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高考(短篇小说)


□ 谭岩

  随着高考的临近,学校抓得越来越紧了。先前每周还放一天假,让人喘口气儿,唐小荷还可趁这个机会回一趟家,可现在,是连喘一口气儿的时间也没有了。星期天只放半天假,这无比珍贵的半天时间似乎特别短,洗洗衣服,上街买买日常用品,还没多大一会儿,上晚自习的铃声就催赶似的响了。随着那夹着课本,或是抱着一大堆试卷作业的老师,一脸的凝重向教室走来,紧张的一周就又开始了。

  让唐小荷难过的,还不是一隔一两个月回不了一趟家,最难受的是中午、晚上开饭的那段时间。一打铃,轰隆隆如同要发地震似的,整幢教学楼都在颤动,从各个教室射出一路路跑下楼梯去吃饭的学生。不少人不朝学校食堂跑,朝学校大门那道电控门处跑;电控门仍是关着的,不让家长和外人进来,但此时的电控门外,早围满了家长,从那铁栅栏门缝里伸进各式各样的饭盒,那都是为自己的孩子送的各种可口的饭菜。不少家长担心孩子在学校吃不好,学习负担又重,怕累坏了这些宝贝儿的身体,就天天送饭,不仅变着花样儿做些好吃的,还挺讲究的这营养那营养地搭配,仿佛个个是营养专家;一天送两餐,从不嫌烦。一见那幕送饭的情景,那你呼我应的热闹,那家人相见的亲热,那飘满了校园的饭菜香和四处蔓延的幸福,去食堂打饭的唐小荷就会低下头去,快步地走过去。

  这种天天能与亲人相见的欢乐,这份备受父母关心的宠爱,永远与她唐小荷无缘。她多想自己就是那迎接送饭队伍的一员啊,哪怕是站在铁栅栏门里,听栅栏外母亲的唠叨,父亲的训斥,当一回那手捧饭盒,低头驯服地站在那里,接受栅栏外的家长一通责备的人。她亲眼瞥见,一位母亲从那铁栅栏门里伸进手来,摘去了女儿肩头的一根头发;一位声色俱厉的父亲,一面皱着眉头教训,一面又从铁栅栏门里伸进了手,为已长得触到了自己鼻子,还不知爱惜衣物的儿子拍打身上的灰尘。可是,她是连站在那里挨骂的机会也没有。

  她的父亲远在千里之外的工地打工,她的母亲,也远在百十里外的偏远乡下,这时正是最忙碌的时候,不是顶着烈日在田间除草,做那些永远也干不完的农活,就是忙着提了一篓猪草去喂猪,做同样是干不完的家务。中午不到下午两三点,妈不会回家做饭,晚上不是天黑了,天上布满星星了,母亲不会进家门。在夜幕降临,四野安静下来的时候,母亲才扛着锄头,顶着一头星光,提着一篓新挖的洋芋,或者拖着一捆高粱秸,擦得地上嗞嗞地响,带着一身的疲惫朝家走来。

  可是人家的父母就不忙吗?班上的同学,王小妮,陈秋香,马国涛,李世军,哪个不是农村的,可人家的妈就跟到城里来了,陪要高考的儿子姑娘读书。专门租一间房子,能做点儿小生意的,贩菜,骑三轮,赚点儿自己的生活费,一时找不到事做的,每天的事儿就是专门为准备高考的孩子弄饭。

  你想得倒好?!这屋里又是鸡,又是猪,还有几亩田,我去了,谁来弄?

  那一次回家,唐小荷把想了好久的心思好不容易说出来,说得试试探探,说得婉婉转转,可刚说了一半,就被妈粗鲁地打断了。如同一茎刚探出地头儿的嫩芽,妈看也不看,想也不想,就被她那做惯农活儿的粗糙的手一挥,喀嚓掐断了。掐得是那样的坚决,那样不留余地,本是试试探探的,带着某种温馨幻想的唐小荷,立时就像感到一阵疼痛,如同那从中夭折的茎根儿,浸出汁液似的,泪水一下漫出来了。见半天没吱声,在灯下收拾着碗筷边唠叨的母亲一抬头,发现刚才还兴致勃勃的女儿在抹眼泪,愣怔了一下,就知道刚才的话简单了。唉,只怪这事儿太多,家里田里睁眼都是事儿,也容不得去想太多。带着一半对自己恶劣态度的检讨,一半语重心长地劝解,母亲说,儿啊,我们家和人家不一样,又没有个婆婆,又没有个爷爷,你爸爸又长年不在家,我一走这家里就要关门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