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绿蝉


□ 刘长春


浙江省书协主席朱关田先生应邀为天台华顶讲寺写字,大热天,从杭州跑来,我和书法家卢乐群一起陪着,登上了浙东第一高峰——华顶山。
华顶向称避暑胜地。松、柏、杉、竹、触目皆为浓绿、深绿,又有绿荫匝地,太阳明显失却了它的威力,与山下的炎热难当真是不可同日而语了。可是,没有想到,耳膜中钻进几声蝉鸣。起先,多少有点想法,觉得那蝉“热啊——热啊!”的鸣叫真是多余的话。辛稼轩曰“为赋新诗强说愁”,华顶之蝉怕是“强说热”了。
午睡很深。醒来,又闻枝头蝉鸣,静心一听,却与山下的不同。“的铃铃——的铃铃!”响得好清好亮好悦耳,似轻风掠过庙宇的屋顶,檐下风铃摇曳的音韵;也似满山流淌的清泉,流过石上,淙淙的喧响。寂然无声的环境里,满山满坡的绿荫,因为有了蝉的歌唱,使得华顶之静变得更加幽深而曲折。
忽然,有两句古诗涌上心端:“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这是王籍的句子吧,感悟正与我此刻的感触相同,猜想诗人也曾经走在深山老林,于蝉噪、鸟鸣中偶然得之。
然而,我却另有纳闷:山上天气一点都不热,这蝉为什么还要噪?一直没有找到答案。后来,有机会读了《昆虫记》,这才知道缘于它歌唱的天性。蝉是季节的歌手。整个夏天,它都在歌唱,只要有树。就像风掠向屋顶,泉流过石上,鸟鸣在绿树……自然而然。
以悉心观察昆虫生命而自豪的法布尔还有一个发现:“夏天,蝉儿在歌唱之余,就用尖细的嘴插在树皮上,打出一眼汁液饱满的井,滋润自己的歌喉。”——这个发现不属偶然,而是悉心观察的结果。
所谓深刻,既得之于偶然,又寓之于必然,中间的桥梁便是观察。
没有观察,也就没有真知与灼见。
那天傍晚在华顶山,有人在树林间捉到几只憩息于枝头的蝉儿,拿来让我看了,压根儿不会想到,通体竟是绿色的,个头也比山下的小了许多。我蓦然觉得,那躯体、那蝉翼,是让山上的绿色染就的;还有,那鸣声,也是让山上的绿色染得动听了。于是,我想送它一个名字,从此叫它“绿蝉”,好么?
薄暮中的华顶山,晚霞像火焰一般燃烧,遮掩了半个天空。太阳快要落山了,山间的空气似乎特别清澈,凉风习习,所有的树木、丛林都投射出自己长长的影子。这时,绿蝉停止了歌唱而临风起舞了。它从这个枝头飞向那个枝头的姿态显得那样的轻盈,那样的优美,那样的从容不迫。在山林的舞台上,它展开绿色的薄翼飞翔,与落霞一起自由地飞翔、飞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