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萧简的光影


  文 汪徽(中国电影资料馆)

  简·洁净的根基

  “萧简”这个概念于电影中运用,“简”是形式根基,它仿佛一种构图的洁癖,其所承托的抒情、叙事过程都将带有非凡的气质。或是洁净而雅致,有时又朴质而有力。中国文人水墨向来将“至简”作为一种准则,以寥寥线条勾勒物体、人物之神韵,画面大量留白也是惯用的构图方略。将这种简洁、留白的神韵用到极致的动态影像,是特伟导演的水墨动画《山水情》,譬如少年夏日弹古琴的场景,是一出全景镜头:一棵古树,枝叶狂放地崛起于淡棕色的河岸土地上,用力伸展在画面上部,牧童小小的身躯坐在树下弹琴,画面中许多留白处全是意会而又形象的湖水水面。这画面实际仅有树、牧童、河岸三样元素,但琴童练琴那雅致的姿态、那风轻云淡的心气,全包裹在其中。

  费穆导演于1948年拍摄的《小城之春》,有极现代的电影语言,其描述人心萧瑟的透彻,至今无人超越,而搭配这种情绪的,便是循着简约美学的镜头语言。中国自古以“花前、月下”这两种意象来形容男女恋爱约会之地点。在《小城之春》中,女主角玉纹家中来了旧情人志忱,一日酒宴后入夜,玉纹鼓了勇气,走过家中花园到客房见志忱。费穆便在此处用两个空镜拍摄月亮与花园,那月亮孤零零贴在画面中央,四周依稀的云铺陈着,然后一个缓慢的全景摇镜头,划过玉纹家院子内的两棵大树。这两个镜头看上去如此平凡,然而组接起来,正是诗中所谓“花前月下,几度销魂,未识多情面,空遗泪痕”的情感。

  费穆先生实际上在1936年的《狼山喋血记》中便开始对影像“简洁”的力量做了探索。这虽是一部国防片,影片故事也是激烈的村民打狼的故事,但影片一些构图却有令人赞叹的表现,影片最后,全村人懂得了联合起来与狼群战斗的意义, 起上山打狼,费穆用起大全景,山的剪影沉在画面下方,上方是空枯而苍凉的天,村人的剪影则排列着走在山脊的路上。费穆虽不到伯格曼的深意,但《第七封印》是要到20年后才有那枚死神之舞的镜头的。费穆先生对简单构图的运用,绝不刻意做作,且内涵极深,浑然一体,不着痕迹。

  萧·丰盈之灵魂

  “简”之画面,是在电影中去除芜杂的元素,洗净铅华。这种简单,在电影中必要向更高处升华,才能寻到自身更大的意义——意蕴悠远、空灵丰盈。也即是说,电影的简单构图里,总包含了一个气韵生动的情绪场。譬如《小城之春》中,费穆常常拿一段残破的城墙与不同的人做不同的构图,以冲撞出不同的心境。费穆先生对“萧简”的运用已臻化境,得以在精神上遥遥继承他衣钵的,似乎仅有田壮壮一人。

  在2007年的《吴清源》中,我们特别能看到“萧简”的魅力。吴清源曲折一生,本可以拍出一部戏剧性极强的传记片,但田壮壮却拍得极清淡。譬如吴清源在日本与著名作家川端康成成为朋友,详细情形若描述起来,两位大师的交际细节该......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东方·文化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