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海上


□ 薛 舟


因为父亲的关系,胡小棣毕业后被分配到了海上。于是,他处在了一个奇怪的位置上。一面是与父亲微妙的关系,一面是油井工地的微妙关系。于是他用种种方式反抗,终于出了事……
石油技校生胡小棣到了海上,感觉就像后来的脑袋水肿一样,很有一点人生末日的味道。小棣没见过海,也没有这么远距离地离开过母亲,想起母亲他就看到一个手提竹篮的女人,那一阵子这个女人几乎每天都要到发生爆炸的化工厂里给她的厂长男人拣人脑子吃,女人说人脑是大补,吃了人脑的人,脑力过人。女人说这话时眼睛直愣愣地盯着竹篮,篮里有一只精白瓷碗,碗里有一把脑勺样的不锈钢小匙,这两样东西小棣看着恶心,直到现在他来到海上见了类似的东西仍然觉得眼晕。
坐在岸边的小棣看到海水颤颤悠悠,好像被一只巨手从远处抖到脚下来的柔软牙齿,密密麻麻,一层比一层结实,他忽然感到身后冒出一背的冷汗粒子,禁不住又挂念起母亲,这几年母亲总是让他感到恐惧。
小棣在母亲身边的时候,母亲话很少,一年到头挂在嘴边的似乎只有这一句:你爸呢?
他出差啦。早先的时候小棣这么敷衍母亲,害怕母亲的精神受到更大刺激,后来小棣觉得母亲的精神已经无可救药,再深的刺激也刺激不到哪儿去了,便有一搭无一搭地说:
他早死啦!
怎么会呢?我在他的化工厂里给他拣了一碗碗的人脑子,补脑也补寿呢。女人喋喋不休地说,建厂子累脑,管下边的人累脑,看上头的人累脑,你爸爸得消耗掉多少脑子!老话说吃啥补啥,脑子多了谁都斗不过的!女人痴痴地,眼睛直得不行。
有一天早上,小棣的厂长父亲陆光仑拎着一只箱子离开了家门,再也没有回来,胡小棣一忍再忍,竟一气之下把陆厂长用过的东西全都扔了出去 ……
后来陆厂长领导的化工厂发生的爆炸,有一些人飞起来,成了肉酱,陆的老婆挎着竹篮进入厂区拣人脑子,陆很恼火,陆的手下指示小民警堵着门口,陆的老婆进不到大门里来了……
小棣,你爹来啦!马应革气喘吁吁跑过来,拍了拍小棣的肩头。小棣回过身,觉得海浪在背后拽了衣襟,不禁仰了一下,说我没有爹!
马应革人小鬼大,抓着小棣的衣领一提,说事情重大,你没有爹也得有爹!
小棣侧楞着脑袋,看到一辆黑色轿车开进工地,尾巴上的青烟断断续续,很像有点来头的,小棣走了几步,论堆似地坐在地上说,我就是不去的!
马应革伸手摸着小棣的胸口,说你慌了,你车里的那个爹你还是想要呵……
滚你个蛋,想要你去叫呀,小棣一拳打了马应革的下巴颏。
马应革捂着嘴,嘶嘶啦啦地说,我以大局为重,不跟你计较这些,我得侍候你的爹去!
一溜小跑,马应革屁都颠出来了。队长,队长,胡小棣不来怎么办?派人去拖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