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伊斯兰宫廷美术突破宗教禁忌的原因分析


□ 桂天寅

  “伊斯兰艺术之所以成为伊斯兰艺术,不仅因为它由穆斯林创造,而且它反映了伊斯兰教义和伊斯兰法”{1}。《古兰经》反对偶像崇拜并禁止制作偶像和画像{2},各大圣训集也都明确记载了先知反对人物和动物画像的强烈态度,认为造像及绘制人物、动物形象冒犯了安拉的神圣地位,美术家因此受到严厉的警告。但实际上,历史上的伊斯兰宫廷艺术家创作了大量含有人物、动物形象的作品,说明这一禁忌并未得到严格遵行。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伊斯兰宫廷美术违背宗教禁忌呢?我们只有从伊斯兰社会历史文化的复杂性入手进行综合分析,才能得出较为稳妥的结论。
  
  一、阿拉伯民族多神偶像崇拜的历史传统
  
  伊斯兰教兴起之前,阿拉伯各部落均有自己的神灵信仰,盛行通过泉水、树木、石头等中介物实现与神灵的沟通,而且彼此都承认其他部落的神灵。到公元6世纪,阿拉伯民族才以麦加为中心出现了拉特、欧萨和默那等超越部落的地方神灵,随后,麦加克尔白还增加了胡伯勒神像。因此,在伊斯兰教诞生之前,阿拉伯世界处于多神偶像崇拜的阶段。针对阿拉伯民族传统信仰在社会生活中根深蒂固的现实,“穆罕默德传播的神教,是对阿拉伯氏族制度以及宗教观念,特别是偶像崇拜的否定。他期望皈依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与传统观念彻底决裂”{2},这就是伊斯兰教禁止偶像崇拜的原因,所以,禁止偶像、造像、画像是伊斯兰教为了确立安拉至上的宗教信仰而人为创设的宗教信条,并非阿拉伯民族自身的文化传统,也不是后来相继皈依伊斯兰教的波斯、突厥、蒙古各民族的文化传统。
  
  二、违背宗教禁忌的美术创作满足了伊斯兰宫廷的实际需要
  
  倭马亚时期帝国境内的穆斯林并不占多数,社会矛盾异常复杂,伊斯兰教也远未成为整个社会一致遵循的宗教。文化上相对落后的阿拉伯统治者普遍醉心于奢靡的宫廷生活,并未严执行宗教教条,他们在皈依前曾有激烈反对伊斯兰教的不良历史,掌权后也“既不顾忌经训和教法,又不理朝政”{2},这一时期,连圣城麦加和麦地那也失去了圣洁和简朴。倭马亚人建造的宫殿富丽堂皇,根本不考虑《古兰经》对造像和绘画的反对,建筑装饰中随处可见以波斯萨珊王朝的传统美术风格和拜占庭美术风格为主的人物及动物形象,“波斯和罗马拜占庭镶嵌画中传统的题材,如角斗、狩猎、狮子捕羚羊也出现在城堡宫殿的壁画中”{8},“一切都表明他们并没有严格按照神权政体的体制来治理社会和国家”{2}。阿拔斯王朝更是主动吸收周边各民族文化,尤其重视波斯传统,宫廷生活中波斯艺术的特点更加明显,波斯美酒、波斯音乐、波斯美女、波斯服饰都在哈里发宫廷中风靡一时,巴格达画派也在哈里发支持下绘制了大量含有人物、动物造型的美术作品,这些行为虽与伊斯兰教反对偶像和画像的要求相冲突,但却因满足了统治者的文化需求而存在于宫廷之中。
  后起的历代穆斯林突厥帝王、波斯帝王和蒙古帝王更是强化了本民族的传统审美趣味,在宫廷中大力倡导美术创作,无论是壁画、器物画还是书籍插图,都没有真正遵行伊斯兰宗教禁忌。当然,违背宗教禁忌的行为始终被限定在宫廷之内,充满人物与动物造型、成本高昂的雕像和绘画并不流行于穆斯林民间,也没有证据显示民间穆斯林接受了这种亵渎宗教的艺术形式。相反,在民间,“长期以来,虔诚的穆斯林把毁掉形象当成一种宗教责任,以表示自己对真主的诚心”{3}。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新学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新学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