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书生报国


□ 冯伟林

  一
  
  长沙近郊黄兴镇的黄兴纪念馆我去过几次了,那是黄兴的故居。我是沿着浏阳河去的。河的东岸,有开阔的田野,有一片绿荫,有一座旧式建筑。从第一次踏进那泥砖青瓦的院落,我就有写篇文章的想法。我的内心深处,隐藏着一个难解的心结。小时候,我的奶奶总喜欢唱一首歌:“凉秋时节黄花黄,大好英雄返故乡;一手缔造共和国,洞庭衡岳生荣光……”奶奶慈祥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神情。奶奶唱的大好英雄就是黄兴。我一直想,奶奶这代人为什么如此崇拜这位英雄?在黄兴的身上,到底有种怎样的魅力值得奶奶去吟唱半个世纪?
  我一直不愿去面对黄兴,不愿意去触摸那段历史。因为中国近代史是一曲悲歌。但是今天,我在不自觉中又一次来到了黄兴的院落。不可回避,更不能漠视。
  据说,这座院落修建于同治初年,百多年来,饱经沧桑,旧貌未改。黄兴从出生到1896年冬,在这座院落度过了22个春秋。每当晨曦初露的时候,黄兴就去屋前的大樟树下读书。抬眼处,有一个叫接驾岭和车马桥的地方,那是传说中乾隆巡游江南留下的圣迹。那地方有灵气,一棵古树遮天蔽日,浓荫匝地。我不知道少时的黄兴会有什么联想,但我敢肯定,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做皇帝,也没有想过要在故乡迎候“圣驾”,他一个人从这里出发,从乾隆巡幸过的地方出发,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硬把乾隆的后代从龙庭里赶下了历史的舞台!
  黄兴读书远眺的古樟树还在,巨伞样撑着。我站在树下,任微风吹拂,树叶沙沙作响。深秋的太阳投射下来,树影斑斑驳驳。我细细寻找黄兴的脚印,歪歪斜斜,深深浅浅,重重叠叠,那是历史的印痕,那是时代的鼓点啊!
  黄兴死时42岁。人们纪念了他80多年,而且还会永远地纪念下去。我在故居看到了中共中央总书记来此参观的留影,也看到了中国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在黄兴诞辰131周年之际发出的颂词。于是我想,民族精神与国家的兴衰存亡是息息相通的。浅浅的海峡,淹不灭的是文化的薪火,隔不断的是民族精神的传承。黄兴生前,法国人称他是“中国革命之拿破仑”;黄兴死后,中国人说他是“无公则无民国,有史必有斯人”。
  蒿草之下,或有兰香;茅茨之下,或有王侯。最初的黄兴只想拥有一片绿叶,历史却给了他整个春天。
  
  二
  
  黄兴出生于书香世家。他的父亲黄炳昆是长沙府学优贡生,担任过地方的都总。父亲在家开馆授徒,儿子自然就成了他的学生。黄兴5岁就读《论语》。其父不仅要儿子识字,还须识礼明道,懂得纲常名教。家里的藏书很多,黄兴在玩耍之中找到了别一番乐趣。他读《楚辞》,读《春秋》,十四五岁就文采绚烂,下笔万言,成了远近闻名的少年才子。
  父母望子成龙,希望黄兴将来能出人头地,能光宗耀祖。遥想当年,这座院落的青油灯下,父母凝望儿子的深情目光一定充满了万千期待。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出路呢?当年孔子的学生子夏提出“学而优则仕”,孔子带领他的弟子们身体力行地在列国间的仕途上长期奔走之后,仕途便成了许多中国人心目中纠缠不休的梦魇。连宋真宗都说“男儿欲遂平生志,五经勤向窗前读”。良田华屋,高车驷马,美女如云,这是多么诱人的前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