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嫁女


□ 温亚军

  这晚,男人手气好,总算和了两把牌,把输掉的收了回来,他推说这几天没休息好,要回家睡觉。男人认为没输钱不用看老婆的脸色,心里坦荡了许多。可没想到,都后半夜了,老婆却一直没睡,靠在她自个儿的床头等着他呢。
  男人一看不正常。往常甭说女人等他,看到他就像见股风似的,把他当隐形人,今儿个不大对劲儿,女人一直盯着他。男人躲到女人的视线之外,在柜子后面脱掉鞋,想先下手为强,便撑出一份轻松跟女人说,今儿个运气来啦,赢了几个。
  女人对男人的这种话不感兴趣,她对男人也不抱任何希望。如果不是顾及到他们有个女儿,早就跟他离婚了。这些年来,男人倒腾过各种事情,做过生意,赔了;买了辆电动三轮车去拉客,一个礼拜不到,就撞到路边的石基上,翻过两回车,有一回还把一个行人撞倒,赔了人家一千多块钱医药费;帮别人去推销酒,结果连砸掉带他自己喝,两千多块钱的货,他垫进去五百多;最后去建筑工地打工,干了三个月,一分工钱没要来,还让工头连吆喝带驱赶把他赶出工地,如果不是腿长跑得快,连打都挨了。男人做什么都挣不到钱,就算女人不说,他的心性也懒了,关键是他对生活失去了信心,一来二去,被一帮老弱病残勾引着去打麻将,小赌一点,很快就上了瘾。不久,家里的事他都懒得管了,除过打牌,什么事都提不起他的精神。女人不怪男人赚不到钱,他是尽了力的,工厂倒闭怪不得他,这个年龄段想重新找到工作比登天还难。男人破罐子破摔倒也罢了,但他迷上麻将却叫女人受不了。甭看麻将就那么一堆方块,摞起来却变成了妖媚的狐狸精,抽了男人的骨,吸了男人的精髓。女人恨死了打麻将,起初还劝男人,劝不动就跟他吵,不给他做饭,不给他开门,还和他分开床睡。最根本的,不给他一分钱,想断了男人财路,叫他没法玩。但男人有的是应对办法,先去亲戚朋友那里借钱,后来借不到了,就在那帮牌友中借。他们相互间都欠着债,看上去像神仙过的日子,谁都不愁,整天乐呵呵的。为了玩,男人什么招都使出来了。有次刚过完年,男人把女儿的五十块压岁钱哄到手去打牌,女人知道后赶紧追过去,女儿的压岁钱已变成别人的了。女人的这口气出不来,当着那帮牌友的面,吐了男人一脸唾沫。男人一点儿不觉得难堪,擦去唾沫继续码牌,倒像是女人给自己找事,弄得她心里越发不顺畅。后来她索性不管了,也管不了,该用的招数都用尽了,她无能为力。慢慢地,女人对男人心灰意冷,很少主动与男人说话,男人跟她说什么,她也当没听见。
  这天夜里,女人等这么晚,就是要告诉男人,有人给女儿提亲了。男人从鞋柜背后出来,手里提着一只拖鞋一只皮鞋,望着女人说,家是哪儿的,小伙子怎么样?女人告诉了男人给女儿提亲的事,再不理会男人的问话,身子滑下去,拉过被子蒙住脸,睡了。
  男人习惯了女人的这种态度,愣站了好一阵。他太想知道给女儿提亲的具体情况,这是大事,不能不明不白,便扔下鞋,一只脚皮鞋一只脚拖鞋地冲到床跟前,想掀开女人的被子。可是,他的手慢慢地缩了回来,他不想自讨没趣。在床前站了一会儿,男人想了很多,什么心思都有了,就是没大声质问老婆的勇气。他的勇气前几年就叫女人给熄灭了,吃不上热饭菜,睡不上热乎被窝,更看不到好脸色。这个家除了还是他的窝外,他什么都没了,他只能在麻将中寻求生活的乐趣。曾经有那么几回,男人也不想打麻将了,想跟女人好好过日子,可女人不给他机会。男人就像一件过气的衣服,扔掉舍不得,但她不会再穿了。女人经常就当男人不存在,漠视就是一种遗弃。在与女人的较量中,男人是失败的。女人一旦对男人失去信心,用什么招都挽不回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