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陆俨少的古典修养


□ 郎绍君

  “古典修养”是指对中国文化艺术的一种整体把握能力,以及由“整体把握”而形成的人文与艺术修养,它体现为对中国艺术的一种文化通识和深度体悟。“古典修养”是成就中国画大家的基本条件。本文结合20世纪的时代环境,具体分析了陆俨少的诗文书画和题跋著述,探讨了其“古典修养”的生成与特点,并对“古典修养”与陆俨少艺术成就的关系、“古典修养”在20世纪中国的遭遇、当代中国画家重新获得“古典修养”的可能与途径作了论述。
  
  20世纪有数以万计的国画家,但成就杰出、堪称大家者并不多。成就大家需要多方面的条件,其中很重要的一条是古典修养。传统中国画是一种古典艺术,如果没有相应的古典修养,不可能获大成就。20世纪是以大规模的社会革命形式急速推进国家现代化的时期,激进的现代化追求在很多方面造成与传统的断裂,具有深厚古典修养的人越来越少。但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中国的现代化离不开中国的文化传统,在经历长时期的革命阵痛之后,人们对全球性的现代化与本土文化传统的关系,有了更加理性的认识。回顾20世纪,画界公认的中国画大家,如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张大千、傅抱石、李可染、陆俨少等,无不具有深厚或比较深厚的古典修养。其中生于辛亥革命前二年的陆俨少,在这些大家中年龄最小,而古典修养却堪称一流。他是如何获得这种修养,又如何将其渗透于绘画,他的经验对我们有哪些启示——这是本文想要探讨的问题。
  所谓“古典修养”,首先是“文”的修养。“画者,文之极也”①——这也许是古人的一种夸张说法,但有“文”无“文”,却划定了不同类型与境界的画家,也成为衡量绘画品质高下的决定性因素之一。这和现代人把绘画单纯视为一种技艺和手段,是很不一样的。元代以降,具有诗文书画全面修养的文人艺术家主宰画坛,钱选、赵孟頫、黄公望、吴仲圭、王蒙、倪瓒、沈周、文徵明、唐寅、徐渭、董其昌、陈老莲以及四王吴恽、四僧、扬州八家直至晚清近代的许多画家,都是“文人”或具有很强的“文”的素养②。
  陆俨少出身于经营米业的小商之家,但他的父亲很有文化,“文章修养,胜过一般读书人,也写得一手工整的小楷”①。儒商合流,是明清以来中国文化的一个显著特征②,20世纪画家中,黄宾虹、金城、刘奎龄、朱屺瞻、丰子恺、刘海粟、张大千、关良、叶浅予都出生于商家,王一亭本人就是上海巨商。陆俨少就读的上海澄衷中学,在20年代仍开设“读经复古”课,并指定学生每年自学一部古代经典,他因此获益不浅。中学毕业后,他又从师于王同愈。王乃王阳明后人,晚清光绪己丑翰林,曾任江西学政,晚年侨寓嘉定南翔镇,成为陆家的近邻。在多年的时间里,陆俨少在王同愈的指导下学习诗文书画,并养成了“白天作画,晚上读书”的习惯。《陆俨少自叙》说:“在家无事,不惯空坐,总是手执一卷……好读《史记》,下及韩、柳、欧阳修、苏东坡以至归有光,皆所耽习;于诗好李杜集,以及李长吉、李商隐诸选本。一篇上咏,咀嚼涵泳,觉历代宏篇名著,撷其精英,移之于画,无非佳制……窃以为学画而不读书,定会缺少营养,流于贫瘠,而且是意境不高,匪特不能撰文题画,见其寒俭已也。我得王同愈先生的指导,一面读书,一面写字,和画分头并重,互相促进。我自己有一个比例,即十分功夫,四分读书,三分写字,三分画画。我知道的东西不多,不会琴,不会棋,也不会其他娱乐,只有此三者有癖嗜,而且常常鞭策自己,要学好一点,把诗、书、画三者,当作我一生的寄托,锲而不舍。”③笔者阅读《陆俨少题跋集》的印象是,陆氏的古文、诗歌,与擅做诗文的吴昌硕、黄宾虹、陈师曾、溥心畬、潘天寿等名家相比,并无愧色。
  陆氏的诗歌,多作于抗战期间的蜀中。1937年,他匆忙避难西行时,只带了一本钱注杜诗,“闲时吟咏,眺望巴山蜀水,眼前景物,一经杜公点出,更觉亲切。城春国破,避地怀乡,剑外之好音不至,而东归无日,心抱烦忧,和当年杜公旅蜀情怀无二,因有所作”,“也只有在此时,即事怀人,作诗较多……抗战胜利出峡后,此事遂废,时或经岁不作一诗”④。这些诗作,羁旅抒怀,情动于中,没有无病呻吟之弊。如《秋兴六首》,虽无杜甫《秋兴八首》的沉郁高古,但造词精隽,意象深幽,即便写景句如“江云寒不举,蜀雨断还飞”“商声移古树,秋色满高林”等,也透露着伤感的羁旅之痛。“‘寒怜秋树瘦,明爱晚山晴’两句是上一下四的句式,纯从杜诗‘青惜峰峦过,黄知桔柚来’(《放船》)一类句式中脱化而出,但并无摹拟的痕迹”⑤。再如《与谢半农同游惠山寄畅园》:“重到惠山路,名园岁月深。清池写林影,黄叶堕秋心。怀古情犹昨,伤时病至今。无多寻壑兴,谢客强同吟。”其忧沉之思,也颇见杜诗气象。《题李长蘅秋林落照图卷》:“细路秋雪入,荒郊每自临。空怀高咏地,不见古檀阴。落日人方醉,潜鳞水共深。披图人往矣,应识此时心。”⑥诗中由描述《秋林落照图卷》,想到画家李流芳生逢朱明末季,社会黑暗,绝意仕进,潜隐于画,最后感古伤今,蒿目时艰,而有所期盼。李流芳字长蘅,号檀园,侨居嘉定,与程嘉燧等称“嘉定四君子”,是陆俨少家乡之先哲,故有“披图人往矣,应识此时心”的感慨。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