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没有回家的士兵”系列报道之四 密支那:战争的轮回


  “几年前在这里种菜时,还挖出过骨头和子弹。”李光钿指着自家院子里的花园说。李光钿是中国远征军71军28师的一位炮兵排排长,曾驻守怒江。抗战结束后,流落缅甸密支那至今。

  李光钿的家在密支那第二小学的南面,学校的北面,是一条高埂,也被叫作第一条马路。这条马路高出地面一两米,是中国驻印军反攻密支那时和日军争夺最为激烈的一个地方。

  1943年10月雨季结束后,中国驻印军展开全面反攻。始于1944年5月l7日的密支那攻防战,则是整个缅北反攻战役中最为激烈艰苦的一战,中国驻印军历时两月多,以伤亡6600余人的代价,攻下了这座战略重镇。

  密支那第一条马路的南面,包括第二小学以及李光钿家的所在地,都曾是中国驻印军第50师阵亡将士的墓地。

  自从在院子里挖出过骨头后,李光钿把菜园子改成了花园,种了满园的玫瑰,五颜六色。老兵自己用小刀挖出弹头

  “在第一条马路北面的一棵大树上,有一个日本人脚已经残废了,他被绑在树上,用机枪打中国兵,打死了好多人。”李光铟虽然是滇西远征军,没有参加过入缅作战,但流落缅甸之后,他听说了很多这样的细节。

  居住在缅甸九谷的蔡振基,曾是第50师150团的译报员,有一天午夜,150团接到上级总攻命令,包围密支那,“上面有我们的战机向敌人轰炸,后面有炮兵支援,打得非常激烈。当时是雨季,坑道里都是水,战士们就泡在水里和敌人打仗,日军的工事相当坚固,且暗堡多,非常难攻。”

  “从印度雷多反攻开始,中国驻印军一路就没有打过败仗。”蔡振基告诉《嘹望东方周刊》,“部队在前面打,后面就是美国的筑路队和油管敷设工程队,紧随其后一步步往前推进。”

  蔡振基所说的这条新修的路,就是后来被称作的史迪威公路。此外,密支那又是缅北滇缅公路上的重镇,滇缅公路被切断后,中国陆路对外通道全部失去,国际援华物资只能绕道喜马拉雅山脉南麓,通过危险且运输成本巨大的“驼峰航线”。而同时铺设的中印输油管,在当时则是世界上最长的油管。

  如今,这些被废弃的油管,被制作成电线杆或者围栏,遍布整个缅北。

  时任《武汉日报》随军记者的戴广德,在回忆文章中说,1944年5月17日,美国第十航空队飞机成群结队地飞临密支那上空,炸弹像冰雹似地倾落在密支那,敌人狼狈逃命。下午一点钟,我军占领了整个机场。18日´新30师89团降落在飞机场上,“从此后,敌我展开了主力战,我军使用火焰喷射器对市区进行猛烈的‘火攻’。”

  四川省金堂县的老兵杨耀胜,曾是新30师第90团的一位士兵。“老子高兴惨了,我们都是美式装备。”杨耀胜提到密支那一役,非常激动地对《嘹望东方周刊》回忆,“飞机在密支那机场一降落,我们就抱着枪开始打了。”等到真正开始打仗,他才发现有些美式装备并不合适,“密支那当时是雨季,我们穿的美军大皮鞋动不动就粘在泥里,太沉,过水坑的时候游不动,还不如光着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瞭望东方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