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秋天打湿我的翅膀


□ 隋英军

深夜十一点

从下午六点钟到深夜十一点钟

谁把我挤到了深深的夜里

十一点钟的隐匿者打开一个缝隙

昙花开了,我回头寻找来时的路

不论白马黑马还是车的轮子

都跌进了黑黑的夜色中,

我不知道黎明时会原路返回

还是—去不归

在这里藏身吧

昙花一现,火光一闪

十一点一刻,只一刻钟

时间把时间剪了一个豁口

我的行囊仿佛缀上一个铁球

沉重得让风走一步就吐出一片冰霜

我像一个渴望流浪的流浪者

今夜不知道会和谁重逢

从十一点一刻开始,

时间如同一头慢行的毛驴

推着我继续往前走

 一只旧牙刷

我想用你代表我的早晨和夜晚

早晨是薄雾轻飘

夜行的鸟儿在黑夜里隐身

你还是我的缝隙,偷窥我的

梦呓、焦虑和偶尔的唇齿不清

多少次我在想

乌云和闪电的亲密接触

撒落一些破碎的雨珠

究竟是爱得痛还是爱得深

给我局部来一场清洗

我其实是想要忘记些什么

也许是一丝蓝和一阵午夜的肿胀

最好能在早晨把一小粒溃疡打开

像音乐那么轻

我不要你的薄荷和旧草药

我可以张开嘴巴露出一丝微笑

顺便把它曝光在太阳下

至于伤口是否会愈合

其实就像1+1那么简单

因为你不知道痛多久会走多远

所以,后来的事情

你想都不要想

 今夜有霜降下来

草枯黄了下去,水也瘦了

哦,大地这个大果盘里

盛了几块石头几枚红果几粒苦霜

乡亲们说,三日风三日霜

拴牛的绳子解开了

河对岸的苞谷正成片地躺下

看到了吗

天空中永远都有一朵闲云

云向南,水涟涟

这场大雨会烂掉一个冬天

还有我的一只麻雀和一畦稻田

半夜醒来,看天,—遍遍念叨

霜后暖雪后寒.

东风潮湿西风干

弯月弯月还剩下半张脸

明天,我要第一个开镰

 飞翔的雨

无法把雨和鸟儿相比

虽然都可以叫做飞翔

鸟儿剪开空气和云层,找到方向

鸟儿死了,它飘落的羽毛还会

帮助鸟儿继续飞翔

雨背着闪电,踩着闷雷

雨只有一个方向

它抱起自己纵身—跳

在闪电和雷声中

把自己埋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