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三陪小姐的日记(之三)




上一回(之二)情节回放——三陪小姐李小溪从浴室出来后,陆老总根据宾馆秘密特制的“三陪”卡之规定:先递给李小溪一万二千元开苞费,李小溪没吭声,陆老总又加了一万元,李小溪仍没吭,但有点犹豫。因为,她目前的困难家境——太需要这笔钱了。就在这个时候,陆老总突然走到她面前,按着她的双肩,双眼冒火:“你太像她了,太像她了!”又吼着说:“这点钱就送给你吧,李小姐!”说完,甩门而去……

陆总这一甩钱、甩门而出,真把我搞矇了。我“三陪”过很多客人,像这样子的——丢下两万多元,既不开苞,又不让我做别的“服务”,我是头一次碰着,未必世界上还有如此大方的老板?我曾听老资格的“三陪”小菊讲,凡来宾馆找乐子的男人,不论是大官、小官,是大企业家还是个体户,是大学教授、作家,或是社会上的三教九流,没有一个是好货、正人君子,全都是动物性,无耻形,特别是一些道貌岸然的家伙,表面看,不晓得有几文明、几礼貌,可一到临界线,全都是不要脸的畜牲、野兽!小菊还告诉我,有些玩客,特别阴险、狡猾,不仅占肉体,还骗感情、灵魂,先给好果子吃,似乎他非常善良,非常慷慨,真正在乎你,真正爱你,其实他有自己不可告人的意图,只要目的一达到,便会像扔垃圾一样把你丢掉,活脱脱一个披着羊皮的色狼!并提醒我:“这个陆大款、陆老总,不会凭白给你二万多的,他定有自己的小九九,你就等着瞧吧。”
陆老总到底有什么“小九九”,我确实摸不透,但我一想起陆总那天瞪着眼注视自己:“你太像她了,太像她了。”这绝不会无缘无故,这个“她”到底是谁呢?自己是不是真像呢?陆总又与“她”是什么关系?他这么撒钱大方——是不是因为“她”的事?我真想知道这个“底细”呵。但不管怎么说,我在没弄清这个问题前,是不愿如此“不劳而获”,动这一笔款子的。可每当我想起父亲在医院里的那双无助的眼睛,母亲在父亲病床前的那双无奈的眼睛,弟弟在镇上中学门口的那双焦急的眼睛……钱呵,钱,有时就会逼着人发疯!我这一阵不知为什么——常常会无意识地奔上宾馆最高层,从凉台上望着下面忙忙碌碌的车流、人群,他们在忙什么?是高兴快活,还是像自己这么忧愁痛苦?我真恨不得一头扎下去!有的人跳楼是因为自己,有的人则是为割舍不开的亲人。我两者都有,两者都揪自己的心。
看来,这笔钱还非动不可!是救爹的命,是操弟的心!我忽然逼出来一个似乎还行得通和对得住自己的、“金钱诚可贵、爱情价更高”的主意——便在今天中午下班后,用自己的钱,在我所在的玫瑰宾馆订了间普通客房,然后搭车去长江大学找男友王林。
王林知道我家特困难,知道我能考上大学也不考,知道我在这里打工挣钱养家,但他并不晓得——我当三陪小姐,我也不敢告诉他。我们平常约会见面,他见我神情郁闷,不怎么快活,老问我为什么?我怎么回答?可我塞给他的零花钱,他也不要。他家也穷呵,学费都凑不齐,现在他是一面上学,一面靠做家教维持生活。由于他人长得帅,学习优秀,成绩在班上前五名……他告诉我,有不少女同学追他,只是他一直深爱着我。我们高中三年同窗,被人称为校园里的金童玉女,毕业前我们还来了个“心心复心心,结爱务在深”的山盟海誓。上大学后,他常宽我的心,表示大学一毕业,不仅要帮他自己的家,还要帮我的家,谁让我们是家里的长男长女呢?可远水救不得近火呀,我这会儿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若挣不到家里这笔急需开销的钱,我真的想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爱情婚姻家庭》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