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稻草人(外二篇)


  李万辉(瑶族)

  有一种人,他的职责就是坚守,和时间对抗,看谁站得久,站得直,谁的姿势更伟大。比耐性,比坚韧,它一站在哪里,哪里的时间就会凝固,就会慢下来,就含有警觉和守护的味道。只有外面的时间依旧,风景依旧,庄稼应该怎么长还怎么长,绿的绿,黄的黄,只是在时间的流水中,大地会显得更丰盈,更从容,更放心。这种人,其实不是真的人,它就是乡村稻田里随处可见的稻草人。每到秋天,麦子开始长穗灌浆,半青半黄时,农人们就要开始在自家的麦地里安插上稻草人,通常一亩麦田中会插上一两个这样的假人,起到哨兵和警卫的作用,庄稼就会成熟得安稳,放心。让在田里辛苦了一辈子的农人们放心地回家睡觉,或到别的什么地方干别的活。客观地说,稻草人是忠于职守的,只要不让鸟兽们发现他们的真伪,不敢轻易对长在田里的庄稼产生非分之想,不让一粒丰收在望的庄稼流失,成为麻雀和野兽的食物。实际上,即使鸟兽们偶尔胆大妄为,偷吃几粒,也没有什么关系,只要不吃上瘾,吃出贪婪之心来就行了。因此,稻草人总是睁只眼闭只眼的,在看似严肃的外表下其实有一颗宽容的心,这也是稻草人与鸟雀之间的一种潜规则,一种默契。而对于人来讲,大地和村庄因为有了稻草人,田野才显得更完整,秋天才会更金黄,麦子才会更成熟,收成才会接近真理。

  我们想象这样的场景:深秋的麦田中,成熟的麦子,黄润而充实,一亩连着一亩,一垄连着一垄,像海水一样荡漾到山脚,到天边。和绿色的坡地、林带相接,和一条弯曲的河流相连,金黄的秋风吹来吹去,让麦子翻来覆去,哗哗作响。这样好的麦子,这样好的收成,不知要花费农人们多少心血和汗水,不能轻易受到损失,不能轻易让坐享其成的动物们拾了去。于是,从进入秋天起,几乎每一丘田都肃立着卫兵一样的稻草人,他们手持木棍,胜似钢枪。或者两手平举,像十字路口的交警,维护田地里的成长秩序。一些鸟自由地在空中飞翔或盘旋,一些斑鸠和鹌鹑在密密的麦根下乱蹿,它们的爪痕会随着泥土的干枯而深凿于地,形成风干的碑记。一些风不明方向地飘动,要么成片地从如浪的麦尖上飘过,要么在某一处麦尖上形成小型龙卷风一样的漩涡。炊烟在不远处的村庄上空也呈现着不规则的上浮状态,要么混入散淡的白云,要么进入背后广阔的林地,这些都和时间的指挥有关,和季节的支配有关,指挥着天空中的所有秩序。而那些稻草人,则站在广阔的稻田中,对周围伟大的风景熟视无睹,或者激动的情绪在内心回荡,不动声色。它的存在和职责只是守护好麦子的成熟,守护好一个金黄的秋天,直到人们用镰刀和谷仓将田里的稻麦收拾干净为止。

  秋天的背景中,经常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比如说人类的利益有时就会和动物的利益发生冲突。人类种植下各种庄稼作物,目的是为了养家糊口,繁衍生息,为了一日三餐不可间断的生计。人类但愿不吃不喝就能长命百岁,不需要干地里的活,就能坐享其成,解决温饱。但不可能,只有年年播种、年年收获,才能保住肚子不会饿,才能谷仓满盈,炊烟袅袅。庄稼也争气,茁壮成长,遍地金黄,颗粒饱满,正是丰收在望的日子。这时候,一场田野里的争夺战就开始了,大群大群的鸟从四面八方出动,从林子里出动,从草巢中出发,朝着金黄的麦海飞来,像一片片的黑云在麦田上空盘旋,伺机下手。它们的喙很锋利,可以啄开麦子饱满的壳,饱食暗藏的美味。地鼠从田埂的洞穴倾巢而出,小小的眼珠转动不停,尖尖的嘴四处嗅闻,肥硕的身体灵巧而敏捷,穿梭于稻子和包谷之间,这些可恶的动物比人更有口福,人们还末收获,它们就先品尝到作物的美味。人们深恶痛绝,为了保存辛苦劳作的果实,只好在每一块田地间插上活灵活现的稻草人,让他们扮演救世主和警察的角色,把出没的强盗吓跑,把好吃懒做的窃贼赶跑,还秋天一个宁静安全的空间,让颗粒及时归仓,麦茬留守田中,各得其所。 稻草人应该说是忠于职守的,它们每天不分昼夜地工作,不吃不喝,不拿加班费,保持着标准的军人姿势,最初的一段时间,他们的确让蠢蠢欲动的入侵者感到畏惧,缩头缩脑,举步不前,躲在稍远一些的地方侦察,轻易不敢向田野里的麦子下手,暂时只能对着满地的金黄流口水。时间长了,随着深秋的深入和作物的熟透,鸟们就发现了稻草人的破绽和弱点,这些稻草人,只会呆头呆脑地站立在稻田间,半天也没有动静。也就会慢慢出现部分胆大妄为的,它们邀约在一起,成群结队,飞翔在麦田上空,来回盘旋,像一片灰褐色的云。不时落在沉甸甸的麦穗上,狂叼一气,吃得满嘴流油,才从容飞走,跟作案的窃贼别无二致。而一旁的稻草人拿它们真的毫无办法,只能站着干着急,任凭着鸟在自己身边作威作福,为非作歹’身形也日渐消瘦,它们心里有愧呀。但不用过于担心,丰收的秋天和作物就像大海一样,深邃而浩荡,鸟类是吃不完的,它们只能吃掉一点点庄稼的表皮,当它们胆子越来越大时,一场收获的战争已经开始了,人们已经倾巢而动,锋利的镰刀把麦穗收拾得干干净净,颗粒归仓,田野里只剩下光秃秃的麦秆,和微不足道的遗漏一些麦穗,鸟类只能遗憾地在秋后的田野里捡拾一些光阴扔下的残汤剩饭,作一个丰收季节的拾荒者。

分享:
 
更多关于“稻草人(外二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