体中国人民普及全球设计概念的极好机会,但我们很多媒体热衷的是参观人数以及国人“看西洋镜”式的心情,对发达国家的“好设计”无动于衷。现在,许多地方都以发展文化创意产业为自己的主要政绩,但“创意产业园”中的“设计工作室”在做什么?对区域经济和文化有什么用?对“人”有什么用?无人去细想。一个新的“产业园”被敲锣打鼓建起来了,另一个曾经风光的“产业园”被迅速遗忘。
  在全球设计飞速发展并形成一种新的广义综合的力量从而成为一国之发展国策的时候,几乎每一位中国设计界的有识之士都坠入遭遇现实的无奈之中,迷茫于中国设计的症结何在!
  有一百个理由可以责备中国当代设计发展滞后的原因,但我们细细分析,这些原因也许在一百多年前洋务运动时期就已经存在,有的原因是欧美设计发达国家在推进设计的发展过程中也不能避免的。因此,吹开这些理由表面的浮沫,寻找那些牵一发而动全局的逻辑关系的源头是重要的,在我们焦急和痛心社会对设计的不理解和不能有效作为的诸种原因背后,对“人”的价值的真正认识和尊重问题越来越清晰地呈现在我们的面前,如果当代物质文明的发展不能无条件地体现对“人”的关怀,政府的政策制定者心里没有一个真正的“民本”的概念,那么所有局部的重视和努力,都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中国一百多年来发展工业和民生的教训证明,对“人”的真正关怀,是设计是否能够得到真正发展的最本质的“发动机”。
  但是对人的价值的重视,在“消费至上”“娱乐至死”的今天,越来越成为一种“口头禅”,“设计以人为本”变成一句时髦的商业广告语,设计对人的关怀反而更难实现。“人”被庸俗为形而上的空洞的概念,存在于与己无关的生活和真理之中。而对设计师而言,自己的社会身份何在?职业的目标是什么?产品的尽头是谁?“我”和设计又如何身处在一个地球、环境和社会存在关系之中?在如此喧嚣的消费社会中没有人去细想,这就让人想到设计中“人”的问题已不是一个单纯的“以人为本”的问题,而是人的价值和人的权利如何在社会大系统中获得自省式的救赎,以获得超越实在生活的问题。这个论题的范畴,我称之为“设计的民主精神”。
  我可以断言,在中国的现在或者未来,如果真能够出现一些称得上“杰出”的设计师,那必定不是制造和服务产业的发达造就,而是那些能够深刻理解设计的民主精神的人,舍此别无其他。
  把设计与民主联系在一起是否牵强?我想引申林肯的话,就可以知道民主和设计的关系是多么密切:民主是“民有、民治、民享”的政权,设计也是“民有、民治、民享”的一种契约关系。设计的“民有”是全民拥有时代科学技术发展带来生活改善的“天赋人权”,而“民治”是一种能真正反映“以人为本”设计、制造和消费的良性机制,“民享”对于设计而言最重要,因为它不仅是产品关怀人的终极目标,而且也是一种反向的制约,设计的提供和接受,不是任性的、无度的,而要与文化、环境、地球和生态建立起一种可持续的和谐的关系。
  二○○九年“世界设计大会”在北京筹办期间,距开幕还不到一个月的时候,中央美术学院作为主要承办者曾经恳切邀请一些设计研究者去开会,目的是希望在会议期间,有关大会宗旨的表述能最有效地引起政府对“设计”的重视。大家献计献策,但主办者似乎都不满意,因为专家的观点多从专业和学理上阐释设计,但是太过专业,说得太复杂了。轮到我说“设计救中国”会让人觉得危言耸听,恐怕今天最好的口号是“设计创新经济”,虽然这只是设计的阶段目标,但最能打动各级政府在经济全球化下变中国制造为中国创造的愿望。这大概就是时代的局限,中国没有多少人能意识到发展设计就是发展民主,从而真正实现对“人”的关怀。
  前几年,平面设计界出现过一种印有集毛泽东书体“设计为人民服务”的T恤衫,风行一时,初看有些波普,但看到的人无不会心而笑,相遇特殊年代的真理,有一种久违了的亲切。这种T恤的出现,反映了设计师在一个时代的层面上思考自己与大众的新型关系,它既不是简单抹煞创意来迎合大众消费意识的觉醒,也非设计师的一种自以为尊、欲提升设计价值的调侃式的反诘。三十年改革开放的历史对于三十年的设计发展来说并不算太短,但是对于有作为的设计师来说,这个事件却显得如此漫长而成效甚微,中国制造中庞大的加工业无需中国设计;合资企业中设计师作为边缘的修修改改的外观设计,以及形形色色的山寨版设计,使设计师壮志难酬。中国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命名的两个“设计之都”——深圳、上海,前者确实在平面设计等领域做出了巨大的成绩,但它作为一个全面发展的设计之都与世界上其他设计城市相比,还有不少的距离;而后者作为曾经的制造业中心,最近三十年来却很少有知名的品牌产生,“设计之都”这个称号不如说是授予了这座城市光荣的历史。在无数日常的设计体验中,中国的设计师终于意识到自己所从事的远未达到真正“为人民的设计”:那些短视的企业家的委托往往使设计师无语——满足于短暂占领市场的低水平的可以粗制滥造的产品概念,深深侮辱了设计师的自尊心和专业能力。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10年第11期  
更多关于“设计“为人民服务””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