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易水寒


□ 周东坡

周东坡

  祖籍江苏,一九六八年冬生于塞外名城张家口,长于十三朝古都西安,编辑生涯至今已有十五年。写过小说、散文、诗歌,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刊《绿风》《福建文学》《广西文学》《延河》《西北军事文学》等,并与人合作编辑出版三卷本《中国当代散文检阅》,一九九七至二00七停笔十年,为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

  易县到了。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可一旦脚步落到实处,内心还是凭空生发出一种突兀感。

  我坚信这是有原因的,不过暂时还未找到线索而已,只好任由这种不适泛滥,一波接一波,反复涤荡身心。

  所有的好奇心都怀揣着忐忑,我也不例外。

  其实,陌生之地并不是孤立的,有近支远邻,有时光铺陈的人事架构、因果起止,对应于你我,感受到的,就是存在过的;没有感受到的,也未必没有发生。

  大浪淘沙,大浪不重要,沙也不重要。

  只有介入其中的你我才是明喻、暗示,或者象征。

  一条河流从眼前浩浩荡荡流过。

  我不能确定它是一段旅程的句号还是逗号,蓬勃的水汽终年聚集在河流上方,有一些是新鲜的,有一些是陈旧的,层层累叠着,但我无从区分它们的年代属性。

  站在岸边,我的鼻腔自始至终充满着潮湿的陕意。

  我对易县的了解,仅限于这一条河流:易水。换句话说,我是因为易水才匆匆赶来的。

  没有刻意安排,我来时已是初冬时节,天气阴霾,隆隆的雷声抛在身后,宽阔的北风越过燕山山脉,日渐消瘦,而体温也一路衰减,恰在易水河畔冰凉下来。

  好在路途并没有结冰。

  放缓流速的不是易水,而是时间,它清澈的面孔映照出上升的人间和下沉的计谋,此时此刻让我一览无余。

  我不是水草,也不是鹅卵石,无法确切知晓自己身处易水的哪一段落。易水流经司马公一部《史记》,最终汇入了拒马河,从此隐去名姓与踪迹,而我想知道的是,它的上游在哪里?

  杂沓的战鼓声、杀伐声从一行行文字中呼啸而、出,汇聚成一副全息影像,煌煌铺陈在我面前。我努力分辨,人物的对白、兵器的款式,乃至事件的前因后果,终于可以确认:沿易水逆流,我上溯到了战国。

  然而,第二个问题又不期而至:我所为何来?

  易水是战国七雄之一燕国的界河,再向南就进入赵国国界了。作为界河,它潦草且真实,把自己摊开在燕赵大地上,丰腴也好,枯瘦也罢,年复一年向前涌动,一路上不仅陷溺了尘埃、欲望与生命,也承载着梦想、诗歌与伦理。

  这不是它的使命,却无法拒绝。

  似乎是冥冥中的安排,一条河流的神经末梢牵连着我的脚步与思绪,我一遍遍背咏着“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我没有在易水洗过缨,也没有洗过足,我是一个外来者,只有茂盛的水草、悠闲的鱼儿才配享有这样的礼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