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青阳扇调”:清末民初风行一时的民间曲调


□ 李秋菊

  “青阳扇调”是清末民初极为风行的一种民间曲调。同治年间,余治在《劝收毁小本淫词唱片启》中“各种小本淫亵摊头唱片名目单”列出的《白洋洋》一种,即用“青阳扇调”。“青阳扇调”的渊源,至晚可以上溯到明代后期的“叠叠锦”。万历金拱塘刊本《大明春》,卷五中层收入“叠锦苏州歌(汇选苏州歌叠叠锦)”《闹五更》一首,内容如下:
  其一
  一更里,教奴泪满腮,我好伤怀,呀,我好伤怀。斜倚帏屏呆□□,手托腮,盼多才,不见他来,呀,不见他来。痴心只恐他忘旧,我好疑猜,呀,我好疑猜。想是冤家恋章台,恋花街,伴裙钗,把奴丢开,呀,把奴丢开。
  其二
  二更里,教奴泪不干,我好伤惭,呀,我好伤惭。领着梅香出绣房,后花园,烧夜香,哀告穹苍,呀,哀告穹苍。惟愿夗(鸳)央(鸯)事早全,呀,绣幙红牵,呀,绣幙红牵。昼(画)堂春昼鼓声喧,两团圆,一处眠,早结良缘,呀,早结良缘。
  其三
  三更里,奴家睡正浓,梦见多情,呀,梦见多情。梦见与奴同衾枕,喜斦斦,笑吟吟,云雨交情,晚风吹得窗□晓,铁马叮当,呀,铁马叮当。惊醒南柯梦不成,好伤情,被窝空,依旧孤另,呀,依旧孤另。
  其四
  四更里,教奴睡不着,踏破鲛绡,呀,踏破鲛绡。忽见楼头月儿高,晚风峭,海棠梢,花影风摇,呀,花影风摇。痴心疑是情人到,出户忙瞧,呀,出户忙瞧。可意人儿不见了,好心焦,泪珠抛,泪雨滔滔,呀,泪雨滔滔。
  其五
  五更里,教奴珠泪倾,我好伤情,呀,我好伤情。斜倚帏屏盼多情,想情人,不见踪,我好心惊,呀,我好心惊。冤家那里贪欢乐,别奴孤另,呀,别奴孤另。手摽胸膛自揣扪,想情人,放哀声,哭到天明,呀,哭到天明。
  我们再来看看清末民初的“青阳扇调”唱词,如民国间苏州恒志书社刊本《白洋洋》:
  一更一点白洋洋,一个宋江,吓得哙,一个宋江。妻子结识张三郎,长来往,招文袋,失落香房,吓得哙,失落香房。逼写休书重改嫁,气死宋江,吓得哙,气死宋江。尖刀戳杀好姣娘,阎婆惜,到后来,活捉三郎,吓得哙,活捉三郎。
  二更二点月正东,一个武松,吓得哙,一个武松。景阳岗打虎称英雄,那嫂嫂,戏叔叔,怎肯相从,吓得哙,怎肯相从。潘金莲结识西门庆,药死亲夫,吓得哙,药死亲夫。三更梦内会长兄,那武松,杀嫂嫂,放出英雄,吓得哙,放出英雄。
  三更三点月正中,一个秦琼,吓得哙,一个秦琼。奸臣皇叔李道宗,徐茂公,来说起,大反山东,吓得哙,大反山东。半腰里杀出程咬金,帮救秦琼,吓得哙,帮救秦琼。单鞭救主尉迟恭,小秦王,三跳涧,现出金龙,吓得哙,现出金龙。
  四更四点月正西,结拜兄弟,吓得哙,结拜兄弟。潘巧云结识海实黎,那杨雄,怒气冲,盘问娇妻,吓得哙,盘问娇妻。一心要到翠屏山上完香愿,说出是非,吓得哙,说出是非。满身脱下和尚衣,那杨雄,回身转,杀落姣妻,吓得哙,杀落姣妻。
  五更五点月沉沉,一个张生,吓得哙,一个张生。张生跳墙会莺莺,小红娘,传书信,月下留情,吓得哙,月下留情。一心要到后花园中佳期会,惊动夫人,吓得哙,惊动夫人。拷打红娘说是非,小红娘,上楼去,说出真情,吓得哙,说出真情。
  比较《闹五更》与《白洋洋》的唱词,可以看出“叠叠锦”与“青阳扇调”的曲调几乎完全相同,只不过起兴的形式及所加虚腔稍有不同,“叠叠锦”以“一更里”与“五更里”起兴,加虚腔“呀”,《白洋洋》则以“一更一点”至“五更五点”起兴,加虚腔“吓得哙”。“叠叠锦”是苏州的民间曲调。“青阳扇调”也是苏州的曲调,被称为“吴歌体”。因此,“青阳扇调”应当由明代后期的“叠叠锦”发展而来,两者一脉相承。
  然而,清末民初,虽然“叠叠锦”的时调数量非常之多,但“叠叠锦”的称呼却非常罕见,完全被“青阳扇调”或“五更调”等称呼取而代之。
  此种曲调中,有《十更十点青阳地》一首唱词,其坊刻本封面标有“白相苏州”、“青阳地”等字样,唱在苏州盘门白相的情景。“青阳扇调”一名可能由此而来。
  清末民初的时调中,用此种曲调来唱的作品,数量甚多,笔者目前搜集到的约有60余种。其中,最通行的一种形式,就是以“一更一点”至“五更五点”来分段,中间加“吓得湾”、“吓得哙”、“咦呀呀得哙”或“呀呀得而哙”等虚腔。篇目如《麻雀五更》、《文明做亲五更调》、《蒋老五殉情五更》、《改良邋遢五更调》、《强国本五更调》、《亡国奴五更调》、《新出戏名五更调》等,不胜枚举。
  这种以“一更一点”至“五更五点”来分段的“青阳扇调’,通常又被称为”五更调”。当然,”五更调”有时只是一种泛称,不少以五更分段的曲调,都可以叫作”五更调”,而叫作”五更调”的时调,其曲调并不一定相同。正如李家瑞先生《北平俗曲略》中“五更调”一节所指出:“在北平流行的五更调,有山东的,每更起句之后有‘哎呀’之虚腔者是也。有山西的,每更之后有‘哼哎哟’之虚腔者是也。有江苏的,每二句之后有‘咦呀呀得哙’之虚腔者是也。” 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在清末民初,最通行的一种“五更调”,就是用“青阳扇调”来唱的“五更调”。在目前所见六十余种“青阳扇调”的时调中,题中标明“五更调”三字的,就有47种。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