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因为爱,所以陪伴


□ 钟 倩

  老话讲: “ 家有一老, 如有一宝。”如果这个“宝”生病了,整个家庭也往往会变得黯然无光。我清楚地记着父亲得病的日子,那是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后,父亲去党支部捐款回来,突发脑血栓,瘫倒在地,失去意识,随即被送往医院急诊室。当医生下达病危通知书时,对我来说,这简直是晴天霹雳,我泪如雨下,几乎窒息。

  经过抢救,父亲终于转危为安。出院后,经过服药和理疗,父亲的病情大有好转,渐渐地能下地走路了。他每天坚持锻炼,扶着东西练习走路,起初东倒西歪的,时常摔倒,母亲不允许他独自下楼。然而,有一天,趁母亲出去买菜,他自己下了楼,把膝盖摔破了。还有一回,家里没人,他逞强去厨房烧水,结果把水洒了一地,自己也滑倒在地,弄得满身都是水。我和母亲看到后都心疼不已,他却说没事。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治病时急不得,可是父亲的脾气越来越大:他说话不清,医生建议他多读报,他读不了一会儿便不耐烦了;他吃饭时特别爱着急,时常冲母亲发火;他的手不听使唤,母亲一口一口给他喂饭,可是父亲这人要强,非要自己吃不可,结果不是摔碎了碗,便是弄洒了汤,直到自己实在弄不了才肯让母亲帮忙。最令人无奈的是,父亲变得像个孩子,情绪变化无常,刚才还很高兴,一会儿工夫,脸上蓦地就笼罩上了乌云,看什么都不顺眼。这时,母亲就会变着法子哄他开心。

  父亲患病后的变化让我一下子长大了,但是有些时候也很矛盾,时而怨怒他不让母亲得闲,时而又心疼他饱受疾病的蹂躏,心头浮上阵阵酸涩。不管怎样,我觉得很庆幸,“他在,家便是完整的,我是有父亲的孩子,是幸福的!”然而,父亲的病情一直不稳定,时常夜里突然发病,被送往医院。父亲每一次住院、出院,都会给我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虽然次数已经很多了,但是我坚强的神经依旧会出现痉挛——那份血肉相连的爱,在灼烧着我。最怕的是,医生叫家属去办公室。用母亲的话说,那时总是带着最坏念头进去。每当听到医生说完病情,表示没有大事时,我们才顷刻间如释重负。

  后来,父亲出院后不能下地行走了,长年卧床。医生说过,脑血栓这种病,每次犯病后必加重。父亲的情况有些特殊,大脑两侧都拴住了,神经被压迫得厉害,必须靠尿管排尿,每月都要按时更换一次尿管。有些亲友认为当初出院时不该插尿管,太受罪了,其实,出院前医生曾尝试给父亲拔掉尿管,可是拔掉后父亲憋得厉害,难受的要喊出声来,不得不又插上。换尿管相当于一次微创手术,每次换完后父亲好几天都适应不过来,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也吃不进饭,这是何等的煎熬啊!尽管他嘴上却从来不说难受,而是装作没事儿的样子,我心里却翻江倒海般地难受。

  2013年夏天,父亲又一次住进医院。这一次,母亲的身体有些撑不住了,血压高、老眩晕——经年累月、没有假期的照顾父亲,她累坏了。眼见母亲身体吃不消,父亲又离不了人陪护,我无奈地说:“咱们花钱请个护工吧!”可母亲死活也不愿意,念叨着:“外人陪护再好,也不如咱自己家的人照顾得仔细,我不能看着你爸再受罪!”我听后鼻腔一酸,泪水汹涌地倒灌进心窝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解放军健康》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解放军健康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