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成年人外语认知机制刍议


□ 李国宏 刘 萍

  一、引言
  
  语言习得关键期假说认为,人类的语言学习有一个关键期,一旦错过了这个时期,语言学习将变得非常困难。那么,对于外语学习而言,绝大部分的学习者均已超过了这个关键期,其外语学习和幼儿时的母语习得表现出不同的认知特性。
  首先,除了年龄、记忆和言语器官的可塑性等生理因素外,成年人与幼儿的差异还表现在情感及态度等心理因素,以及学习环境和学习时间等社会因素(Elis,1999)。这些因素使得成年人很难像儿童一样进行单纯的语言学习。儿童以一种自然、无意识的方式学习母语,仅仅通过置身于母语的环境中,得到足量的言语输入即可。而成年人的外语学习并没有这样的语言环境,更不用说足够的言语输入了。但是,成年人具有相对完善的、基于母语的高级心智能力,使得他们可以对外语语言知识进行认知分析。因此,成年人的外语学习就是学习如何用外语的语言符号来表达大脑中已有的概念,是一种在心理意识的控制下所进行的对语言规则的外显化的学习。
  
  二、成年人双语的生理机制
  
  人的一切言语活动都是以大脑为物质基础。在人的大脑中有两个语言功能区,分别是位于前脑的布鲁卡区和位于后脑的威尼克区。神经语言学的研究表明,对成年人双语者而言,不同的语言使用不同的脑区。Joy Hirsch曾运用磁共振成像技术(fMRI)对不同年龄段的双语者进行了研究。发现两组被试的韦尼克区在语言功能上没有什么差异。但是,在布罗卡区,成年人双语学习者的母语和外语表现出不一样的激活区域。Hirsch认为幼儿双语学习者能够调用不同的通道来同时进行双语学习,这种能力直接固化于布罗卡区形成神经网络链。因此,儿童的双语学习是同步作用于布罗卡区。而成年人的外语学习则是在布罗卡区完全发展后进行的,其外语学习必须在布罗卡区重新开创一片“外语语言区”,并与母语的语言区相对独立而又相互联系。
  相关研究还证明,使用字母文字(如英语)的人,常用的是后脑的韦尼克语言区,使用中文的人,常用的是前脑的布罗卡区。由于拼音文字是表音文字,注重听觉的作用,因此,在大脑中离听觉区要近些,而中文是象形文字,讲究视觉和运动的作用,与大脑运动区紧密相连。该研究认为,学好中文需要多看、多写、多说,靠“运动”来记忆,而学习英文则应注重营造一个语音环境,注重多做听说练习。
  上述神经语言学的研究成果表明,成年人的外语学习与幼时的母语习得涉及不同的脑区和神经机制,因此,会产生存贮两种语言知识的相应知识结构。那么,这两种知识结构间是如何建立关联,进行信息沟通的呢?
  
  三、 成年人外语学习的概念结构
  
  语言的意义来自于语言与客观世界的联系,不同的语言在与客观世界的相互作用中形成不同的意义。一篇汉语文章有汉语意义,而一篇英语文章有英语意义,这两种意义是如何沟通的呢?在人类社会发展最初的“物物交换”时代,一个特定的物体,如:斧子,对于交换双方来说都是一件有用的物体。交换者(说语言A)对斧子的用途有自己的认识,被交换者(说语言B)同样也会在大脑中产生对这一物体用途的概念。因此,两人的语言障碍在斧子这一客观物体上得以化解,使得商品交换得以进行。因此,有关客观世界(如:斧子)的概念表征是不同语言的交汇点。心理语言学通过对“语在嘴边”现象的研究表明,人在大脑中产生了表达的思想,有时却苦于找不到合适的语词将之表述出来。这种借助语言来表述的思想就是概念。它是通过心理语言对事物的本质特征进行心理表征的,不以任何自然语言为媒介。成年人在其幼儿时代的母语习得过程中,通过各种感官通道与世界万事万物发生着各种时空关系,形成了对世界的概念表征,使得成年人可以借用汉语的语言意义来理解外语的语言意义,使概念结构成为外语学习的催化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