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狱务人员与清末监狱改良


□ 马自毅 王长芬

  摘 要:中国传统观念中,“监狱”只是羁禁犯人、等待审理的机构,其职能“不外乎缧绁桎梏,使犯人不至逃亡为毕事”。清代监狱管理制度已相对完善,有完整的拘禁体系及职官制度, 但其狱治思想仍是沿袭几千年的苦辱宗旨,以恶制恶,重刑惩囚。狴犴恶牢是礼仪之邦中的阴森之地,狱官责重位卑,视同贱役,狱卒更列“娼优皂卒”的最后一位。官卑不足弹压,禄薄无以养廉,为官者不愿躬问狱事,狱吏狱卒贪酷暴虐,重刑惩囚的理念根深蒂固。清末监狱改良,传统狱制逐渐转型,其最具近代意义者当属举办教育、培养监狱管理人员,优给津贴,提高品级,藉“新人”行“新法”,以期“待遇隆则狷洁之士自至”,“登进严则贪墨之风自绝”。然观念羁绊、学之无成、委任非人,使监狱改良的主角依然是观念尚未更新的“旧”人,善政未得善果。
  关键词:监狱改良;贱狱观念;有新法无新人
  
  中国传统观念与制度设置中,“监狱”并非行刑机构,而是羁押待审罪犯、防其逃脱的地方;管狱之人多半是素质低下、贪婪残酷的佐贰杂流,“既无知识,又寡廉耻”①。尽管监狱立法中不乏体恤囚犯、依法待囚的各项规定,然而事实却是残苛凌虐,“罪人入狱,索其贿赂,加以残害,种种惨酷,不勘言状”,且屡禁不止,牢囚之苦等于地狱,令人闻之毛骨悚然。
  经几千年发展,清代监狱在管理制度上已相对完善,有完整的职官制度及拘禁体系,但狱治思想仍是沿袭几千年的苦辱宗旨,重刑惩囚、以恶制恶的狴犴恶牢在礼仪之邦中仍是阴森黑暗之地,既畏惧,又排斥;管狱官吏视如贱役,位卑责重,俸纶微薄。官卑不足弹压,禄薄无以养廉,主管者不愿躬问狱事,狱卒更排在“娼优皂卒”之末,素质低下,心理失衡,贪酷暴虐,惯以苦辱方式惩罚、折磨犯人。
  近代以降,受西方人道主义精神与监狱管理方式的影响,清末士人认识到“狱政之良否,一国之文野所关”,亟亟改变野蛮形象,关注监狱状况;国内新政初行,作为法律经济改革的内在要求,狱制更新也是势所难免;列强放弃领事裁判权的“承诺”,促使改革方案完成了从民间舆论到官方话语直至实际行动的转变。多种因素共同作用下,具有近代色彩的监狱改良以主动选择与被动应急的双重身份登上历史舞台,修正、编订相关法规法典,兴办教育,培养新式监狱管理人才。然而,事实与初衷再次背道而驰:有新法无新人;或者说,新人未换“新颜”,新制如同虚设,监狱改良未收多少实效。以往论著大多只述此果,未析其因(注:以往论著常将新制难行视为监狱改良受挫的表现,归因于制度的社会性脱节,而忽视了制度的文化性脱节,即制度与人心、观念之间的落差;对狱务人员改革,也仅视为监狱改革内容之一而略加介绍,并未考察改革自身。)。 本文重点考察晚清“狱吏•治人者”,试图说明“人”的因素是狱政改革中新制难行、善政未得善果的重要原因之一,探究、体味改革之错综复杂与艰难曲折。
  
  一、价值重估与制度设计
  
  礼仪之邦,向视监狱为狴犴恶地,读书万卷不读律,宁为最小官不愿为狱吏。直至19世纪后半期,“贱狱”仍是普遍的社会心态。晚清社会大变局与改革大潮给媒体提供了广泛的话题,各项改革皆系舆论关注、论说的焦点,也促使国人重新认识监狱、狱政狱务人员作用,倡导培养高素质的监狱管理人员。
  (一)舆论宣传
  1、角色重新定位。晚清以降,国门渐开,以人道主义、迁善改过为特征的西方狱政思想相随而入,出国访问者更亲眼目睹西人监狱屋舍洁净,食物精美,作息有序,可习技艺,牢狱之法周详,管理者体贴人情等状况(注:参见王韬《漫游随录》,岳麓书社1985年版,第149页;李圭:《环游地球新录》,岳麓书社1985年版,第47-53页;傅云龙:《游历日本馀记》,王晓秋点、史鹏校《早期日本游记五种》,湖南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124页。, 相比之下,中国监狱以惩罚、威吓为主旨的野蛮相,使国人颜面尽失,“高下之相去何如也”。震骇之余是重新思考监狱作用与宗旨:监狱不纯是惩罚,更重要的是改造罪犯、预防犯罪。“监狱者,所以拘束罪人之身心,清洁罪人之外围,使之不受外界恶象之接触,则其向善之心或可渐渐回复。一年半载之后,不难改行为善,而不至为社会之蠹也。”(注:《论改良监狱之要点》,《申报》宣统元年十二月初七日。还有将罪犯比做国家疾病、监狱是病院的妙喻,“病院活患者之生命,监狱复罪犯之天良”
   ⑥ ⑨ (注:《内务•监狱改良两大纲》,《东方杂志》第3年第8期。)。其“宗旨在惩戒社会上不良之人,而以使之改过迁善、维持国家安宁为目的”
   ⑧ (注:《上袁宫保改良直隶监狱条陈》,《大公报》光绪三十三年七月廿二日。,是“感化人而非苦人、辱人也”。 “施教化”须有教员,“授技能”须有技师,教育感化、预防改造、治“病”救人,皆有赖于监狱管理人员。“监狱之需良吏,犹病院之赖良医”,狱官就是文明国“最清洁”、“最高尚”的职业;执行戒护、监管等事的狱卒更是“直手足之虞人身耳”,“不得以其取缔罪人而忽之也”⑥。 监狱管理人员从跷跷板的低位一跃而至高点,从“当役者皆属下贱”的鄙夷,经“既任用之,而又贱视之,其理安在”的质问,到“最清洁、最高尚”的肯定,其价值随着人们对监狱自身作用、宗旨的重新认识而提高,观念的变迁(注:此指“贱狱”的观念。贱狱观念可以分为三个层次:(1)“监狱”实体的抵触,(2)对狱务人员的轻视,(3)对罪犯的歧视。清末贱狱观念的变迁主要体现在前两点,时人虽已有权利的概念,但往往将罪犯排除在权利所有者之列。,于此可见一斑。 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