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湘绣旗袍


□ 薛媛媛

湘绣旗袍
薛媛媛

薛师傅做了大半辈子的旗袍,如今不做了,因为他做的旗袍过时了,现在人们喜欢他女儿做的旗袍。这天来了一个女人,就要薛师傅做他的那种古典、精致、贵族气的旗袍。旗袍总算做好了,却没有人来取,这是为什么呢?

薛师傅的案板上云集一堆红红绿绿的布料,都是些真丝布料。这些真丝布料经过他的手,变成一件件女人旗袍。这些旗袍就像云彩一样,在大街小巷甚至全国各地飘。某些时候,这些旗袍还有它的特殊意义,或被展示在舞台上,或被展示在晚宴上,也有深陷在某大公司黑色的或红色的皮沙发里,像水一样润泽。
薛师傅戴上老花镜,想把案板上的面料分成两类。那些纯色的缎面真丝,质地柔软又不失挺括,是绣湘绣的好料子。一般是那种有品位的中年女人做的。也是这种女人最能穿出旗袍的韵味了。而那些花色真丝是不要绣湘绣的,一般是那些年轻女人做的。这种旗袍,无领无袖,露出整个背部和半个胸部,两侧衩开得很高,按女儿薛蓝的话说,是一种新式旗袍。
什么是新式旗袍?活了大半辈子的薛师傅似乎没有真正弄懂。他只知道40年代末流行的低领连袖圆摆的旗袍,古朴、典雅、清丽。与当下穿在年轻女子身上的敞胸露背,看见大腿根的旗袍有着天壤之别。在薛师傅眼里,做这样的旗袍容易多了,没有那些精致手艺。但旗袍的贵族气也就在这精致的手艺上,少了那种贵族气就少了旗袍的韵味。薛师傅做这类旗袍时,有种成就感。但是他已经有三年没有做过这种类型的旗袍了。
薛蓝今天穿了件吊带旗袍,圆润的肩部以及半个胸部端出来,腰部间夹了大块薄如蝉翼的雪纺,隐约看到肚脐和整个腰部。薛师傅鼓起眼睛看,火就要从眼睛里冒出来。薛蓝大声说,独特的花型,轻薄的雪纺,使人穿着舒适,飘然若仙。薛师傅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埋头理案板上的布料。他准备把案板上的布料做完就给自己退休。他只能退休,他是越来越看不懂这些时尚了。年轻女人模仿薛蓝的派头,薛蓝穿什么,她们做什么,这样一来,找薛蓝做旗袍的人越来越多,而他却成了摆设的古董。薛蓝不无骄傲地说,现在是旗袍的春天,也是她的春天了。
再过几天就是薛师傅的六十大寿,过完大寿就准备不碰针了,让薛蓝去做,她爱怎么做就怎么做。薛师傅虽然也对薛蓝能有这么好的生意感到欣慰,但薛蓝做旗袍的姿态又让他感到压抑和别扭。薛蓝做旗袍总是放音乐,放古典音乐也就罢了,偏偏放的是一些节奏感很强的摇滚,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有时,随着音乐摇头摆脑。做旗袍是全神贯注的事,哪有这样做的?他总觉得薛蓝的心还浮躁,难成大器。也难怪,年轻人嘛!她母亲年轻时不也是把别人的出国旗袍剪了一个洞?当初,也是剪了那个洞她才成了他的老婆。
门口站着一个女人,手里拿着一块翠绿色缎面真丝布料。说要找薛师傅。薛师傅取下眼镜望着她。
您就是薛师傅?

我就是。
我想请您做条湘绣旗袍,做那种低领连袖圆摆。
你还喜欢那种旗袍?薛师傅疑惑地看着女人,又说,可是我的眼睛有些不济了。
薛师傅有好几年没碰到做这种旗袍的女人了。薛师傅又看了女人一眼,这女人身材颀长,气韵好,是个能够把旗袍穿出韵味的女人。
女人把布料拿到薛师傅面前,边打开边问薛师傅,你看这种布料好吗?薛师傅正准备说好料子时,他女儿薛蓝抢着回答,快嘴快舌地说,我父亲眼睛不好,做不好这种旗袍了,我给你做吧!
女人望了望薛蓝,几分狐疑。
不相信年轻人能做好你的旗袍?薛蓝心里想,我还不愿意做这种老式旗袍呢。
不是,不是!这件旗袍要求比较高,挺繁琐的。女人还有句话存在心里,做旗袍的就像医生看病,越老越精。
薛蓝见那女人瞧不起她,也不再理那女人,忙自己的活去了。女人见薛蓝不理她,也不恼,站在门边,微笑着看他们做旗袍。薛蓝没好气地说,你可以走了。女人倒沉着,没有走,只是她不再看薛蓝,专看薛师傅做旗袍。
薛师傅对女儿的生气有些悚,这种悚不是一两日了。他想撒手让女儿挑起做旗袍的大梁,又总觉得女儿在哪个地方未遂心愿。这样,父女之间常生些龃龉。薛师傅越来越力不从心,女儿冲劲儿足,一天比一天自信。薛师傅说,不是我不做,我的眼睛怕把你的旗袍做坏。
女人说,我相信你会做好,我也是访问了许多人才找到你的,这条旗袍对我来说有种特殊的荣誉,意义重大。
“意义重大?”薛师傅又认真地看了女人一眼,心里咯噔一下。他这一辈子经历过许多意义重大的事。那时候在服装厂上班,市里的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要演出,赶制演出服;学生要学军,赶制军装;市里的干部要到北京开大会,赶制四个口袋的中山装;省里领导要出国,定做一批毛料西装;特别过瘾的是,湖南湘剧团要到美国演出,定做一批旗袍。每当接到这些活的时候,厂长总要慎重地对他说,一定要做好,这些服装意义重大。后来,最能显示他手艺绝活的还是那些出国演出的湘绣旗袍。也是做了那批旗袍后,他的旗袍在长沙发扬光大。所以,对于意义重大的事,薛师傅向来看得认真。于是他问,旗袍要得急吗?女人说有些急,女人又补一句,只要你做,我愿意出高价钱。薛师傅说不是钱的问题。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