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灵魂纪事


□ 欣 力

  人死了,人的灵魂却得不到安生。然而灵魂对此却无可奈何,直让人把他再次大卸了八块。这篇关于灵魂的纪事,是否能给读者带来某种思索?
  
  默默无闻的作家陈渊在死后的第8个小时突然被奉为大师。那会儿,他的灵魂正要离开死去的躯壳。
  8小时,是有科学依据的。一本叫做《人体探秘》的书上说,科学家经过反复测试,证明人死去8小时后,灵魂才离开肉体。陈渊原本不信的。那回老婆做手术,他去买活鸡,在一笼小母鸡里左挑右挑,要挑一只煮得烂的。卖鸡的委屈得很,说:“我这10只嫩柴鸡,只只见水烂。”陈渊说:“你乱讲,上回在你这笼里挑了一只,才杀了就煮也还是不烂。”卖鸡的乐了,给了他一条秘诀,说新杀的鸡放8个钟头再煮,准烂。陈渊心中将信将疑。回家后如法炮制,果真肉酥汤鲜,他联想到灵魂离去的理论,立即茅塞顿开———灵魂离开了,肉体才能得到真正的放松,鸡肉才烂。多么质朴的真理!
  所以,灵魂在离开陈渊死去的躯体时,并无太多怨艾和留恋,是顺理成章的事,尽管他的死实在令人惋惜。
  一个45岁的壮年人撒手人寰,人生历程再辉煌,总归是英年早逝,令人惋惜。更何况陈渊,专业作家当了20年,出版著作数百万字,圈里圈外的知名度却远不及一些刚出道的小毛头,心中郁闷成疾也是自然的事情。
  灵魂却管不得这些了。他要走了。东坡诗云: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在沉重的肉身里,挨了几十年沉重的日子,这会子脱出身来,只觉得身无牵累,飘飘欲仙。但是,就在他轻飙欲去的时候,却给一阵杂沓的脚步声吓了一跳。
  一群人,来了。走在头里的那个———妈呀,灵魂要是能出声,早就叫出声来了———是文学界最高领导!只见他神态肃穆,沉痛万分,由一群人簇拥着。那一张张脸,多么熟悉,陈渊曾在无数个会场无数次眺望过的,个个都是文坛的重量级人物!
  人群蜂拥而至,空旷幽暗的告别室忽然间显得狭促不堪,镁光灯闪烁不停。灵魂慌了,想先回躯壳里避避,却与一道白光不期相撞,不由分说,就给他撞到屋顶上去了。灵魂贴着屋顶往下瞧,只见那为首的站下了。他先朝遗体摆正了姿势,深深地三鞠躬,然后缓缓移动了脚步,眼睛却没一刻离开那静卧花丛中的人。人们跟着他,环绕遗体,列队而行,庄严肃穆。
  灵魂进不是退不是,不知道这些人要将他的躯壳怎样———看那架势,要奉为神明,或放进水晶棺材里供人瞻仰?灵魂想,那样的话,真不如四处游荡来得自在,他宁愿没名没分无声无息,也不愿在一个被囚禁的躯壳里闷出霉来。
  告别室里站满了人,像一个满塞了沙丁鱼的罐头,刺鼻的人肉味把灵魂熏得晕眩,他真想飞升而去。啊,彼岸的世界,日子总像悠远的湖水宁静无波,又像静静伫立的菩提树风神潇洒,多么叫人向往!可是,灵魂知道,他不能走,他必须留下来,看看他们究竟要把死去的他怎么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